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唐中宗太子李重俊為什麼要發動宮廷政變? | 時光網

 

A-A+

解密:唐中宗太子李重俊為什麼要發動宮廷政變?

2017年03月20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公元706年7月李重俊被立為皇太子。707年7月,他聯合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左羽林將軍李思沖、李承況、獨孤褘等人發動羽林及千騎兵300餘人殺死權臣武三思、武崇訓父子,接著又進攻皇宮追殺唐中宗、韋皇后、安樂公主及上官婉兒等人。韋皇后、安樂公主及上官婉兒遂擁中宗逃到玄武門樓。李重俊在進攻玄武門樓時由於士兵倒戈,最終被殺。李重俊從被立為太子到發動政變,期間正好是1年的時間。作為皇太子,李重俊是中宗皇位的合法繼承人,這是朝廷所公認的。但是他卻在被立為皇太子僅1年之際就發動了政變,這是為什麼呢?

  節愍太子李重俊是唐中宗第三子,為妃嬪所生。中宗復位之後,李重俊於706年被立為皇太子。中宗共有四子,韋後生懿德太子重潤,於701年被人誣陷和妹妹永泰郡主、妹夫魏王武延基等人私下議論張易之兄弟隨意出入宮中,被武則天用杖刑處死。第二子重福,於705年初被韋後誣陷曾參與陷害李重潤而被流放外地。709年中宗大赦天下,但不許李重福返回長安。睿宗即位後,李重福起兵爭奪帝位失敗,投河而死。第四子重茂,於710年中宗去世後被韋後立為傀儡皇帝。韋後失敗後重茂讓位於睿宗。由此可以看出,李重俊是在重潤早卒、重福被貶出京師的情況下,按照兄弟先後順序才得以立為皇太子的。
然而被立為皇太子的李重俊卻沒有獲得其作為太子所應有的尊重和權威,他這個皇太子的地位受到了來自多方面的威脅。

  首先是韋後和安樂公主。韋後在中宗為太子的時候就嫁給他為妃,684年李顯登基為帝后被立為皇后。這一年中宗被廢黜,韋後跟隨中宗到房州。當時中宗驚恐不安,每次聽到武則天的使者要到來都害怕得要自殺。而韋後常勸他說:「禍和福相互依存,哪能經常有,難道還缺一死?為什麼如此畏懼呢!」兩人共度多年艱險,情義很深,因此中宗對韋後發誓一旦重見天日,一定要讓她享受榮華富貴。中宗復位之後,極其昏庸,寵信奸佞,貪圖享樂,不但朝政大亂,而且後宮也毫無規矩可言。韋後的慾望由此有了膨脹的機會,不但與武則天之侄武三思在宮中淫亂,還利用武三思剪滅反對之人。此外,韋後還大肆提拔內親外戚,甚至還下詔允許其女安樂公主開設幕府,設置官屬。李重俊被立為太子,也就成了中宗皇位的合法繼承人,但他並非韋後所生,這就與韋後的干政形成了矛盾,引起韋後的不滿和忌嫉,廢黜之心與日俱增。

U10574P1488DT20141126152851.jpg

  安樂公主是韋後最小的女兒,下嫁武三思之子武崇訓。因此安樂公主既是李家公主,又是武家媳婦,是皇室和武家的政治連接體,具有特殊的地位。安樂公主集中宗和韋後的寵信於一身,權勢極盛,王侯權臣多出其門下。她常常自寫詔書,拿進宮去,一手掩住詔書上的文字,一手卻捉住了中宗的手在詔書上署名。安樂公主不但受賄賣官給屠夫小販,而且還干預司法。左台侍御史袁從一將安樂公主家搶掠民間子女做奴婢的僕人下獄,安樂公主卻讓中宗下令將他們免罪。權傾一時的安樂公主不滿足於僅僅做一個公主,還想做皇位繼承人。因李重俊非韋後所生,所以安樂公主常常以「奴」罵之,甚至向中宗請求廢黜李重俊,立自己為皇太女。

  第二個威脅是武三思父子。武則天雖死,但是以武三思為首的外戚勢力並未被剷除,反而越來越強大。武三思與韋後、上官婉兒私通,相互勾結,網羅親信,把持朝政,迫害異己。神龍政變之後,侍中敬暉、駙馬王同皎等人密謀剷除諸武殘餘勢力,武三思一黨將其剪滅。後來又罷黜神龍政變的功臣張柬之等人,不久又加以誣告、殺害。雍州人韋月將、高軫等人上疏言武三思父子必為逆亂,武三思就要治他們的罪。有關部門迎合他的意思認為韋月將應斬首,高軫應流放嶺外。黃門侍郎宋璟認為韋月將所犯之罪不當斬。武三思大怒,竟將宋璟貶到外地。武三思曾說:「我不知道什麼樣人是好人,什麼樣的人是壞人。但是我知道對我好的人就是好人,對我不好的人肯定是壞人」。一時之間,武三思氣焰非常囂張。對待太子李重俊,武三思不但利用太子上表誅殺敬暉三族,又通過安樂公主密謀廢黜他。而武崇訓依仗其父武三思的勢力和安樂公主駙馬的身份,欺侮李重俊。李重俊被立為皇太子後不久,武崇訓任太子賓客一職,只會用打馬球等低賤的遊戲取悅李重俊,根本沒有調教愛護之意。武崇訓也常常教安樂公主欺凌李重俊,稱他為奴。李重俊十分憤恨。

  第三個威脅是上官婉兒。她是唐高宗時宰相上官儀的孫女。664年上官儀因替高宗起草廢黜武則天的詔書而被武後所殺,剛剛出生的上官婉兒與母親鄭氏同發配掖廷。上官婉兒熟讀詩書,明達吏事,聰敏異常,677年被武則天召回宮中免除奴婢身份,掌管宮中詔命。不久上官婉兒又因違忤旨意,犯了死罪,但武則天惜其文才而特予赦免,只是處以黥面之刑。之後上官婉兒精心侍奉,曲意迎合,甚得武則天歡心。696年開始又處理百司奏表,參決政務,權勢日盛。中宗即位之後,令上官婉兒專門掌管起草詔命,受到特別信任,封為昭容。上官婉兒不但忠於韋後,常用武後的事鼓勵韋後,而且與武三思勾結淫亂,每次下達皇帝制敕,多藉助他事推尊武氏而排擠壓抑皇家。李重俊特別憎恨她,後來起兵攻打皇城時點名索要上官婉兒。

  韋後、安樂公主、武三思父子和上官婉兒結成的政治實體,嚴重地威脅到李重俊的皇太子地位,而作為一國之君的中宗由於昏庸,對韋後極為放縱,對安樂公主極其寵愛,以至「縱艷妻之煽黨,則棸楀爭衡;信妖女以撓權,則彝倫失序」。因此中宗對皇太子李重俊根本起不到保護作用,甚至中宗本人最終也被韋後和安樂公主毒死。在這些威脅和壓力下,李重俊感到自己的皇位繼承權受到了挑戰,自己皇太子的身份很可能會被這些強權派廢掉,皇位繼承,實在不穩固。正如陳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論稿》中篇「政治革命」一文中所說的那樣,李重俊「所以舉兵之由,實以既受武三思父子及安樂公主等之陵忌,明知其皇位繼承權至不固定,遂出此冒險之舉耳」。

  公元706年7月李重俊被立為皇太子。707年7月,他聯合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左羽林將軍李思沖、李承況、獨孤褘等人發動羽林及千騎兵300餘人殺死權臣武三思、武崇訓父子,接著又進攻皇宮追殺唐中宗、韋皇后、安樂公主及上官婉兒等人。韋皇后、安樂公主及上官婉兒遂擁中宗逃到玄武門樓。李重俊在進攻玄武門樓時由於士兵倒戈,最終被殺。李重俊從被立為太子到發動政變,期間正好是1年的時間。作為皇太子,李重俊是中宗皇位的合法繼承人,這是朝廷所公認的。但是他卻在被立為皇太子僅1年之際就發動了政變,這是為什麼呢?

  節愍太子李重俊是唐中宗第三子,為妃嬪所生。中宗復位之後,李重俊於706年被立為皇太子。中宗共有四子,韋後生懿德太子重潤,於701年被人誣陷和妹妹永泰郡主、妹夫魏王武延基等人私下議論張易之兄弟隨意出入宮中,被武則天用杖刑處死。第二子重福,於705年初被韋後誣陷曾參與陷害李重潤而被流放外地。709年中宗大赦天下,但不許李重福返回長安。睿宗即位後,李重福起兵爭奪帝位失敗,投河而死。第四子重茂,於710年中宗去世後被韋後立為傀儡皇帝。韋後失敗後重茂讓位於睿宗。由此可以看出,李重俊是在重潤早卒、重福被貶出京師的情況下,按照兄弟先後順序才得以立為皇太子的。
然而被立為皇太子的李重俊卻沒有獲得其作為太子所應有的尊重和權威,他這個皇太子的地位受到了來自多方面的威脅。

  首先是韋後和安樂公主。韋後在中宗為太子的時候就嫁給他為妃,684年李顯登基為帝后被立為皇后。這一年中宗被廢黜,韋後跟隨中宗到房州。當時中宗驚恐不安,每次聽到武則天的使者要到來都害怕得要自殺。而韋後常勸他說:「禍和福相互依存,哪能經常有,難道還缺一死?為什麼如此畏懼呢!」兩人共度多年艱險,情義很深,因此中宗對韋後發誓一旦重見天日,一定要讓她享受榮華富貴。中宗復位之後,極其昏庸,寵信奸佞,貪圖享樂,不但朝政大亂,而且後宮也毫無規矩可言。韋後的慾望由此有了膨脹的機會,不但與武則天之侄武三思在宮中淫亂,還利用武三思剪滅反對之人。此外,韋後還大肆提拔內親外戚,甚至還下詔允許其女安樂公主開設幕府,設置官屬。李重俊被立為太子,也就成了中宗皇位的合法繼承人,但他並非韋後所生,這就與韋後的干政形成了矛盾,引起韋後的不滿和忌嫉,廢黜之心與日俱增。

U10574P1488DT20141126152851.jpg

  安樂公主是韋後最小的女兒,下嫁武三思之子武崇訓。因此安樂公主既是李家公主,又是武家媳婦,是皇室和武家的政治連接體,具有特殊的地位。安樂公主集中宗和韋後的寵信於一身,權勢極盛,王侯權臣多出其門下。她常常自寫詔書,拿進宮去,一手掩住詔書上的文字,一手卻捉住了中宗的手在詔書上署名。安樂公主不但受賄賣官給屠夫小販,而且還干預司法。左台侍御史袁從一將安樂公主家搶掠民間子女做奴婢的僕人下獄,安樂公主卻讓中宗下令將他們免罪。權傾一時的安樂公主不滿足於僅僅做一個公主,還想做皇位繼承人。因李重俊非韋後所生,所以安樂公主常常以「奴」罵之,甚至向中宗請求廢黜李重俊,立自己為皇太女。

  第二個威脅是武三思父子。武則天雖死,但是以武三思為首的外戚勢力並未被剷除,反而越來越強大。武三思與韋後、上官婉兒私通,相互勾結,網羅親信,把持朝政,迫害異己。神龍政變之後,侍中敬暉、駙馬王同皎等人密謀剷除諸武殘餘勢力,武三思一黨將其剪滅。後來又罷黜神龍政變的功臣張柬之等人,不久又加以誣告、殺害。雍州人韋月將、高軫等人上疏言武三思父子必為逆亂,武三思就要治他們的罪。有關部門迎合他的意思認為韋月將應斬首,高軫應流放嶺外。黃門侍郎宋璟認為韋月將所犯之罪不當斬。武三思大怒,竟將宋璟貶到外地。武三思曾說:「我不知道什麼樣人是好人,什麼樣的人是壞人。但是我知道對我好的人就是好人,對我不好的人肯定是壞人」。一時之間,武三思氣焰非常囂張。對待太子李重俊,武三思不但利用太子上表誅殺敬暉三族,又通過安樂公主密謀廢黜他。而武崇訓依仗其父武三思的勢力和安樂公主駙馬的身份,欺侮李重俊。李重俊被立為皇太子後不久,武崇訓任太子賓客一職,只會用打馬球等低賤的遊戲取悅李重俊,根本沒有調教愛護之意。武崇訓也常常教安樂公主欺凌李重俊,稱他為奴。李重俊十分憤恨。

  第三個威脅是上官婉兒。她是唐高宗時宰相上官儀的孫女。664年上官儀因替高宗起草廢黜武則天的詔書而被武後所殺,剛剛出生的上官婉兒與母親鄭氏同發配掖廷。上官婉兒熟讀詩書,明達吏事,聰敏異常,677年被武則天召回宮中免除奴婢身份,掌管宮中詔命。不久上官婉兒又因違忤旨意,犯了死罪,但武則天惜其文才而特予赦免,只是處以黥面之刑。之後上官婉兒精心侍奉,曲意迎合,甚得武則天歡心。696年開始又處理百司奏表,參決政務,權勢日盛。中宗即位之後,令上官婉兒專門掌管起草詔命,受到特別信任,封為昭容。上官婉兒不但忠於韋後,常用武後的事鼓勵韋後,而且與武三思勾結淫亂,每次下達皇帝制敕,多藉助他事推尊武氏而排擠壓抑皇家。李重俊特別憎恨她,後來起兵攻打皇城時點名索要上官婉兒。

  韋後、安樂公主、武三思父子和上官婉兒結成的政治實體,嚴重地威脅到李重俊的皇太子地位,而作為一國之君的中宗由於昏庸,對韋後極為放縱,對安樂公主極其寵愛,以至「縱艷妻之煽黨,則棸楀爭衡;信妖女以撓權,則彝倫失序」。因此中宗對皇太子李重俊根本起不到保護作用,甚至中宗本人最終也被韋後和安樂公主毒死。在這些威脅和壓力下,李重俊感到自己的皇位繼承權受到了挑戰,自己皇太子的身份很可能會被這些強權派廢掉,皇位繼承,實在不穩固。正如陳寅恪先生在《唐代政治史述論稿》中篇「政治革命」一文中所說的那樣,李重俊「所以舉兵之由,實以既受武三思父子及安樂公主等之陵忌,明知其皇位繼承權至不固定,遂出此冒險之舉耳」。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