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軍被南明圍於新會:居民每戶出一人作「口糧」 | 時光網

 

A-A+

清軍被南明圍於新會:居民每戶出一人作「口糧」

2018年02月06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3 次

清朝入關後的早些年,明朝尚未最終覆亡,在南方還有以福王朱由崧為首的「弘光政權」,唐王朱聿鍵為首的「隆武政權」以及桂王朱由榔為首的「永歷政權」,這段時期統稱為「南明」。其中,「永歷政權」由於得到廣泛的擁護,曾一度與清廷劃江而治,可惜由於內部傾軋,永歷朝廷最終錯失了多次復興的良機,不得不偏安雲貴一隅。

為挽回頹勢,南明西寧王李定國(原大西軍將領)決定聯絡東南沿海的鄭成功夾攻奪取廣東,以圖興復南明的大業。奪取廣東的最關鍵一役在於攻下廣州西南的新會,「克新會,則廣州可下」。恢復廣東是當時南明中興的最佳戰略,李定國對此一直躊躇滿志。

清順治十一年(1654年)二月,李定國聚集全部主力揮師入粵,一路勢如破竹。這年四月,大西軍開始全面圍攻廣東新會,誓要取新會而下廣州。而堅守新會的清軍(漢軍)也獲得死戰命令: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新會,人在城在,人不在城也要在。

在李定國的三次大型圍城攻堅戰中,駐守新會的清軍屢屢將百姓驅逐出來當「炮灰」,李定國不忍心,於是一次次放棄進攻。具體是這樣的:當李定國通過挖掘地道抵達城牆根下炸開城牆,正要組織大炮猛轟缺口的時候,新會清軍就驅逐百姓有序地出來搬石塊,一一堵回缺口;當李定國用葵樹幹紮成「捆青」堆砌成台階要爬上城牆時,新會清軍就讓百姓從城牆裡挖缺口爬出來,將「捆青」一一搬進城內。李定國沒轍了,只好借優勢的兵力實施了長期圍困,要將新會清軍困死餓死。

而新會清軍也早制訂了不惜一切代價保住城池的方案,並且還針對李定國不忍傷害百姓的「善良弱點」採用了各種不擇手段的守衛方式。在對內的宣傳方面,新會清軍大肆宣揚失守的可怕後果 一旦失守,清廷必將派兵反攻,重新奪下城池之日必會有滅絕性的屠城,因為「揚州屠城」才發生過不久。於是,對誰當皇帝不甚理會的百姓自然就站在清軍一邊,全力支持他們守城,所以才甘心被驅趕。有人評論李定國的這場戰爭是「好漢遇到了無賴」,可是戰爭中,「無賴」何嘗不是戰爭策略之一呢?對於弱者一方的新會清軍,如果他們非要守住城池,也只有「無賴」這一招數了,否則面對20萬大軍,他們拿什麼去抵擋?

在李定國對新會城圍困了三個月後,新會城內已再無糧草。而當時,李定國的軍隊也遭遇了大規模瘟疫,雙方都在一線生機下死撐著。李定國本想期待鄭成功的軍隊按約與他會師新會,然而鄭成功屢屢拖延發兵時間;而清廷則早已派遣八旗大軍南下,聯合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繼茂的漢軍蟄伏在廣東三水,伺機支援新會。

在這關鍵時候,新會清軍決定讓城內百姓,每家每戶貢獻出一人作為「人肉口糧」。在實施過程中,湧現了許多忠烈婦女,為自己的丈夫和家人自願爬進油鍋。《新會縣志》記載,有個姓莫的媳婦與婆母相依為命,守將要殺食婆婆,莫氏叩頭請求替婆婆死,守將說:「真是一位孝順的好媳婦!」就答應了她的要求,把莫氏烹煮吃了。又有一個姓李的婦女,丈夫被守將抓去,將要被殺,李氏哭著說:「丈夫還沒有兒子,如果殺了他,就絕了他家的後代了,我即使活著又有何用?請把我吃了吧!」守將也答應了,將李氏烹食,把她的骸骨交給她的丈夫帶回家安葬。還有一位姓梁的窮書生將被烹食,他的十歲女兒請求代替,守將被感動了,就把他們父女一同釋放。數月下來,新會清軍竟吃了一萬多人。不過,到當年十二月城圍被解後,剩餘百姓因自覺「安全」了,所以也沒多少人痛恨清軍的「吃人之舉」。

對於這段歷史,《新會縣志》原文如此說:「自被圍半載,饑死者半,殺食者半,子女被掠者半。天降喪亂,未有如是之慘者也。」不過這段文字記錄的是戰爭造成的慘狀,而對新會清軍卻鮮有批判,此為一奇。或許當時的新會百姓都還在慶幸沒有遭遇滿城皆盡的「滅頂之災

就在新會城內如此不擇手段地渡過「朝不保夕」的糧食危機時,李定國在城外的大軍也因瘟疫死傷過半,鄭成功大軍卻依舊爽約渺渺無望。清廷援軍趁機殺到,八旗清兵會同平、靖二藩軍隊前後夾擊,用大炮轟亂了李定國最厲害的象兵陣。經過四天激戰,李定國大軍盡數兵喪在今天新會北門外的圭峰山下,20萬大軍最終只剩數千人逃回了雲南。新會一役後,李定國精銳盡失,從此他再無力量進軍廣東,南明復興的希望遂化為泡影。

這場戰爭裡,李定國因憐憫百姓之心沒能攻下城池,新會清軍則因吃人守住了城池避免了滅絕性屠城的出現,救了百姓。在道德方面,還真難以評說這樣的「吃人戰爭」。一切常規的人類價值觀就這樣在戰爭中被扭曲了。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