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爾格被捕後遭蘇聯拒絕承認:妻子在集中營病逝 | 時光網

 

A-A+

佐爾格被捕後遭蘇聯拒絕承認:妻子在集中營病逝

2018年03月01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我叫理查德?佐爾格,1895年10月4日生於南高加索的阿吉肯德,父親在巴庫一家德國石油公司當工程師。母親是俄國人,出身於貧困的鐵路工人家庭。我的家是一個有革命傳統的家庭。」

這是佐爾格在日本巢鴨監獄的自述的開頭,他是二戰中最著名也是最富有傳奇色彩的間諜。他是一個在俄羅斯出生的德國人,即是公開的納粹黨黨員,也是秘密的共產黨員,他以中國和日本為自己的戰場向蘇聯源源不斷提供軸心國集團最重要的情報。

無法相信的事實

在和石油公司的合約期滿後,佐爾格的父親後來帶著全家返回德國,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不久,19歲的佐爾格志願入伍。1916年3月,他在西線身負重傷,致終生微跛。他被提升為下士,並獲得了二級鐵十字勳章。佐爾格的世界觀也在這裡重組。「我們雖然在戰場上拚命,但是我和我的士兵朋友們,沒有一個瞭解戰爭的真正目的,更談不上它的深遠意義。」他在自述裡寫道,「即使我沒有任何其他信仰,僅僅憎恨戰爭這一點,就足以使我成為一名共產黨員。」

他在住院康復期間,與一位護士交往,受到她父親的影響,閱讀馬克思著作,接受了共產主義理論,堅信「共產主義公平、公正、給人以希望」。大學學習經濟學。1919年8月,佐爾格在漢堡大學獲得政治學博士學位,並加入德國共產黨。1924年,佐爾格來到蘇聯定居加入蘇聯國籍和蘇聯共產黨。1929年,佐爾格加入蘇聯情報部門,上級是蘇軍總參四局及後來的情報總局。

1929年,佐爾格回到德國,他經介紹加入了納粹黨。1930年,他以《法蘭克福郵報》記者的身份前往中國,提出的主要申請理由是調查和研究中國的銀行業務狀況。由於他的學術頭銜和納粹黨黨員的身份,他輕鬆地得到了納粹黨在該報特派員的批准前往中國。

在上海期間,他保持和中共在上海組織接觸,多次見過周恩來。不過佐爾格始終都是受共產國際和紅軍情報部門的指揮,他和中國共產黨之間並沒有直接的領導與被領導的關係。佐爾格以筆名「約翰遜」為名,結識了日本《朝日新聞》駐上海記者尾崎秀實。

尾崎秀實和大名鼎鼎的中西功不同,他不是共產黨員,對共產主義更多是同情和理解。他之所以後來為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事業獻身,是因為他是一位「亞細亞主義者」。他堅信自己是熱愛日本的,而擴張和侵略戰爭只會摧毀日本經濟乃至整個民族。另外在對日活動中,佐爾格也被莫斯科禁止和日共接觸。

1932年,佐爾格結束了在中國的工作回到莫斯科,然後前往日本。在東京,他顯示出了驚人的活動能力,很快贏得了德國駐日武官歐根?奧特中校的信任,成為他的私人顧問。奧特同時肩負對日的情報搜集工作,但是他認為自己僅僅是一個軍人,不熟悉政治,而佐爾格對遠東國際形勢和日本國情的瞭解是他極為需要的。由於佐爾格為德國對日情報搜集和分析方面的「卓越貢獻」,他得到德國大使館的信任,在那裡擁有辦公室。

佐爾格有名言,間諜不能光搜集情報,還要影響政治。他極力利用自己的影響力扶持奧特。德國駐日大使馮?迪克森離任後,奧特終於登上了駐日大使的寶座,也因為這個他一直對佐爾格感激信任。直到佐爾格被捕乃至招供以後,都不相信這個事實。

最後的話

但是佐爾格還無法接觸到日本的政治核心階層,通過畫家宮城與德,他重新找到了尾崎秀實。宮城與德是沖繩人,小時候舉家遷往美國,作為一個日本人,他受到白人的歧視,而作為一個沖繩人,他又受到日本人的歧視。在美國,他接觸了左翼思想,最終選擇加入了共產主義事業。宮城是美國共產黨黨員,不違反佐爾格不和日共接觸的原則。

最終,尾崎秀實加入了佐爾格小組。作為當時日本首屈一指的政治評論家和「支那問題權威」,他能夠接觸到日本外交界和政治界的高層。尾崎秀實後來加入了日本首相近衛文組織的政治研討會「朝食會」,實際成為他的幕僚,並且在日本在國外最重要的經紀機構「滿鐵」中擔任職務,正是通過他這些關係,佐爾格獲得了大量日本機密情報。

1941年,佐爾格小組發出了他們最重要的情報,即德國即將進攻蘇聯。這本可改變歷史。但是這個情報卻被斯大林認為是離間蘇德關係而無視。

作為一個國際性的間諜組織,佐爾格小組有日本人、德國人、朝鮮人、中國人、英國人、美國人、南斯拉夫人和丹麥人。但是他們卻有著共同的信念,即國際共產主義和反對法西斯侵略。甚至還有一名為日本高官看病的安田大夫(也在被捕後堅持到了戰爭結束被釋放),在為佐爾格治療過程中被他說服加入了其組織。

多年以來,神秘的電報一直從日本發出,但是日本情報部門一直摸不到線索,甚至有人認為是從大津半島附近海底的一艘潛艦發出的。後來由於日本在美國的情報組織發回了在美日本左翼分子活動的報告,使得宮城與德暴露,繼而尾崎秀實也被捕。佐爾格本來得到了警告,但是他希望和自己的日本情人,在德國酒館「金色萊茵」中做女侍者的石井花子一起離開,這暴露了他的行蹤。1941年10月18日,佐爾格被捕。

在巢鴨監獄,儘管由於盟友國民的身份,佐爾格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被拷打,但是和尾崎秀實一樣,他以一種殉道者的氣質承認了自己間諜的身份,承認自己是一名蘇聯公民和共產黨員。但是由於蘇聯拒絕承認他,他一直不能與蘇聯間諜交換。甚至還被指責是納粹間諜,他在莫斯科的妻子卡佳,因此被逮捕,1943年死於西伯利亞的集中營。

1964年奧運會期間,民主德國舉行了佐爾格的紀念儀式,同年,他獲得蘇聯英雄稱號。平反由赫魯曉夫親自主持。民主德國的一支部隊和情報部門的一種勳章以他的名字命名。之後歷任蘇聯駐日大使都會去他在東京多磨陵園的墓碑參拜。日本也沒有忘記他,「他的事跡三度以正面的形象被搬上銀幕。」

佐爾格和尾崎秀實是於1944年11月7日十月革命勝利日這天被絞死。佐爾格臨刑前用日語說道:「這是我最後的話,蘇聯紅軍,國際共產主義萬歲。」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