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漢高祖劉邦欲廢太子背後是怎樣的隱情? | 時光網

 

A-A+

解密:漢高祖劉邦欲廢太子背後是怎樣的隱情?

2018年02月08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0 次

劉邦在漢二年揮兵東進,很快平定了三秦之地,然後一路勢如破竹,直接攻入了項羽的西楚都城彭城。這時候的項羽正在齊國作戰,得此消息,立刻帶兵殺了回來。劉邦不是項羽的對手,被殺的潰不成軍,父親和妻子也成了項羽的俘虜。好在逃跑的途中遇見了自己的一雙兒女,即魯元公主和後來的漢惠帝劉盈。回到關中以後,劉邦知道這天下不是一戰可定,項羽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消滅,於是有了長期的打算,立嫡子劉盈為太子,守衛櫟陽。後來,劉邦非常喜歡另一個老婆戚姬為他生的兒子劉如意,奪得天下以後,劉邦就想廢掉劉盈,改立劉如意為太子。劉邦想廢掉太子的理由是說劉盈柔弱,不像自己,而劉如意很像自己。當然,這像還是不像,肯定不是指模樣,而是指言語行動和做事風格。劉邦在漢五年(前202)打敗了項羽稱皇帝,於第二年天下基本穩定了才開始封賞功臣,這時候的劉如意不過六七歲,要說喜歡不喜歡還差不多,至於像不像,又怎麼會看得出來呢?到了後來,大臣們幾乎是一致的反對,而劉邦反而更堅決要更換太子。為此,劉邦連耍無賴的招數都用上了。叔孫通是太子劉盈的老師,劉邦打算廢掉劉盈改立劉如意,叔孫通以死相諫,劉邦竟然應付他說是隨便說說。但直到呂後用了張良的計策,把請來的商山四皓讓劉邦看見,劉邦認為太子劉盈這是得到了民眾的擁護,羽翼已經豐滿,這才放棄了廢太子的打算。

劉邦的功臣班底基本上是沛縣人,而這些人都和劉盈、呂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劉如意和他的母親戚夫人沒有任何勢力和助手,劉邦僅僅是因為劉盈不像自己就要廢掉嫡子另立太子嗎?其實,如果向深處去想一想,這廢立的背後,應該是另有隱情。

劉邦有愧於劉盈,這種由愧疚轉為怨恨的心理很可能是他不喜歡劉盈的原因。

劉邦兵敗彭城,只和夏侯嬰一起乘著一輛車倉皇西逃。鬼使神差,逃跑的路上竟然看到了自己的一雙兒女,這就是後來的魯元公主和漢惠帝劉盈。而更讓人不解的是,這一雙兒女竟然沒有和爺爺、母親在一起。趕車的那個夏侯嬰就把姐弟倆抱上了車。因為是一路狂奔,馬已經非常疲乏,再加上這麼兩個人,這車子跑得就更慢。後面有追兵,劉邦特別著急,為了能快一點兒跑出險境保住自己的性命,劉邦竟然用腳把兩個孩子踢下車去。如果是一次還算是一時糊塗,可這個劉邦竟然好多次的把他們姐妹倆踢下車。夏侯嬰不幹,一次又一次地把兩個孩子抱上車,而這個當爹的還很生氣,竟然有十幾次想殺了這個夏侯嬰。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兩個孩子和母親失散?我們現在已經無法知道了,有一點我們可以想像得到,那就是兩個不大的孩子離開了親人一定是內心非常害怕,一旦見到親人他們會覺得有了安全。但是,這兩個孩子看到的卻是另外一種情景,這個爹要把他們踢下車。剛剛從一個恐懼的環境中擺脫出來,馬上再讓他們回到那個環境當中,他們的內心恐懼會更重,而這個讓他們回到恐懼當中的人卻是自己的親爹。史書上記載著,上車後的兩個孩子是緊緊地抱著夏侯嬰脖頸,可見這姐弟倆知道這樣是安全的。不說姐弟倆的感受,劉邦難道不知道孩子離開這輛車子的後果嗎?遍地亂兵,他們被殺死、被戰馬踩死、凍死餓死的機會要遠遠大於生還的可能。天下有幾個人會知道他們是漢王的兒女!

這倆姐弟是逃出來了,但他們對這個親爹的畏懼是再也抹不掉了。在一個讓他們恐懼萬分的人面前,即便這個人是親爹,他是敢撒嬌還是會歡笑?每當見到他就會遇見那種恐懼眼神兒的劉邦,對待這個兒子會是什麼感受?如果說劉盈的內心充滿了恐懼,那麼劉邦面對兒子就是充斥著愧疚。作為一個皇帝,他同樣受不了這樣一種愧疚的折磨,他更不能讓這種愧疚不安延續到另一個世界。古人相信人死後會到另外一個天地裡去,如果另外一個世界裡住的都是皇帝,劉邦會不會害怕在那兒再見到這種眼神兒!他不是再沒有兒子,他還有一個對他撒嬌、讓他開心的「如意」兒子,把皇位傳給他,將來的皇帝想到的只有他的好,即便是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這個兒子不是一樣會在他懷裡撒嬌嗎?他希望見到這樣一個兒子!

擔心呂後篡漢要重於兄弟爭位。

當然,開國皇帝想到的首先是政權的穩固,讓劉氏江山如何傳下去,父子關係和這個比起來,永遠都在其次。那麼,把皇帝之位傳給劉如意,劉氏江山就真的能夠穩固嗎?

在太子之爭過程中,大臣們幾乎是一邊倒地支持劉盈,沒有人支持劉如意。這說明,戚夫人身邊沒有任何支持者,整個劉如意集團只有兩個半人——劉如意和他的母親戚夫人,以及半個劉邦。而劉盈集團則不然,他除了母親舅舅姨夫之外,還有沛縣所有的開國功臣。太子被廢意味著什麼劉邦不是不知道,既然劉邦這事兒沒有辦成,我們就很難知道他將怎樣處置這個嫡子。可以設想一下,兩種情況,一種是將劉盈處死,這種情況是很可能會發生的。漢十一年(前196),英布造反,劉邦打算派太子出征征討叛亂。用當時人的話說,這種事情對於太子來說,成功了不能增加什麼,萬一失敗,那可就危險了。這危險也是兩種,打仗時被敵人所殺,失敗了回來被治罪殺死。劉邦當初很難說沒有這種想法,藉著平叛這件事情除掉這個兒子!後來由於呂後的苦苦哀求,劉盈沒有成行,這並不是劉邦不想除掉這個兒子,而是呂後所說的理由能夠讓劉邦驚心。英布是天下猛將,劉盈不是他的對手,假如劉盈帶兵失敗,英布一路攻打到長安,劉邦這個皇帝還能繼續坐下去嗎?這才是劉邦沒有讓劉盈上前線的真實原因。第二種情況是給劉盈一個王做。這種情況等於是直接把劉如意送進地獄,因為周昌已經說了,堅決不奉詔。沛縣這幫老哥們會直接擁立劉盈上台,根本不會有人理會劉如意這個茬兒。所以劉邦根本就不會這樣做。

後一種情況是根本不會這樣做,前一種情況是很可能這樣做,假如劉邦真的處死了這個嫡子,人們不擁護劉如意怎麼辦?劉邦當時考慮更多的是,韓信、彭越、英布這些異姓王們死後,剩下的這些大臣們,他們壓根兒就不敢想當這個皇帝,反秦起義的時候連一個沛公都不敢當,更不用說現在是當皇帝了。這些人要麼認了他的這個決定,要麼在他的兒子當中另選,即便是另選一個兒子當皇帝,也要比現實的威脅要小。

這個現實的威脅就是他的正妻呂後。

呂後這個人剛強堅毅,劉邦出征,家中名義上是太子留守,實際上就是呂後監國,蕭何輔政。劉邦當皇帝後幾乎年年平定叛亂,仗是年年打,呂後在家,行使著皇帝的權力,已經知道了皇帝怎麼當,權力怎樣使。呂後這個人還非常有能力有主見,是她自主殺了韓信和力主殺了彭越。劉邦在征討陳豨叛亂的前線,有人說韓信和陳豨勾結圖謀造反。呂後知道韓信的能力,因此她設了一個局,聲稱劉邦在前線取得了大勝,要求在京城裡的大臣們前來祝賀。她害怕韓信不來,就派了對韓信有恩的丞相蕭何前去請他,韓信果然中計去了宮中。離開了軍隊的將領,本事再大也不過是一個武士而已,而宮廷侍衛對付一個武士那是再容易不過了,韓信就這樣被呂後殺死。梁王彭越被囚禁,劉邦削去了他的爵位,赦免了他的死罪。但是呂後卻說,彭越這樣的豪壯之士留下來就是禍患,再一次讓人告發彭越造反,同樣把他殺了。殺韓信說明了呂後有智謀有能力,殺彭越說明她有政治遠見。呂氏家族還有兩個非同尋常的人物,一個是她的哥哥呂澤,另一個就是她的妹夫樊噲。劉邦一路順利地攻進項羽的都城彭城,可是項羽殺了一個回馬槍就把劉邦打了一個落花流水,只得一人向西逃跑。當時,呂後的哥哥周呂侯呂澤駐紮在下邑,劉邦到了他那兒這才停歇了下來,然後重新聚集人馬再和項羽對抗。呂澤這個人在漢家的功臣將領當中,無論是資歷還是功勞都不是個一般人物。樊噲更不用說,如果一定要在劉邦的嫡系當中評定「八大金剛」或者是「五虎上將」之類的,一定少不了樊噲。有了一個有能力的太后再加上有這樣強勢的外戚勢力,一個柔弱的劉盈能駕馭的了局勢嗎?這樣的天下究竟是姓劉還是姓呂劉邦能不憂慮嗎?當然,呂後不可能不讓自己的兒子當皇帝,而去用一個娘家侄子,但是,如果呂氏把持了朝政,呂後和劉盈死了又會出現一個什麼樣的局面,這能不是皇帝的憂慮嗎?很明顯,這樣的擔心劉邦是一定有的。因此,當他知道太子換不了了,果斷採取了兩條措施,一是要殺樊噲(這時候呂澤已死),二是讓大臣們盟誓不得封諸呂為王。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劉邦還沒有來得及消除全部異姓王,就已經撒手人寰。這樣一來,樊噲沒有殺成,他的兒子死的早,呂後還是封了諸呂為王。只不過,天下最需要的是結束戰亂,保持穩定,劉氏皇帝的傳承符合當時的這一需求,所以他的另一個兒子——漢文帝劉恆走上了歷史舞台。

總之,劉邦說劉盈不像自己,只不過是能夠說得出口的理由,真正的原因也就是背後的隱情他永遠也不可能說,這也許就是皇帝的無奈和悲哀吧!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