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對哪位大臣念念不忘臨死猶安排其家小? | 時光網

 

A-A+

武則天對哪位大臣念念不忘臨死猶安排其家小?

2017年03月20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神龍元年(705年),武則天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彌留之際,她下了道遺詔,裡邊有這樣一句話,特別引人注目:「其王、蕭二族及褚遂良、韓瑗等子孫親屬當時緣累者,鹹令復業。」這相當於給當初因反對自己而遭受迫害的褚遂良等人平反,要知道,當初褚遂良是武則天最為憤恨的人,為什麼此時還惦念著他,甚至要為他平反呢?

  褚遂良是陽翟(今河南禹州)人,出身於名門望族,學識淵博,性格耿介,尤得唐太宗李世民器重。貞觀二十三年(649年),病重的唐太宗把長孫無忌與褚遂良召入臥室,對他們說:「當年漢武托孤於霍光,劉備托孤於諸葛亮,我以後的事,全都托付給你們了。」又轉頭對太子李治說:「有長孫無忌和褚遂良在,國家之事,我就放心了。」

  褚遂良成為托孤之臣,是因為他是李治最強有力的維護者。當年,太子李承乾因罪被廢黜,朝臣多認為九子晉王李治仁厚,應該是太子的不二人選,但太宗更喜歡四子李泰。有一天,他對近臣說:「昨天青雀(李泰的小名)投入我的懷抱說,『我到今天才得以成為陛下最親近的兒子,此為我再生之日。我只有一個兒子,百年之後,一定為陛下殺了他,把王位傳給晉王』。父子的倫理,原應當是天性,我見他這樣,非常垂憐他。」大家聽了,面面相覷,都沒說什麼,唯獨褚遂良走上前說:「哪有陛下百年之後,魏王執掌政權為天下的君王,而能殺自己的兒子,傳王位給晉王的道理呢?」太宗幡然醒悟,當天立李治為皇太子。

cdfe7281ceca5194bd3e1e29_meitu_12.jpg

  李治即位後,對褚遂良非常感激,封褚遂良為河南縣公,第二年又升為河南郡公。永徽四年(653年),褚遂良被拜為尚書右僕射,執掌朝政大權。然而高宗李治做夢也想不到,因為立皇后的問題,褚遂良成了他最大的絆腳石。

  永徽六年(655年),高宗受到昭儀武則天的蠱惑,想要廢黜王皇后,冊立武氏。有一天,他傳召長孫無忌、褚遂良、李勣和於志寧入內殿開御前會議。這些人事前得到消息,商議如何勸諫,但誰也不想放這頭一炮,褚遂良主動請纓說:「我奉先帝遺詔輔佐陛下,如果不盡愚忠,無臉去見先帝。」

  高宗陳述黜後的理由說:「罪莫大於絕嗣,皇后久未生育,而武昭儀生有皇子,朕準備立武昭儀為皇后,眾位卿家意下如何?」沒等別人開口,褚遂良第一個站出來說:「皇后系出名門,也是先帝為陛下所娶。先帝崩殂之際,曾拉著微臣的手說:朕現在將佳兒和佳婦托付給卿。當時陛下也在場,想必聽得很清楚。臣沒聽說皇后犯了什麼過錯,豈可輕言廢立之事!臣絕不會為了曲意奉承陛下而違背先帝的遺命。」

  任憑高宗如何解釋,褚遂良就是不同意,當天的會議不歡而散。第二天,高宗再次召集開會,褚遂良直言不諱說:「陛下一定要改立皇后也可以,但請選擇貴族姓氏。武昭儀曾經侍奉過先帝,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又怎麼能瞞得過呢?倘若立她為皇后,天下人將會做何感想呢?」

  這句話說到了高宗的痛處,他羞愧得沒有說話。褚遂良卻越說越激動:「愚臣觸犯了聖上的尊嚴,罪該萬,只願不辜負先朝的厚恩,哪裡還顧性命。」說完把帽子摘了下來,還把上朝時執的手板放到台階上,說:「還陛下這個手板,我要告老還鄉!」高宗大怒,命令侍衛把他架出去,一直躲在幕後偷聽的武則天氣得不得了,大喊道:「何不撲殺此獠(怎麼不殺了這個老南蠻)!」

  最終,高宗不顧褚遂良等人的反對,強行冊立武則天為皇后。褚遂良因為違背聖意,被貶為潭州(今湖南長沙)都督。顯慶二年(657年),又貶到桂州(今廣西桂林)任都督。武則天還不解氣,不久又將他貶為愛州(治所在今越南清化)刺史。顯慶四年(659年),褚遂良在流放中孤獨地死去,時年62歲。

  武則天畢竟不是一個小女人,當過皇帝之後,閱遍群臣,她雖然恨褚遂良的迂腐,卻不得不佩服他的正直與忠誠。最終,她與自己的內心達成了和解,不想把懊悔帶到另一個世界,這才有了為褚遂良平反的遺詔。

  在這個世界上,你不可能討所有人的喜歡,但只要你不背道義,堅守原則,即便是敵人,也會一邊對你咬牙切齒,一邊卻為你起立鼓掌。時至今日,褚遂良被我們所記憶,不僅因為他精妙的書法,更因為他做人的筋骨。武則天則以她的和解,讓我們見證了一份博大。

  神龍元年(705年),武則天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彌留之際,她下了道遺詔,裡邊有這樣一句話,特別引人注目:「其王、蕭二族及褚遂良、韓瑗等子孫親屬當時緣累者,鹹令復業。」這相當於給當初因反對自己而遭受迫害的褚遂良等人平反,要知道,當初褚遂良是武則天最為憤恨的人,為什麼此時還惦念著他,甚至要為他平反呢?

  褚遂良是陽翟(今河南禹州)人,出身於名門望族,學識淵博,性格耿介,尤得唐太宗李世民器重。貞觀二十三年(649年),病重的唐太宗把長孫無忌與褚遂良召入臥室,對他們說:「當年漢武托孤於霍光,劉備托孤於諸葛亮,我以後的事,全都托付給你們了。」又轉頭對太子李治說:「有長孫無忌和褚遂良在,國家之事,我就放心了。」

  褚遂良成為托孤之臣,是因為他是李治最強有力的維護者。當年,太子李承乾因罪被廢黜,朝臣多認為九子晉王李治仁厚,應該是太子的不二人選,但太宗更喜歡四子李泰。有一天,他對近臣說:「昨天青雀(李泰的小名)投入我的懷抱說,『我到今天才得以成為陛下最親近的兒子,此為我再生之日。我只有一個兒子,百年之後,一定為陛下殺了他,把王位傳給晉王』。父子的倫理,原應當是天性,我見他這樣,非常垂憐他。」大家聽了,面面相覷,都沒說什麼,唯獨褚遂良走上前說:「哪有陛下百年之後,魏王執掌政權為天下的君王,而能殺死自己的兒子,傳王位給晉王的道理呢?」太宗幡然醒悟,當天立李治為皇太子。

cdfe7281ceca5194bd3e1e29_meitu_12.jpg

  李治即位後,對褚遂良非常感激,封褚遂良為河南縣公,第二年又升為河南郡公。永徽四年(653年),褚遂良被拜為尚書右僕射,執掌朝政大權。然而高宗李治做夢也想不到,因為立皇后的問題,褚遂良成了他最大的絆腳石。

  永徽六年(655年),高宗受到昭儀武則天的蠱惑,想要廢黜王皇后,冊立武氏。有一天,他傳召長孫無忌、褚遂良、李勣和於志寧入內殿開御前會議。這些人事前得到消息,商議如何勸諫,但誰也不想放這頭一炮,褚遂良主動請纓說:「我奉先帝遺詔輔佐陛下,如果不盡愚忠,無臉去見先帝。」

  高宗陳述黜後的理由說:「罪莫大於絕嗣,皇后久未生育,而武昭儀生有皇子,朕準備立武昭儀為皇后,眾位卿家意下如何?」沒等別人開口,褚遂良第一個站出來說:「皇后系出名門,也是先帝為陛下所娶。先帝崩殂之際,曾拉著微臣的手說:朕現在將佳兒和佳婦托付給卿。當時陛下也在場,想必聽得很清楚。臣沒聽說皇后犯了什麼過錯,豈可輕言廢立之事!臣絕不會為了曲意奉承陛下而違背先帝的遺命。」

  任憑高宗如何解釋,褚遂良就是不同意,當天的會議不歡而散。第二天,高宗再次召集開會,褚遂良直言不諱說:「陛下一定要改立皇后也可以,但請選擇貴族姓氏。武昭儀曾經侍奉過先帝,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又怎麼能瞞得過呢?倘若立她為皇后,天下人將會做何感想呢?」

  這句話說到了高宗的痛處,他羞愧得沒有說話。褚遂良卻越說越激動:「愚臣觸犯了聖上的尊嚴,罪該萬死,只願不辜負先朝的厚恩,哪裡還顧性命。」說完把帽子摘了下來,還把上朝時執的手板放到台階上,說:「還陛下這個手板,我要告老還鄉!」高宗大怒,命令侍衛把他架出去,一直躲在幕後偷聽的武則天氣得不得了,大喊道:「何不撲殺此獠(怎麼不殺了這個老南蠻)!」

  最終,高宗不顧褚遂良等人的反對,強行冊立武則天為皇后。褚遂良因為違背聖意,被貶為潭州(今湖南長沙)都督。顯慶二年(657年),又貶到桂州(今廣西桂林)任都督。武則天還不解氣,不久又將他貶為愛州(治所在今越南清化)刺史。顯慶四年(659年),褚遂良在流放中孤獨地死去,時年62歲。

  武則天畢竟不是一個小女人,當過皇帝之後,閱遍群臣,她雖然恨褚遂良的迂腐,卻不得不佩服他的正直與忠誠。最終,她與自己的內心達成了和解,不想把懊悔帶到另一個世界,這才有了為褚遂良平反的遺詔。

  在這個世界上,你不可能討所有人的喜歡,但只要你不背道義,堅守原則,即便是敵人,也會一邊對你咬牙切齒,一邊卻為你起立鼓掌。時至今日,褚遂良被我們所記憶,不僅因為他精妙的書法,更因為他做人的筋骨。武則天則以她的和解,讓我們見證了一份博大。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