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也有同窗投毒案 狄仁傑破獲元兇竟是銀環蛇 | 時光網

 

A-A+

唐朝也有同窗投毒案 狄仁傑破獲元兇竟是銀環蛇

2017年03月24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復旦大學研究生投毒案因罪犯被執行死刑,再次成為媒體關注焦點。醫學院研究生林森浩因為生活瑣事對同窗黃洋不滿,逐漸懷恨在心,於兩年前將劇毒化合物投入飲水機毒殺之。唐朝也曾發生過類似的同窗投毒案,最後被斷案高手狄仁傑破獲,揪出真正的元兇。

  1

  新媳婦七竅流血暴斃,家人告同窗投毒

  狄仁傑(630年-700年),唐代并州太原城(今山西省太原市)南狄村人,應試明經科(唐代科舉制中科目之一),從而步入仕途,曾經出為統帥,入為宰相,名播海內。史書記載,唐高宗儀鳳年間(676年-679年),他為大理寺丞,一年之內斷滯獄17000餘人,沒有一個喊冤叫屈的,一時朝野傳為美談。其實在他擔任縣、州衙門官員期間,也神機妙算,斷獄如神,勘破疑案冤案無數。

  這裡講的同窗投毒案,就是他早年擔任幽州昌平舊縣(今北京市昌平區城南街道)縣令時審理的一樁奇案。

  聖歷元年(698年)的一天,狄仁傑忽聽衙前一片哭聲,許多人揪著一名20多歲的青年男子,後面跟著一哭天喊地的中年婦女,一起擁進門來。狄仁傑見狀,急令差役擋住眾人,只許原告上堂。原告是那中年婦人和一白髮老者,中年婦女哭訴說:「小婦人李王氏,丈夫早亡,只有一女李黎姑,今年19歲,前日嫁與本地舉人華國祥之子華文俊為妻,未及三日,忽然死亡。我去觀看,只見我女兒渾身青腫,七竅流血,顯然是他家謀害而死。求青天老爺為民婦作主。」

  狄仁傑問老者可是華國祥?
回答說是。狄仁傑說:「佳兒佳婦,本是人生樂事,為何娶媳三日即死?從實供來。」華國祥淚流滿面地答:「我家乃詩禮之家,豈敢肆行凌虐。兒子文俊是應試的童生,新婚燕爾,夫婦和諧,何忍下此毒手!只因前日佳期,賓朋盈門,晚間有許多少年親友鬧新房,其中有一人叫胡作賓,也是縣學生員,與小兒同窗契友,最愛嬉戲。他見兒媳有幾分姿色,頓生妒忌之心,品頭論足,鬧個不停。我見夜深更轉,恐誤佳期,便請他們到書房飲酒,眾人皆肯,唯獨胡作賓不肯。我說了他幾句,他便惱羞成怒,惡毒地說:『取鬧新房,金吾不禁。你這老頭,如此可氣,三朝內定叫你知我利害。』我當時只當戲言,沒有在意,孰料他心胸窄狹,昨日復行請酒,不知怎麼他竟把毒藥放在新房茶壺內。昨晚文俊在外面陪酒,幸未飲用,媳婦不知何時飲茶,三更時腹痛異常,請醫救治,已來不及了,未及四更便一命嗚呼。可憐一位如花似玉的媳婦,竟被惡徒害死,務求大人為小民申冤。」

  狄仁傑命將胡作賓傳上堂來,要他從實招供。胡作賓拜伏在地,含淚回道:「大人請息雷霆之怒,容生員細講。前日鬧房之事,生員取笑,實為過分,但當時在場者不下三四十人,華國祥擺出一副長輩面孔,獨獨當眾呵責於我,弄得生員一時頗為尷尬,於是說了句不知輕重的話,教他三日之內防備,這乃發窘之時的失態言語,純屬戲言,豈能當真。既然次日華國祥又設宴相請,即使有隙,也已言歸於好,豈能為此幹出謀害人命勾當?
生員知書達理,豈不知國法昭彰,疏而不漏,況家中還有妻兒老母,需靠我教書度日,我不為己想,也要為他們著想。即使我有妒忌之心,也只會想方設法謀佔她,怎會將她毒死?
求大人明察。」

  胡作賓話音剛落,只見一個四五十歲的婦人上堂喊冤,原來她是胡作賓之母胡趙氏,多年孀居撫養兒子,今兒因一句戲言而遭飛來橫禍,她生怕獨生子堂上受苦,故來喊冤求情。

  狄仁傑見無證據,只憑原告一面之詞,難以定案,便命將胡作賓押在牢中,等勘察了現場再行審問。

  狄仁傑令人把死者李黎姑的伴姑高陳氏喚來,伴姑見到狄仁傑便跪倒在地,向狄仁傑請安。狄仁傑問她:「你便是伴姑嗎? 是李府陪嫁過來還是華家僕婦?
連日新房裡面出入人多,你為何不小心照應呢?」

  伴姑低頭稟道:「老奴從小蒙李夫人厚愛,留養在李家,作為婢女,後來嫁與高起為妻。我夫妻兩人皆在李家為役,小姐李黎姑是我從小帶大的。近來小姐出嫁。夫人見老奴是個舊僕,特命前來為伴,不料前晚竟出了這禍事。小姐死因不明,叩求大老爺將胡作賓拷問。」

  狄仁傑最初懷疑李黎姑的死是伴姑暗中加害所致,所以提審伴姑。此時聽她所說,乃是李家的舊僕人,而且小姐李黎姑是由她從小帶大的,斷無毒害之理,心裡反沒了主意。

  2

  毫無頭緒,偶獲靈感

  狄仁傑從華家回衙後,前思後想,一連數日想不出破案的辦法,華國祥以為狄仁傑有意開脫胡作賓,故意拖延不想結案,便闖入縣衙當面質問狄仁傑,搞得不歡而散。

  這天狄仁傑獨自一人在堂上苦思,分析案情,家人送來一杯茶,狄仁傑掀開蓋子,只見幾點黑沫浮在茶水之上。狄仁傑責怪家人不用潔淨水烹煮,家人回答說:「此事與茶夫無涉,可能是泡茶時屋上簷口飄下的灰塵落在裡面,當時未看清楚,以致如此。」

  狄仁傑一聽此話,猛然醒悟,便傳來華家伴姑高陳氏,問道:「你家新房那壺茶的茶水,是外面茶坊中買來的,還是在家中烹燒的。」

  回答是自家燒煮的。狄仁傑又問在何處燒水,回答說在廚房下首閒屋內。

  3

  毒物難辨,山重水復

  次日,狄仁傑來到華國祥家,詳細詢問了華文俊、伴姑、僕人等相關人員,瞭解了案發經過,眾人異口同聲認為胡作賓作案嫌疑最大。狄仁傑指出幾點疑點,竟被華國祥視為為胡作賓開脫,心中很不高興。

  狄仁傑見眾人雖懷疑胡作賓投毒,但卻無一人親眼看見他進入新房,遂懷疑華家其他人有可能投毒。經過調查,排除了那日進出新房的華家之人投毒的可能,只好待驗屍後再說。

  狄仁傑命人將新房中的茶壺拿來,倒了一杯茶,果見顏色與眾不同,如同糖水一樣,有陣陣腥氣發出。命人拿出食物,將茶水倒入,然後牽一條狗來吃食物,那狗食後也一命嗚呼。走到停放屍體的床前,只見死者青腫,口中流血,顯見是毒物所致。狄仁傑見情況已經清楚,徵得家屬同意後,讓他們具結免驗,將屍體早日收殮。

  狄仁傑心想此案系投毒案無疑,然自古以來投毒者無非是用砒霜之類,縱然可以使人七竅流血,立時斃命,但卻無如此大的腥穢之氣,顯見另有別故。

  4

  現場模擬,元兇現形

  次日,狄仁傑便裝只帶兩名差役及馬榮、喬泰,步行到華家。一進入廳中,便命華國祥將燒茶的僕婦喚來問話。據此人說那日燒水的爐子本在屋內,伴姑來取開水,因爐上開水已盡,她便把爐子挪到簷口之下,添炭加水,又燒了一壺,只用了一半泡茶,另半壺水放在院中添加冷水時,不慎絆倒潑於地下。其他事項一概不知。

  狄仁傑聽了此話,便要華國祥隨他一同到廚下察看。只見那廚房已破舊不堪,瓦木已多半朽壞,狄仁傑讓伴姑指出那日放爐子的地點,細心觀察,見簷口已朽壞,椽子已閃落半截。狄仁傑命伴姑將爐子放在原處,添火燒水,水開後泡茶,卻又不飲,添水再燒,如此十餘次。忽然簷口落下幾點灰泥,伴姑用手拂去,狄仁傑見狀,喊她過去,說害你家小姐的毒物,頃刻便見了。

  眾人不知他的意思,不敢開口,凝神屏氣,只是兩眼直直地向上張望。果不然,只見火爐一股熱煙直衝屋頂,一條白花花的東西被煙氣熏得微微蠕動,終於伸出一個蛇頭,從口中流出一條濃涎來,正好滴入爐中。那蛇頭朝四下張望了一下,猛看見底下有許多人,連忙又縮了回去。

  狄公轉身望著華國祥,只見這位老舉人仍然仰著一張木然的臉,呆呆地盯住那簷口,張開的嘴半天合不攏來。狄公道:「看明白了嗎?這就是謀害令媳的兇手。尊處房屋歷久失修,才生出這號毒物。依我看,不如趁此將它拆毀,以免後患。」

  華國祥啞口無言,聽任狄公指揮。狄公一聲令下,眾家人一齊動手,尋出釘耙鋤頭,幾下子就把簷口的椽子、瓦片一股腦兒地搗將下來。一條足足有三尺長的銀環蛇由泥瓦中突然躥出來,還不等它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就已被一把火叉夾住。大伙吶喊著,紛紛圍攏上來。早有人提起鋤頭,朝那蛇頭上狠狠一擊。那蛇扭動了幾下身子,便不再動彈了。

  狄仁傑破了此案,命人將李王氏接來,對她講明其女兒的死因。李王氏聽後大哭,唯有歎息女兒李黎姑命苦。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