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與弟媳之間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 時光網

 

A-A+

李世民與弟媳之間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2017年03月22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3 次

  唐太宗李世民可以說是中國古代最偉大的帝王之一,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今天要說的就是唐太宗李世民與弟媳齊王妃之間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唐太宗李世民與齊王妃

  唐高祖李淵有三個兒子,分別是長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和三子李元吉,這三兄弟中最有才能的要算李世民。當初李淵任太原留守時,李世民就深觀遠察,立下建業之心,不但自己文武雙備,而且折節下士,手下招集了一大批能人志士、武將謀臣。李淵在太原揭旗起兵,起用李世民為統兵大將,進軍長安之前,李淵對他許下承諾:「事若有成,一定立你為太子。」攻陷隋都長安後,李淵即位成為唐高祖,封李世民為秦王,拜尚書令。由於當時群雄四起,天下未定,必須有李世民率兵南征北討,成就統一天下之大業;若這時立他為太子,按朝規就必須謹言守身,留在東宮韜養資望,所以形勢讓李淵無法當即履行他的諾言。而李世民自己也深以統一大業為重,並不十分追究名分,反而一再推讓,建議立哥哥李建成為太子。

  長子繼位,這原本是既成定例的,既然李世民辭讓再三,李淵也就順水推舟立了長子為太子,並封三子李元吉為齊王。

  分工既定,李世民緊接著就統帥大軍南北征戰,幾年之中,先後平定了李密、塞建德、王世充、劉武同、劉黑蘭、蕭銑、薛仁杲等割據一方的梟雄。當李世民在外面備嘗艱苦,浴血奮戰的時候.他的兄弟建成和元吉卻盤居在京城中花天酒地。聲色犬馬,過著逍遙奢華的日子。也就是在這段時間裡,李元吉娶下了大美人楊珪媚為妻。

  與唐太宗李世民偉岸的外貌、寬厚穩重的性格恰好相反,齊王李元吉是個相貌粗陋、性格陰險狡詐的人,成婚前,他利用自己的家世地位,再加上花言巧語,千方百計地把楊珪媚騙上手,婚後不久他對妻子司空見慣的美貌開始膩味,又開始在外面獵艷調情,把一個花兒一般的嬌妻冷落在空房中。生性多情的楊珪媚心裡感到十分委屈,她百般逢迎,想重新討回丈夫的柔情,也規勸李元吉少在外面沾花惹草,多花點時間陪自己。李元吉這時完全撕開了過去那層溫情的面紗,毫不掩飾地露出他冷酷粗魯的本性,常對嬌妻橫加呵叱,或不理不睬。柔情款款的齊王妃傷心至極,常獨對春花秋月,悲歎自己的命運,婉惜虛度的芳華。

  每當李世民趁戰爭的短暫空隙返回京城晉見父王時,他的兄弟太子建成和齊王元吉,基於一種補償的心理,三天兩頭地巧立名目,請他一同吃喝玩樂,享受一番,算是對他的慰勞。畢竟是兄弟盛情,又難得見上一次面,無暇於聲色之樂的李世民這時不忍拂去兄弟的一片好意,也就常常欣然應邀前往。於是,在這一短暫時期內,兄弟之間和樂親密,盡享天倫之樂。

  一個暖陽融融的春日,三兄弟各自攜帶家小一同到京城近郊的山坡上嬉遊賞春。春風拂面,清爽宜人,蘭天白雲下,大家馳馬原野,追逐論戲,每個人都感到特別舒暢。秦王李世民平日裡戎馬倥傯,廝殺疆場,難得有今天這種悠閒寧靜,因而心情特別爽朗,他揚鞭策馬向遠方的山腳飛馳而去。開始尚有幾騎人馬追隨著他,漸漸地都落後散開了,待到了山地的樹林裡,他回頭一看,遠遠地只有一騎跟了上來,他感到十分快活。等那匹馬跑近一看,馬上居然是他的弟媳——齊王妃楊珪媚,他甚覺驚訝。馬上的人兒因為追得太緊,顯然體力已透支,只見得嬌喘噓噓,臉色緋紅,髮髻和衣衫都有幾分散亂。李世民趕緊扶她下馬,齊王妃腳下一軟,趁勢倒在了李世民懷中。李世民一時不知所措,實際上,他對這位嬌柔嫵媚的弟媳早就有幾分留心,尤其是每次歡宴中,獨有她淺笑中總微露著一絲憂鬱,李世民見了不免產生些憐香惜玉的念頭,他也知道一些他們夫妻不睦的情況。齊王妃斜倚在李世民懷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濛地盯住李世民有些慌亂的雙眼,幾顆晶瑩的淚珠無聲地從她眼中泌出,掛在長長的睫毛上和桃花般的腮邊。

  這個齊王妃,早已對英武絕倫的夫兄李世民產生了傾慕之情,再加上李元吉對她的冷落,使她一顆芳心暗為李世民而動。一個是千般憐愛,一個是萬種柔情,兩個人終於緊緊擁抱在一起,齊王妃與李世民的孽情緣就在這片春天的綠樹林中萌生了。從這以後,只要李世民回朝,總是想辦法接近齊王妃。正好李元吉整日縱情酒色,夜不歸宿,給唐太宗李世民與齊王妃偷情提供了不少機會,這種婚外之情,充滿新奇與刺激,令李世民與齊王妃都沉醉不已。

  由於太子李建成貪酒好色,無所作為,唐高祖時常加以訓斥,並流露出改立秦王李世民為太子的意圖。於是李建成開始惶惶不安,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他聯絡了三弟李元吉,陰謀策劃除掉李世民;在手下謀臣的極力慫恿下,唐太宗李世民迫不得已策劃了「玄武門之變」,一舉殺死了李建成與李元吉。一場骨肉相殘的鬥爭,令他們的父親唐高祖痛心疾首,他迅速面對現實,立李世民為太子為了防止冤仇相報,永無絕止,高祖被迫忍痛下詔,誅殺建成及元吉諸子,斬斷復仇的根源,以換取朝國的安定。齊王妃此年方二十三歲,連連目睹了丈夫和自己的一子一女慘死親人刀下,鮮血淋漓的慘狀深深印進了她的記憶,她已欲哭無淚。

  按舊制,已成寡婦的齊王妃將被收入宮中,因唐太宗李世民與她有一段不解之情.因此決定把她賜給李世民。當齊王妃被帶到李世民面前,她彷彿看到眼前是一個青面獠牙的殺人魔王,無論如何,她已無法接受這個昔日的情人,於是聲嘶力竭地要求賜她一死,並拚命地以頭撞地,彷彿已成了一個瘋婦。李世民把她安置在太子府中,百般好言勸慰,並命妻子長孫太子妃也耐心地予以開導。楊珪媚激憤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最後也只好無可奈何地接受了命運的擺佈,成了秦王李世民的側妃。

  齊王妃雖然接受了作唐太宗李世民側妃的事實,她心中的熱情卻再也難以喚回,昔日令她心往神信的大英雄,如今就陪伴在身邊,但卻變成了兩手沾滿自己親人鮮血的劊子手,叫她如何不寒心,她甚至有幻滅的痛切之感。齊王妃入東宮後,一直對李世民抱著極度冷淡的態度,就像一座冰雕美人冷冷地位在那裡;秦王李世民此時卻熱度極高,昔日偷會夢索的情人,如今近在眼前,真應好好地溫存纏綿一番,齊王妃的冷淡,竟然更加刺激他的胃口,他一心想撲上去,用自己的熱情把這個冰美人溶化。愈是得不到的東西就愈覺得珍貴,李世民千方百計地討好她、籠絡她,希望能重續昔日那段紅杏出牆的情緣;齊王妃無論如何也沒有了那份心情,李世民越對她百般慇勤,他就越覺得他的虛偽和貪婪,整日衣妝不理,以一副情懶無神的姿態面對著「悅已者,」這樣卻又更引起李世民的心痛和憐愛。

  李世民做了幾個月太子後,唐高祖因年事已高,將王位禪讓給他,李世民即成了唐太宗。為了博取齊王妃楊珪媚的歡心,貴為大唐天子的李世民,不惜打破自己勤儉治國的原則,悉心搜羅天下的奇珍異寶,源源不斷地賞賜給她,楊珪媚居然連正眼也不瞅一下。不可一世、威鎮天下的唐太宗,不惜屈降尊貴,低聲下氣地向楊珪媚陪不是,也絲毫不能得到她的反應。

  有一天,楊珪媚忽然向唐太宗李世民提了個要求,要求恢復她前夫李元吉的爵位和太子李建成的封號,對唐太宗而言,這樣做無疑相當於否定自己過去的行為,等於自己打上自己一巴掌;但他竟一口答應下來,並立即付之於行動,這一半是為了取悅於楊珪媚,一半也是為了追念兄弟骨肉之情。從此,楊珪媚一改舊態,逐漸回復到以前的模樣,對唐太宗施以柔情和嬌媚,有時甚至於如自我麻醉一般地放浪形骸,整日整夜陪著唐太宗歌舞宴飲,輕歌曼舞,媚態勾人,或吟誦著南朝的艷曲,撩撥得唐太宗心搖神迷。唐太宗的結髮妻子長孫皇后是一個十分質樸正直的女性,對唐太宗也多是以禮相待,夫妻之間保持著淡雅如水的互敬互尊關係;如今身邊有了這個千嬌百媚,動人心魄的楊珪媚,英武一世的唐太宗李世民竟給她迷住了,常大呼過癮。

  貞觀十年,楊珪媚為唐太宗李世民生下一子,取名李明,唐太宗立楊珪媚為貴妃,並為他們母子建了一座豪華的宮殿,自己一有時間就膩在那裡,與楊珪媚母子一同取樂。賢淑溫婉的長孫皇后見皇夫似乎淡忘了興業大志,整日迷戀於酒色之中,便出面勸阻唐太宗李世民稍事收斂;被楊珪媚迷惑住了的唐太宗一時哪裡聽得進這些,他一怒之下,甚至準備廢掉長孫皇后和太子李承乾,改立楊珪媚與李明。

  唐太宗李世民把他的打算向諫議大夫魏征提起,耿直中正的魏征極力反對,他勸諫道:「長孫皇后賢德可風,不可無過廢立;況且長孫家族為大唐之興立下了汗馬功勞,怎能無故遭受打擊?楊氏曾為齊王妃,人盡皆知,立為貴妃尚且不妥,豈可立為皇后!倘若陛下一意孤行,必受天下之人非議。」眾大臣也都隨魏征而堅決反對,唐太宗仔細思量,畢竟不便肆意而為,於是這事便作罷了。

  這時有人向唐太宗李世民進言,說楊珪媚之所以極力取悅陛下,是因為她思念丈夫,將伺機殺害陛下,好為死去的王夫及子女報仇。唐太宗對此絲毫沒有顧慮,他認為楊珪媚原本就不是忠於齊王的妻子,早在她做齊王妃時,就已將戀情轉移到自己身上,豈有殺害情郎為怨夫報仇的道理!

  明智的唐太宗李世民果然沒有猜錯,楊珪媚最早的確如癡如狂地愛著充滿英雄色彩的李世民;及至「玄武門之變」,由於丈夫和孩子的慘死,她對於自己先前與這位劊子手私通的事,一度感到無比的悔恨和恥辱;到了這個冤家貴為天子,卻仍百般地討好她,於是又產生了一種又愛又恨的複雜心理;在為丈夫李元吉、太子李建成討得一點名份作為補償後,她索性放縱自己,盡情倒在唐太宗懷裡享受愛憐,並借助狂歡酒醉,來麻痺自己矛盾的心。如此,她根本無心謀害唐太宗了。唐太宗與楊珪媚的糾纏,引起了長孫皇后的極度不滿;楊珪媚深知這位德高望重的皇后不可輕易得罪,於是信誓旦旦地向皇后訴說,自己壓根沒有當皇后的念頭,並要求將自己與唐太宗所生的兒子,過繼到前夫李元吉名下,以斷絕李明太子的機緣,這樣自然穩定了長孫皇后的思想,從而她對楊珪媚也就採取了寬容的態度,到了這田地,楊珪媚其實已根本無心於名份和地位了,她只要求守著唐太宗李世民這冤家了此一生。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