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開慧怎麼死的? 楊開慧在長沙被殺全過程 | 時光網

 

A-A+

楊開慧怎麼死的? 楊開慧在長沙被殺全過程

2016年05月08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362 次

  導讀楊開慧——1930年10月,楊開慧在板倉被軍閥何鍵抓捕。同年11月14日,開慧在長被殺害,年僅29歲。犧牲前她只說了一句話:「不足惜,但願潤之革命早日成功。」

  1930年11月14日,清晨6點鐘。北風在嗚咽,江水在歎息。長司禁灣陸軍署監獄的大門打開了。清鄉司令部特務連的20多名匪兵,在一個中尉軍官率領下,荷槍實彈,站列在大門兩旁。

  然後,陸軍署監獄署長歐國賢走了出來,站在地坪中央,男女看守分別站在牢門口。10多個看守兵,殺氣騰騰地監視著各個牢房。看守長趙而鴻發出一聲狼嚎:

  「提楊開慧!」

  滿地坪的嘍囉都吆喝起來:「提楊開慧!」

  難友們被喊聲驚醒,一齊撲向木柵,一個個都把頭伸出了窗口。

  牢房的門打開了。楊開慧貼身穿了那件新做的白布衣,外面罩著她與毛澤東分手時穿的藍旗袍,腳上穿著潔白的襪子,鞋子是黑色帶絆的粗布鞋,顯得更加樸素莊嚴。她走出牢門,用手理一理頭上的短髮,摸摸頸下的衣扣,昂然向大門走去。

  這時候,牢房裡飛奔出8歲的岸英。他滿臉是淚,撲到媽媽的腳下,抱著楊開慧的腿嚎啕大哭:「媽媽,媽媽!我捨不得你啊!媽媽——」

  楊開慧強忍淚水,抬頭舉目,眼望東方。她彷彿看見了親愛的母親,正在南京街頭徒勞地為她奔走呼救,她好像看見了毛澤東,站在巍巍的井岡山上,指揮著千軍萬馬,馳騁萬里,奮戰沙場。她彎下身扶起岸英,緊緊摟在胸前,輕聲安慰說:「孩子,如果你將來見到爸爸,就說我沒有做對不起黨的事。說我非常想念他……我不能幫助他了,請他多多保重!」


  岸英含淚點頭。

  這時候,陳玉英從牢房裡踉蹌著奔出來:「楊先生,你不能走啊!」

  楊開慧望著她,親手把岸英交給她說:「孫嫂,我的3個孩子都還小,他們是潤之的親骨肉,是革命的幼苗,我不能承擔撫養的責任了,全托給你們吧!」

  陳玉英忍不住哭出了聲。楊開慧又說:「孫嫂,你莫哭。你帶岸英回去,等孩子長大以後,你們就會好的。」

  然後,楊開慧抬起頭,望瞭望眼含淚水的難友們,充滿深情地大聲說:「同志們,別難過,只要堅持鬥爭,總有一天會勝利的。永別了!」

  在難友們的淚水中,她轉身往外走。身後傳來了陳玉英的痛哭聲、岸英的呼喊聲。她頂著凜冽的寒風,迎著敵人的刺刀走去。天是陰森森的天,地是黑沉沉的地。隨後,她從司禁灣又押到了督軍署。督軍署,從前是府台衙門,現在是國民黨湖南省政府的所在地。楊開慧抬眼望去,一切都是老樣子,只是院子裡三步一哨,五步一崗,刀光劍影,如臨大敵。

  在清鄉司令部中廳特種刑庭的審訊室裡,坐著執法處長李瓊。他見楊開慧進來,彎著一對吊梢眉,身子呆板得像一根棍子,一字一頓地問道:

  「楊開慧,你真的不願意與毛澤東脫離夫妻關係麼?」

  「無須多問,早就回答你們了!」楊開慧斬釘截鐵地說。

  「你上有老母,下有孩子,年紀輕輕的,就不為自己的將來想?」

  「這些事,我自己有主張,不用你們管!」

  「你不怕死嗎?」

  「犧牲小我,成功大我!」

  「好!」李瓊把臉沉下,問道:「對你的親屬,有什麼遺言?」

  「你可以告訴他們,我死後,不要作俗人之舉。」

  刑庭上寂靜下來。接著,李瓊拿出一紙文書,捧著喊道:「……判處**要犯,毛澤東之妻楊氏開慧死刑,立即綁赴識字嶺刑場槍決!」

  話音一落,幾個法警便圍了上來。楊開慧奮力推開綁她的敵人,高聲斥道:「我自己走!」然後,轉過身,大義凜然地走出了省清鄉司令部的特種刑庭。

  外面,天色越發灰暗了。楊開慧來到督軍署大門口,馬上被五花大綁起來,推向街頭。長沙上空,西風蕭瑟,黑雲滾滾,愈顯得陰冷淒涼。一個瘦骨伶仃的吹鼓手,弓著背吹著殺人號開路,隨後,是四五十個軍警,提著上了刺刀的步槍,分做兩路沿街高喊著:「滾開,滾開!行人滾開!」楊開慧被兩個劊子手夾著走在中間,她後面還有一起就義的6個難友。在他們後頭是騎在馬上滿臉殺氣的監斬官。

  已是中午時分。街兩邊的店舖忙著插板、關門,像怕遭匪兵搶劫一樣。行人靠在滴水簷前,像木頭人那樣呆呆地看著他們。楊開慧注視著這一切,一路上她氣宇軒昂地挺著胸脯。突然,她帶頭喊起了口號:

  「勞苦大眾聯合起來,打倒國民黨反動派!」

  同赴刑場的難友聽見口號聲,一個個都昂頭挺胸,齊聲呼應:

  「打倒國民黨反動派!」

  口號聲在陰沉的街道上迴盪著,店舖裡的門一扇一扇打開。男的,女的,細伢子和老娭毑從門縫裡向街上張望。楊開慧又使勁喊著口號:

  「打倒蔣介石!」

  「中國共產黨萬歲!」

  難友們都跟著喊。劊子手罵著,甚至用槍托砸楊開慧的脊背。但是,她全然不顧,繼續高呼口號。

  楊開慧不停地高呼口號,軍警沒辦法,又把她打倒在地上,然而她爬起來又喊。難友們互相鼓勵,互相聲援,直喊得行人頻頻掉淚,法警們喪氣低頭。監斬官急得騎馬團團轉,只好叫來幾部人力車,拉著楊開慧等人火速趕往識字嶺刑場。

  楊開慧等人來到了識字嶺。她繞過一塊又一塊大石碑,冷眼看著石碑上那些八卦、太極圖,背對著幾丈高的天燈柱子,面向井岡山,面向她親愛的故鄉——板倉挺立著。附近廟宇裡撞響了「幽冥鍾」,鐘聲低沉而淒愴。湘江在她身後靜靜地流淌,遠方的山川被烏雲籠罩。寒風輕拂著她的短髮,撫摸著她的傷痕,她面帶笑容,滿懷深情地望著東方,眼神裡充滿著對祖國未來的嚮往。

  下午1點鐘,行刑的時間到了。一聲槍響之後,楊開慧倒下了,流了很多血,但是還沒有死。她的雙手緊緊摳入泥土,摳成了兩個小坑。後來,行刑的人又補了一槍。

  楊開慧英勇就義,年僅29歲。

  第二天,《國民日報》發表了槍殺楊開慧的消息:

  經清鄉部審訊,對努力**工作,煽惑婦女,擴大紅軍女赤衛隊,擾害湘鄂贛各省地方不諱,已於昨十四日下午一時,監提女**毛楊氏一名,綁赴識字嶺刑場,執行槍決。

  楊開慧犧牲時,向明卿正在南縣修湖堤,嚴嘉委託堂兄向樹林前往長沙識字嶺,幫助楊開慧族兄楊秀生收斂屍體。在向樹林和楊秀生及板倉親友的幫助下,楊開慧的遺體被連夜運回板倉,安葬在松樹環繞的青松坡上。

  毛岸英出獄後,由嚴嘉接到平江石洞調養了幾天,然後換過衣服,送到板倉外婆楊家,由外婆向振熙、舅媽李崇德撫養。不久,毛岸英被黨組織送往上海。

  1930年12月,毛澤東在江西吉水縣木口村,從報紙上驚悉楊開慧殉難的噩耗,十分哀痛。當即,他寄去30塊光洋和一封信給楊開智,說:「開慧之死,百身莫贖。」

  隨後,板倉人遵照毛澤東給楊開慧修墓立碑的囑托,銘刻「毛母楊開慧墓」、「男岸英岸青岸龍刊」、「民國十九年冬立」3塊石碑立於楊開慧的墓前。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