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揭秘日本靖國神社為何供奉著上萬中國人? | 時光網

 

A-A+

震驚!揭秘日本靖國神社為何供奉著上萬中國人?

2018年01月30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28 次

  靖國神社裡供奉的中國人,不是一個兩個,而是數萬人。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中國戰敗。

  隨後簽訂的《馬關條約》台灣被割讓給日本日本通過武力鎮壓台灣原住民的起義,佔領台灣。

  二戰期間,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在兵力匱乏的情況下,有人提出徵召台灣原住民,組成「高砂義勇隊」參加在東南亞戰場的作戰。

  「高砂義勇隊」是日本殖民統治者當年將台灣原住民當作奴隸,被日本殖民政權強迫犧牲的「戰爭炮灰」。

  「高砂」是日文「風景美麗」之意,高砂一語為日本古籍對台灣之稱呼。1936年台灣總督府宣佈把原住民稱「高砂族」。

  日本靖國神社的一角

靖國神社內部照片

  日軍徵募大批「高砂」青年入伍,稱之為「高砂義勇隊」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強征原住民族成立「高砂義勇隊」共2萬餘人被日本送到東南亞戰場。

  因「高砂義勇隊」多被派赴戰場的第一線,故死傷極為慘重,奔赴戰場的少數民族青年當中,很多人都死在了戰場,戰後生還者甚少。

在靖國神社提出抗議的台灣民眾

  日本戰敗後,「高砂義勇隊」靈位被供奉在靖國神社,接受慰靈祭祀。

  而對於「高砂義勇隊」是否應該同日本本國戰犯一起安放在靖國神社,台灣的原住民對此有很大的疑義。

  台灣人高金淑梅曾帶領台灣原住民到靖國神社抗議,要求撤出供奉在靖國神社裡的台灣原住民靈位。但此次行動未獲成功。

  日本靖國神社的一角

靖國神社內部照片

  日軍徵募大批「高砂」青年入伍,稱之為「高砂義勇隊」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強征原住民族成立「高砂義勇隊」共2萬餘人被日本送到東南亞戰場。

  因「高砂義勇隊」多被派赴戰場的第一線,故死傷極為慘重,奔赴戰場的少數民族青年當中,很多人都死在了戰場,戰後生還者甚少。

在靖國神社提出抗議的台灣民眾

  日本戰敗後,「高砂義勇隊」靈位被供奉在靖國神社,接受慰靈祭祀。

  而對於「高砂義勇隊」是否應該同日本本國戰犯一起安放在靖國神社,台灣的原住民對此有很大的疑義。

  台灣人高金淑梅曾帶領台灣原住民到靖國神社抗議,要求撤出供奉在靖國神社裡的台灣原住民靈位。但此次行動未獲成功。

  拓展閱讀:高砂義勇隊簡介

  高砂義勇隊,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日軍動員台灣原住民前往南洋叢林作戰之組織。據說動員台灣原住民到南洋熱帶雨林作戰之想法,是出自日軍和知鷹二參謀的建議。此構想起源於霧社事件中,台灣原住民表現英勇,以寡擊眾,大破日本警隊。如能徵召參加日本戰事,應能有所貢獻。「高砂義勇隊」是一總稱,個別梯次的派遣有另行命名者,如「薰空挺身隊」等等。

  戰場表現

  據日本退休士兵回憶,該隊人員能於無道路之叢林,穿梭偵察,也可以分辨遠處聲音,從事伏擊。由於隊員精於狩獵,對叢林內的動物可分辨可食或不可食,日軍同僚得以在缺糧下補給。該隊隊員也傳授日軍在叢林生活的方法。日本兵罹患瘧疾,高砂隊員能冒險摘椰子取水解熱。日軍退休人士認為,「高砂隊員的英勇、服從、為長官效命及犧牲奉獻的精神」,日軍成員也難望其項背。

  該隊與其他台灣原住民志願兵傷亡比例頗高,但戰後並未獲得任何官方賠償。直到1974年阿美族日本兵史尼育唔(中村輝夫、李光輝)於印尼被發現後,才引發各界對台籍日本兵與高砂義勇隊的關注。據媒體報道,若干日人私人募款補償部分高砂隊遺族兩百萬元新台幣,但其具體涵蓋範圍還不清楚。

高砂義勇隊

  高砂義勇隊海外第一戰

  位於菲律賓馬尼拉灣口的柯裡基多島,是一座長5公里、寬約3公里的巖礁島嶼,二戰時,世界著名的海軍要塞之一。

  現今該島仍然保存著當年的戰爭遺跡,各種火炮、地下碉堡和隧道,都依然在目。島上還有一座太平洋戰爭紀念館,裡面陳列著許多美軍與日軍的遺物。筆者親眼見過館內所陳列的日軍證件中,一名叫「蘇俊雄」者的台灣兵的照片與名牌。由於他們表現「傑出」,是役日軍指揮官本間雅晴中將遂「賜給」台灣原住民士兵「高砂義勇隊」的「尊稱」。

  柯裡基多攻堅戰有500名台灣原住民參加,出身高雄的有100人,其中有5人陣亡。隨後以出身花蓮、台東的5位原住民補充之,成立橫山先遣隊,前往巴布亞新幾內亞參戰。

  台灣「高砂義勇隊」的歷史真相

  眾所周知,靖國神社內供奉著大約246萬個亡靈,1000多個靈位是二戰中的甲級、乙級和丙級戰犯,其中包括戰後被處以死刑的東條英機等14名甲級戰犯。靖國神社已逐漸變成日本軍國主義的代名詞。

  據台灣媒體報道,近日,台灣原住民部落工作隊、原住民女「立委」高金素梅辦公室已發起名為「還我祖先的靈」的連署活動,獲得數百位原住民和非原住民的支持,他們還計畫將台灣原住民所在的二十個部落舉辦巡迴影像展,公佈當年日本軍國政府迫害台灣原住民的歷史資料。

  由六十多人組成的台灣高砂義勇隊遺族「還我祖靈行動」代表團,於6月13日赴日本靖國神社抗議,要求靖國神社將高砂義勇隊犧牲者除名。此次代表團由高金素梅任團長,布農族的史亞山任領隊,泰雅族長老林昭明等任顧問,團員來自卑南族、排灣族、阿美族等。

高砂義勇隊

  高砂義勇隊海外第一戰

  位於菲律賓馬尼拉灣口的柯裡基多島,是一座長5公里、寬約3公里的巖礁島嶼,二戰時,世界著名的海軍要塞之一。

  現今該島仍然保存著當年的戰爭遺跡,各種火炮、地下碉堡和隧道,都依然在目。島上還有一座太平洋戰爭紀念館,裡面陳列著許多美軍與日軍的遺物。筆者親眼見過館內所陳列的日軍證件中,一名叫「蘇俊雄」者的台灣兵的照片與名牌。由於他們表現「傑出」,是役日軍指揮官本間雅晴中將遂「賜給」台灣原住民士兵「高砂義勇隊」的「尊稱」。

  柯裡基多攻堅戰有500名台灣原住民參加,出身高雄的有100人,其中有5人陣亡。隨後以出身花蓮、台東的5位原住民補充之,成立橫山先遣隊,前往巴布亞新幾內亞參戰。

  台灣「高砂義勇隊」的歷史真相

  眾所周知,靖國神社內供奉著大約246萬個亡靈,1000多個靈位是二戰中的甲級、乙級和丙級戰犯,其中包括戰後被處以死刑的東條英機等14名甲級戰犯。靖國神社已逐漸變成日本軍國主義的代名詞。

  據台灣媒體報道,近日,台灣原住民部落工作隊、原住民女「立委」高金素梅辦公室已發起名為「還我祖先的靈」的連署活動,獲得數百位原住民和非原住民的支持,他們還計畫將台灣原住民所在的二十個部落舉辦巡迴影像展,公佈當年日本軍國政府迫害台灣原住民的歷史資料。

  由六十多人組成的台灣高砂義勇隊遺族「還我祖靈行動」代表團,於6月13日赴日本靖國神社抗議,要求靖國神社將高砂義勇隊犧牲者除名。此次代表團由高金素梅任團長,布農族的史亞山任領隊,泰雅族長老林昭明等任顧問,團員來自卑南族、排灣族、阿美族等。

  台灣「立法委員」高金素梅6月8日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介紹赴日行動的內容,並呼籲台灣各界給予支持。「立法委員」李敖出席記者會,對「還我祖靈行動」表示支持,還捐款十五萬元新台幣贊助此次活動。胡忠信將新作《你願意聽我的聲音嗎——胡忠信、高金素梅對話錄》的版稅捐助這次活動。無黨團結聯盟主席張博雅出席記者會並表示:「依法、依理、依情,我們都支持這一代表原住民的重大行動。」

  那麼,台灣「高砂義勇隊」的歷史真相究竟如何呢?

  1895年,日軍侵台佔領台灣,51年間,日軍共發動了一百六十餘次所謂的「剿番戰役」。規模最大的幾次戰役,日軍甚至出動萬人以上的正規軍隊進入深山攻擊原住民族部落。在日軍執行毀滅性的三光政策(殺光、搶光、燒光)下,被攻擊的原住民族部落遭逢近乎滅絕的打擊,倖存的婦孺流離在山林……,這其中又以強悍抗日的泰雅族最為慘烈。

  1913-1915年間,侵台日軍調集一萬一千多人的部隊,從中部入山大舉進犯泰雅族地區,日軍入山後往北打到桃園山區,再越過中央山脈打到花蓮太魯閣,日軍所經之泰雅族部落,在大炮機槍肆虐下全部成為焦土。(這一段悲慘的歷史鏡頭,被當年侵略者的隨軍攝影記者鉅細靡遺紀錄,並由日本軍部編輯為戰功冊。這本日本軍部的戰功冊於近年在日本舊書攤被發現,當年侵略者為誇耀戰功的資料,終於成為屠殺台灣原住民族的犯罪鐵證。)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又強征原住民族成立「高砂義勇隊」共2萬餘人遠赴南洋作戰,因「高砂義勇隊」多被派赴戰場的第一線,故死傷極為慘重,戰後生還者僅餘1/3人數,且多數成為傷殘。

  台灣的原住民族在近百年內遭遇了極為悲慘的外來殖民壓迫,但這一段充滿血淚的歷史卻在多數的台灣史籍中付之闕如,也因為史料的缺乏,絕大多數的原住民族同胞並不知道這一段歷史,這也導致對歷史事件看法上產生謬誤。

  日本戰敗後,將「高砂義勇隊」犧牲同胞的靈位擺進靖國神社,與進犯台灣的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靈位並列,共同接受慰靈祭祀,這種將兇手與被害者同置一處的做法,基本上是將台灣原住民族視為永遠臣服於日本軍國主義鐵蹄下的子民,是對台灣原住民族最大的侮辱!

  台灣政治大學的傅琪貽教授說,所謂「高砂義勇隊」,其中充滿了日本侵略者對台灣少數民族的誘騙和詭計。台灣的少數民族被送到南洋是被日本政府設計的。從陸軍大臣東條英機,他就有意要利用台灣的原住民,因為到南洋打仗日本就不適合,那怎麼設計呢?叫「志願」,這個部落要3個人,或者是4個人,最多是一次去3個人左右,就這樣送去。在1942年到1943年間,台灣少數民族分7到8次,每次幾千人到上萬人不等,被日本強迫送到東南亞戰場。他們被送去的名稱大部分都是農耕隊啦,或者是軍夫的名稱,到了那裡就被全部投入戰場,而且是第一線的,最先鋒的,破壞美軍基地,空軍基地,先導部隊,最後接到死亡的命令,就是你們都要死。奔赴戰場的少數民族青年當中,很多人都死在了戰場。

  日本戰敗後,把戰死的部分少數民族青年和其他台灣人放到了供奉戰犯的靖國神社裡。現在日本一些人仍然在利用供奉在靖國神社裡的台灣人,從事企圖把台灣從中國分割出去的活動,並聲稱「台灣人是愛日本的」、「台灣人願意做日本人」。其實,這是一個大騙局,日本統治者當年組織的「高砂義勇隊」,只不過是將台灣少數民族當作奴隸和炮灰。現在仍然還利用這件事來侮辱台灣的少數民族。

  2000年4月的時候,日本的一個團體帶領一些台灣的少數民族人士到靖國神社參拜,引起日本以及台灣輿論的嘩然。近幾年來,台灣少數民族民意代表高金素梅,也曾經兩次赴日,要求將靖國神社裡的台灣原住民祖靈除名。

  台灣原住民代表高金素梅說,招募「高砂義勇隊」的行為,毫無個人自主意志可言。更進一步說,「高砂義勇隊」根本是被日本殖民政權強迫犧牲的「戰爭炮灰」。日本將我們先輩的靈位與甲級戰犯的牌位供奉在靖國神社,這是我們無法忍受的。三年前,「高砂義勇隊」遺族赴東京靖國神社抗議,要求靖國神社將「高砂義勇隊」犧牲者除名。兩年前,我們赴大阪地裁所對日本政府、小泉首相、靖國神社提出抗議。與此同時向記者散發了《以行動解放祖先的靈魂》的資料,上面赫然寫著「原住民族不是日本人,高砂義勇隊犧牲者不能當日本的神」。

  「亡人之族,先亡其史」,台灣光復已近57年,但多數的台灣原住民族同胞對那一段土地被掠奪、祖先被奴役殺害、部落被摧毀的歷史卻仍處於黑暗摸索中。「高砂義勇隊」犧牲同胞的靈位被擺進日本靖國神社,是對台灣原住民族最大的侮辱。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