揭秘:晚清為什麼能夠「垂而不死」續命七十年? | 時光網

 

A-A+

揭秘:晚清為什麼能夠「垂而不死」續命七十年?

2018年01月01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4 次

  導讀:清朝後期可以稱得上是一個腐敗的國家,內憂外患遭受著雙重打擊,這看似馬上就要滅亡的王朝,卻足足又撐了七十年,這七十年是人們沒有預料到的。究竟是用了什麼方法使得清朝垂而不七十年呢?  一個19世紀中葉就該滅亡的腐敗王朝,。期間還經歷了太平天國起義,為什麼能挺到20世紀初?雖然,那段歷史成為後人研究最密集的歷史,但是對於晚清的「挺經」,卻缺乏系統的論述。

  通讀那段歷史,我以為晚清之所以能挺七十年,是因為它有別於歷朝,據「五大命門」。1840年外戰完敗,但「五大命門」並沒有一下子被點,它維持並延續了清政府的性命。

  一大「命門」:愚民政策效果顯著,使民間只知反帝不知反封建,轉移國內矛盾成功

  民間只想驅除外侮,卻不想這外侮因何而至、本國落後挨打的根源在哪裡。一雪國恥,富國強民,不僅需要以新生的政治力量代替老朽的政治集團,而且這新生政治力量必須是代表著向封建專制宣戰的進步勢力。而晚清的民間力量雖不時崛起,像義和團,還有太平天國,雖然都轟轟烈烈,但其落後政治訴求決定了他們無法替代清王朝。

  二大「命門」:政壇無像樣的男人。

  一八四0年以後的兩任皇帝道光、咸豐,雖然是病夫治國,但是卻極力表現「愛民如子」的「親民形象」,對喚起百姓的冀望具有一定的欺騙性。尤其後來乾綱獨斷的慈禧太后,對晚清的苟延殘喘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她的政治「才華」,是千百年來封建統治者「內殘外忍」之集大成。自乾綱獨斷的慈禧太后掌權後,朝廷中很難出個像樣的男人甚至野心家。不管是所謂「中興之臣」曾國藩,還是陰毒幹練的袁世凱,他們均被這個女人的「鐵血手腕」所震懾。

  三大「命門」:知識分子「肌無力」。

  晚清知識分子具有歷代中國知識分子所無法解開的三大死結──不獨立的經濟地位、崇文而不尚武、科舉心態。不獨立的經濟地位,決定了康有為等人的「食客身份」;崇文而不尚式,表現在康黨缺乏用武力強行改革的實際行動能力。科舉心態,使得大多知識分子雖然不免對朝廷失望,但依然希望通過被豢養來改變自己的命運。說白一點就是,雖然一直在罵科舉,但是還是想通過科舉成為體制內的人,不獨立的經濟地位、殘存的科舉制度使知識分子盡收於封建統治者大地主的「甕中」。這也決定了知識分子的軟弱性,形成不了獨立的資產階級。

  四大「命門」:商工的鳥籠式放開。

  使庶民獲得了牟取「小利」的空間,他們既可做著「大紅燈籠」的美夢,也安於經濟動物的生存方式。雖然那種官商不分的經濟是最腐敗的經濟,即便發展到胡雪巖那種「紅頂商人」的地步,也免不了讓官家玩弄於股掌,弄個「白茫茫大地其乾淨」,但是只要還能牟取花天酒地的機會,發財的誘惑便可以取代一切進取的動力。如果說殘存的科舉制度是封建統治者對知識分子「請君入甕」,那麼商工的鳥籠式開放,其實就是將全國所有庶民都圈入了逐食的「商人」圍場中,而唯一的獵主就是皇家官吏,大小商人只不過是他們的取之不盡的「獵物」而已。

  二大「命門」:政壇無像樣的男人。

  一八四0年以後的兩任皇帝道光、咸豐,雖然是病夫治國,但是卻極力表現「愛民如子」的「親民形象」,對喚起百姓的冀望具有一定的欺騙性。尤其後來乾綱獨斷的慈禧太后,對晚清的苟延殘喘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她的政治「才華」,是千百年來封建統治者「內殘外忍」之集大成。自乾綱獨斷的慈禧太后掌權後,朝廷中很難出個像樣的男人甚至野心家。不管是所謂「中興之臣」曾國藩,還是陰毒幹練的袁世凱,他們均被這個女人的「鐵血手腕」所震懾。

  三大「命門」:知識分子「肌無力」。

  晚清知識分子具有歷代中國知識分子所無法解開的三大死結──不獨立的經濟地位、崇文而不尚武、科舉心態。不獨立的經濟地位,決定了康有為等人的「食客身份」;崇文而不尚式,表現在康黨缺乏用武力強行改革的實際行動能力。科舉心態,使得大多知識分子雖然不免對朝廷失望,但依然希望通過被豢養來改變自己的命運。說白一點就是,雖然一直在罵科舉,但是還是想通過科舉成為體制內的人,不獨立的經濟地位、殘存的科舉制度使知識分子盡收於封建統治者大地主的「甕中」。這也決定了知識分子的軟弱性,形成不了獨立的資產階級。

  四大「命門」:商工的鳥籠式放開。

  使庶民獲得了牟取「小利」的空間,他們既可做著「大紅燈籠」的美夢,也安於經濟動物的生存方式。雖然那種官商不分的經濟是最腐敗的經濟,即便發展到胡雪巖那種「紅頂商人」的地步,也免不了讓官家玩弄於股掌,弄個「白茫茫大地其乾淨」,但是只要還能牟取花天酒地的機會,發財的誘惑便可以取代一切進取的動力。如果說殘存的科舉制度是封建統治者對知識分子「請君入甕」,那麼商工的鳥籠式開放,其實就是將全國所有庶民都圈入了逐食的「商人」圍場中,而唯一的獵主就是皇家官吏,大小商人只不過是他們的取之不盡的「獵物」而已。

  五大「命門」:帝國主義需要一個代理人

  帝國主義們不是不想滅亡中國,建立殖民統治,但是通過戰爭和中國打交道,中國雖然腐敗落後,但是有一套自己的禮儀綱常,外族無法建立有效的統治,如果強行實施完全的殖民統治,將會陷入到鬥爭的海洋中去,這對帝國主義來講是不想遇到的,還有就是帝國主義看到中國這塊肥肉,都想獨吞,所以就起了衝突,有清政府作為代理人是大家都能接受的結果。

  當然,晚清之所以能挺七十年,還有一個外敵的地理位置與胃口問題。

  以往中原的淪陷都是亡於比鄰部落,而晚清遇到的第一個天敵則是遠在西洋的大英帝國——吞併中國全境遙不可及。兵力不足,至於當時鄰國沙俄、日本,雖然有意獨吞中國,怎奈本身處成長期,不具備一口吞下清中國的「胃」,他們消化不了。

  面對內憂外患,晚清政權採取的應策是內壓外媚;面對「改革找死、不改革等死」讖語,王朝寧願等死,不願找死。

  此外,這個腐敗政權「挺經」一大獨特「成功之道」,是充分利用了「中華之物力」,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買辦王朝」。19世紀世界西方主導,憲政洋人雖看封建專制不順眼,但沒人和錢過不去,晚清對西方大搞「朝貢式貿易」,西方從自身經濟利益考慮,亦不希望這個東方最廉價「職業經理人」速死。晚清政權遂得以苟延殘喘七十年,創造了腐朽王朝「垂而不死」歷史記錄。

  原來還是錢的魅力大,中國的這種「朝貢式貿易」很類似於以前的附屬國,也就是靠著這個手段才足足挺了七十餘年,不得不說其實清朝也挺不容易的,在這樣的環境中險中求生,確實不易。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