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妒寧死的唐朝夫人 因妒寧死的唐朝夫人是誰 | 時光網

 

A-A+

因妒寧死的唐朝夫人 因妒寧死的唐朝夫人是誰

2017年03月20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雖然世人常常說獨孤皇后是「千古第一妒婦」,但實際上,獨孤皇后在所謂的「妒婦」裡,所做的還不是最為出格的。在唐朝就有兩個和獨孤皇后心境比較相似的官員夫人,即房玄齡夫人和任瑰夫人,尤其是任夫人那段剖白可能跟文獻皇后心境相通:「妾與瑰結髮夫妻,俱出微賤,更相輔翼,遂致榮官。瑰今多內嬖,誠不如。」這裡的「內嬖」,就是侍妾。那為什麼說她們因為妒忌,寧願去呢?這還要說到那位喜歡管人家家事的唐太宗了。

  

1.jpg


  據唐朝張鷟所著《朝野僉載》記載:初,兵部尚書任瑰敕賜宮女二人,皆國色。妻妒,爛二女頭髮禿盡。太宗聞之,令上宮繼金壺瓶酒賜之,云:「飲之立死。瑰三品,合置姬媵。爾後不妒,不須飲;若妒,即飲之。」柳氏拜敕訖,曰:「妾與瑰結髮夫妻,俱出微賤,更相輔翼,遂致榮官。瑰今多內嬖,誠不如死。」飲盡而臥,然實非鴆也,至夜半睡醒。帝謂瑰曰:「其性如此,朕亦當畏之。」因詔二女令別宅安置。

  而房玄齡的夫人與任瑰夫人的妒忌一事,在史料記載上,幾近相同。同樣是在張鷟所著《朝野僉載》記有:梁公夫人至妒,太宗將賜公美人,屢辭不受。帝乃令皇后召夫人,告以媵妾之流,今有常制,且司空年暮,帝欲有所優詔之意。夫人執心不回。帝乃令謂之曰:「若寧不妒而生,寧妒而死」曰:「妾寧妒而死。」乃遣酌卮酒與之,曰: 「若然,可飲此鴆。」一舉便盡,無所留難。帝曰:「我尚畏見,何況於玄齡!」

  由於特殊的時代原因,北朝隋唐婦女的妒忌風氣很盛,因為婦女社會地位相對較高,「婦持門戶」,性格強悍,社會風氣婦女以妒為能。這一點在正史、筆記中都有大量的相關記載。

  但在上兩則故事裡,主要還是唐太宗這個皇帝的問題,人家大臣也沒說要侍妾,但是你還硬生生的賜給人家侍妾,雖然這是古代社會裡皇帝對大臣獎勵的一種方式,但是你這樣做,人家夫人又怎麼可能會樂意呢?既然不能拒絕皇帝的賞賜,當然是要把氣出在被賞賜來的侍妾身上了。但上兩則故事中的唐朝夫人,因身處文化階層,所以還屬於比較文明的做法,而還有一些唐朝官員的夫人,她們的做法就比較極端了,可以說比之漢朝的那位呂後呂雉,也不遑多讓。在《朝野僉載》中也有一些相關的記載。

  


  為什麼上述的兩位唐朝夫人,為了不讓丈夫有小妾,寧願自己死呢?為什麼她們連死的勇氣都有,卻不願活著呢?正如恨的反面就是愛一樣,這些夫人妒忌的後面,難道不是對自己丈夫深深的愛嗎?如果不是因為對自己丈夫深深的愛,又怎麼會讓她們寧願死去,也不願意活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丈夫娶別人呢?只可惜,後世的史學家們,因自身身為男子的原因,總是喜歡從自身出發,認為女子所做的這些事,其出發點是妒忌,而看不到在這種妒忌後面,飽含著一顆女子的真心。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