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厲行節儉成偉業:用餐僅一道肉菜 不准熏香 | 時光網

 

A-A+

曹操厲行節儉成偉業:用餐僅一道肉菜 不准熏香

2018年02月26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曹操算是東漢、三國時代的「極品」:他的政治才能、軍事才能和文學才能是極致的;其節儉,也是極致的。

  很多人可能會把曹操政治、軍事和文學上的才能,與其生活上的節儉區隔開來,其實不然,曹操的節儉,和其他才能是相通的。他的廉潔,促成其政治軍事成就;他的政治軍事生涯,養成其廉潔的品質。

  節儉清廉

  家裡用餐只有一道肉菜 不准熏香

  先說說曹操生活上的節儉。諸位讀者已經熟悉的故事我就不重複了,咱就挑幾個細節講一講。

  在曹操的《內誡令》裡,有這麼一條:「孤不好鮮飾嚴具。」大意是我不喜歡裝飾華麗顯眼的用具。例如行李箱,就用竹子為原料,用粗布縫裡子,「以帛衣粗布做裡」。曹操就是拎著這麼口簡陋的皮箱上前線的,而且這是他的常態,「此孤之平常所用也」。

  至於吃的,家裡用餐也不過「一肉」,就是一道肉菜。甚至曹夫人卞氏請弟弟一家吃飯,連魚和肉都沒有,孤寒得很。

  東漢時期,人們喜歡熏香,例如曹操的謀士荀彧,人稱「荀令香」,或稱「令君香」,說明這荀彧喜歡熏香。據《襄陽記》記載,荀彧每坐一個地方,那地方就要香三天。荀彧是曹操的手下,經濟條件不會比曹操好,都這麼海量地熏香,說明曹操還是用得起的。誰知道曹操不好這口,在他的《內誡令》裡說:「昔天下初定,吾便禁家內不得熏香。」曹操的閨女也很愛美,偏偏不能趕這個時髦,後來嫁給了漢獻帝,因為是皇家規格,才終於熏上香了,曹操還引以為憾,說沒法禁止嫁出去的女兒熏香,「恨不遂初禁」,恨不能執行當初的禁香令。

  當然,曹操也不是不知變通,因此也有例外的時候,允許為了去掉房間異味,適當地燒香。那時候的香估計還能起到空氣清新劑的作用,能去掉室內異味,所以曹操允許「房屋不潔,聽燒楓膠及惠香」。這完全是從實用角度來熏香,迫不得已而為之。

  曹操到死都很孤寒,臨終前還下令讓家裡的女人自食其力。

  從這些細節看,曹操對物質享受沒多大興趣,何以如此呢?

  使命感強

  以「身非己有,不敢自私」自我期許

  史上廉潔奉公的人,一般都是有使命感的人,此類人熱心事業,事業欲強,物慾卻很淡泊,曹操就屬於這類人。

  建安十八年,即公元213年,漢獻帝要封曹操為魏公,曹操在給漢獻帝的回信裡說到對自己的期許時,有這麼一句話:「身非己有,不敢自私。」意思就是說,我的身體不是屬我個人所有的,不敢只顧自己,有什麼私心。這句話雖然有點自我標榜的味道,但曹操當初出山,還真不是為了私利,他是個使命感很強的人。

  曹操起初對自己的人生規劃是當一個郡守,「建立名譽」,「除殘去穢」,清除地方上的醜惡現象,讓世人都明白他的志向,樹立自己的美好形象。後來形勢所迫,他不得不回家,但也不急著出來找工作,而是打算用二十年時間好好讀書,鍛煉身體,「秋夏讀書,冬春射獵」。但又迫於形勢,他的這個主觀願望不能實現,不得不出來南征北伐,「為國家討賊立功」。

  待在家裡,他讀書打獵;出來,他討賊立功。進退之間,他沒多少私心,有的只是使命感。沒有私心壅塞,沒有貪慾擁擠,就可以騰出更大的空間來幹事業。其實,他也是給智慧騰出更大的空間,這樣事業就更遊刃有餘了。

  莊子云:「其嗜欲深者,其天機淺。」貪慾太深的人,聰明不成問題,但智慧成問題。曹操常常以智慧自許,他去西北和馬超打仗的時候,引來很多人圍觀, 曹操指著自己的頭,自負地說:鄉親們,我沒什麼好看的,又不是三頭六臂,只不過腦袋裡多一點智謀而已,「唯多智」。為什麼「多智」?和他物慾比較淡泊有很大關係。

  所以,《魏書》記載,曹操每次臨陣時,「意思安閒」,好像沒事人一般,接下來便「變化如神」。從「安閒」中看出他從容,從容中看出淡泊,又從淡泊中生出智慧,所以他臨陣打仗不慌張,經常能克敵制勝,其實這點和諸葛亮挺像的。

  以清廉自奉,才能以豐厚奉他。關於曹操的大方,看過《三國演義》的人也清楚,老曹對關公可夠大方的: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馬一蹄金,下馬一蹄銀;又送錦袍、送赤兔。細節有些誇張,但還是有歷史依據的,史書記載他「得靡麗之物,則悉以賜有功,勳勞宜賞,不吝千金」,得了奢侈品,馬上賞賜給有功的人,只要功勞級別夠得上,絕對不吝惜千金。曹操正因為對自己吝嗇,清空自己心裡的貪慾,才能騰出這麼多富貴賞給他人。這也是給智慧騰出空間的一個表現。

  所以說,曹操的節儉清廉培養了其政治軍事才能,促成其偉業。在東漢末年那個紛爭的年代,如果貪慾太重,就會妨礙智謀的發揮,被其他軍閥滅掉是分分鐘的事。例如董卓、袁術和公孫瓚,都是一時豪傑,然而,董卓和公孫瓚建私人城堡,積聚糧草和財寶,以為高枕無憂,結果死得最早;袁術稱帝,極其奢華,「荒侈滋甚」,結果亡得最早,臨死前還嫌飯太糙,索要蜜糖。可見,清廉不只是個人品格修養,也是一種必需的政治軍事素養。

  歷史秘密

  曹操賞關羽的或是從牙縫裡省出來的

  看歷史人物,不能光看他的自身修養,也要看時代。時代也在塑造人物,說得具體一點,是時代的需要在塑造人物。

  曹操出來創業的時候,正是物質條件極其艱苦的時候。東漢社會被極大破壞,遍地災荒,糧草供應很成問題。曹操與呂布在北方鏖戰,屢次退兵,不是打不過呂布,而是打著打著沒糧草了,得回去找。

  大家記得陳琳替袁紹寫的聲討曹操的檄文吧,文中諷刺曹操派「摸金校尉」去掘墓。據說中國的黃金存量在東漢末年忽然大幅度下滑,因為民間怕黃巾起義,從而大量掩埋黃金所致。這也透露了一點:曹操集團的財政很吃緊。

  因此,曹操不得不節約開支,以最大限度地供應其軍事集團的運轉,例如他的《鼓吹令》就提到:手下的樂團都是走路上班的,沒有馬騎,而且還精簡人員,目的就在於「為戰士愛馬,為戰士愛糧」。節省出來,一切供應前線。

  在曹操的文件裡,還能看到他的寒酸相。曹操的《軍策令》提到,當初和袁紹交戰時,老袁有優質鎧甲一萬副,而老曹只有二十副;老袁有戰馬鎧甲三百件,而老曹不到十件。

  物力艱辛,曹操要戰勝袁紹,戰略物資不省著點用不行。而當年曹操厚賞關羽,就是在他與袁紹決戰之前,正是最寒酸的時候,老曹為了留住人才,或許是從牙縫裡省出來賞賜關羽的。關羽也是個明白人,一方面他是位不為物慾所動的名士,一方面或許知道老曹不容易,因此走之前,掛印封金,統統都退掉了。

  所以,我們很好理解曹操在奪取袁紹的鄴城之後,拿著那厚厚的財政統計簿和人口戶籍簿,為什麼會歡喜得不得了。

  總而言之,曹操的節儉,一方面是個人修養使然,另一方面也是軍事形勢使然。他的個人修養契合了時代的需要,契合了他的政治軍事才能,所以他成功了。

  曹操是個很有爭議的人物,但是他對於事業和財富關係的處理,他在物質生活上的淡泊清廉,還是值得後人學習的。而他在歷史上的成就,應該和他的生活方式有關係。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