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難免吃錯藥 生死問題上亦貪心 | 時光網

 

A-A+

李世民難免吃錯藥 生死問題上亦貪心

2017年03月26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李世民是一個智商情商都很高的皇帝,難以免俗的一點是,他也想長命百歲,最好能長生不。這點追求,在那個時代,可以理解,這就是對利益最大化最貪婪的奢望。

  貞觀二十二年(648),王玄策率軍攻破中天竺,帶回來一位洋和尚——那邏邇裟婆寐。這位那邏邇裟婆寐自稱會長生之術,正對李世民的胃口,於是對這位那邏邇裟婆寐先生深加禮敬,讓他負責配合延年長生之藥。為了配藥,派人四處尋求奇藥異石,甚至派了不少人到印度去出差找藥材。長生藥這事不可能靠譜,只能連蒙帶騙混一陣算一陣,最後實在混不下去了,李世民也沒有怪罪他,放他回去了。唐太宗李世民故去,太子李治登基,這哥們又來長安了,朝廷還是讓他回去。這時候,當年帶他來長安的王玄策上言,對此表示遺憾:「這位印度和尚確實能合成長生藥,他自己說一定能成功,現在就讓他回去,太可惜了。」李治其人不好爭論,當著王玄策,他沒說什麼。王玄策退朝以後,李治說:「自古哪有神仙?秦始皇、漢武帝都到處尋找神仙,疲敝百姓,勞民傷財,最後一無所獲。果真有長生不之人的話,現在他們都在哪裡呢?」李洎說:「皇上說的是。這回這位洋和尚再次來長安,容顏衰老,頭髮也白了,和以前都不一樣了,他怎麼會掌握長生之術呢?陛下讓他返回本國,朝廷內外都傳為美談。」這位洋和尚那邏邇裟婆寐最後竟然就在長安去世。本來唐朝君臣也想收拾收拾洋和尚的,苦於找不到合適的借口,又擔心自己反被洋人笑話,只好打掉牙往肚子裡咽,吃一啞巴虧。

  李世民要瞭解或吸取前代秦始皇、漢武帝的經驗教訓,應該說沒有什麼困難。但仍然避免不了自己走上同樣的路,遭受同樣的困擾和折磨。都是一代人傑,在生死問題上,智商低到普通水準以下,只有一個解釋:貪心。


1453125932790792.jpg


  李世民的教訓,後代看得很清楚。看清楚歸看清楚,做的怎麼樣是另外一回事。唐憲宗雖然可以和臣下很理性地討論前人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的教訓,但這並不妨礙他頂禮佛骨,動用國力來禮佛。元和十三年(818)十一月,憲宗任命柳泌為權知台州刺史。事情是這樣的:唐憲宗好神仙,下詔尋求仙人仙藥。曾任鄂岳觀察使的李道古因為本人「貪暴」的名聲,對個人政治前途不放心,為給自己上保險,迎合唐憲宗急於求仙問藥的心理,推薦道士柳泌來長安煉藥。柳泌見到唐憲宗,好一通忽悠,說:「天台山是神仙聚集的地方,那裡有很多靈草仙藥,只是我雖然知道卻力不能及,如果能擔任那地方的地方長官就可以多想辦法多努力努力了。」唐憲宗聽了信以為真,充滿無限的憧憬,當即就任命柳泌為權知台州刺史,等於代理台州刺史。臣下紛紛進言勸阻:「以往也有君主喜好方士追求神仙長生的,但還沒有任命方士擔任地方長官的。」唐憲宗的答覆居然是:「動用一州的人力物力為君主長生做點貢獻,作為臣下的難道還有什麼捨不得的嗎?」皇帝也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了,皇帝就不應該求長生嗎?臣下難道不應該為皇帝長生而祈禱而努力而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嗎?所以,臣下聽了再也沒什麼可說的了。

  唐憲宗還有一著名典故就是迎法門寺佛骨,把對此提出批評意見的韓愈派到潮州——當時的老少邊窮地區——以示懲罰。元和十三年(818),有人上言:「鳳翔法門寺護國真身塔藏有佛祖釋迦牟尼指骨,相傳佛塔三十年一開,塔開之年就是豐收之年民眾安樂,明年就是塔開之年,請陛下迎接佛骨。」唐憲宗聽了,正合心意,特派專人前往迎接。元和十四年(819)正月,佛骨到長安,憲宗皇帝恭恭敬敬請入皇宮供奉三天,又送往各主要寺院供信眾瞻仰頂禮。王公貴族以下至平民百姓爭相供奉,極端的則至於傾家蕩產、焚燒頭頂手臂以示虔誠,韓愈見了十分不安,寫了著名的《論佛骨表》呈上,從傳統和常理的角度批評皇帝過度崇奉佛教的做法。從今天的角度看,韓愈這篇文章的道理極其淺顯,但在當時,文章中關於過度崇信佛教對國運沒有任何好處,而且以信佛出名的皇帝大多短命的論證,顯然是觸痛皇帝、大大犯忌諱的,唐憲宗讀了表章以後第一反應是要對韓愈處以死刑。幸虧宰相裴度等對韓愈極力維護,勸解說這都是因為韓愈一片忠心,否則斷不會發表此等議論。許多高官也認為那樣處罰韓愈過於嚴厲,一再勸說唐憲宗,最後的處罰減輕,把刑部副部長韓愈貶為潮州刺史。對於韓愈來說,只能說,運氣還不算太壞。

  嚮往長生,可以理解。為了長生而生事,而整人,從中國歷史上看,並不罕見。就像唐太宗這樣的一代英主,也沒有能例外,照樣吃錯藥,吃錯關鍵的藥。擁有權力財富地位,可能會激發人的貪婪,而權力財富凌駕於一切人之上的特殊地位,也使得皇帝的野心和貪婪膨脹到難以克制,膨脹到天下第一。吃藥的笑話,皇帝鬧得最大。對於國家來說,這是悲劇,皇帝為個人喜好與追求付出的沉重代價,可能要全社會來埋單。


  李世民是一個智商情商都很高的皇帝,難以免俗的一點是,他也想長命百歲,最好能長生不死。這點追求,在那個時代,可以理解,這就是對利益最大化最貪婪的奢望。

  貞觀二十二年(648),王玄策率軍攻破中天竺,帶回來一位洋和尚——那邏邇裟婆寐。這位那邏邇裟婆寐自稱會長生之術,正對李世民的胃口,於是對這位那邏邇裟婆寐先生深加禮敬,讓他負責配合延年長生之藥。為了配藥,派人四處尋求奇藥異石,甚至派了不少人到印度去出差找藥材。長生藥這事不可能靠譜,只能連蒙帶騙混一陣算一陣,最後實在混不下去了,李世民也沒有怪罪他,放他回去了。唐太宗李世民故去,太子李治登基,這哥們又來長安了,朝廷還是讓他回去。這時候,當年帶他來長安的王玄策上言,對此表示遺憾:「這位印度和尚確實能合成長生藥,他自己說一定能成功,現在就讓他回去,太可惜了。」李治其人不好爭論,當著王玄策,他沒說什麼。王玄策退朝以後,李治說:「自古哪有神仙?秦始皇、漢武帝都到處尋找神仙,疲敝百姓,勞民傷財,最後一無所獲。果真有長生不死之人的話,現在他們都在哪裡呢?」李洎說:「皇上說的是。這回這位洋和尚再次來長安,容顏衰老,頭髮也白了,和以前都不一樣了,他怎麼會掌握長生之術呢?陛下讓他返回本國,朝廷內外都傳為美談。」這位洋和尚那邏邇裟婆寐最後竟然就在長安去世。本來唐朝君臣也想收拾收拾洋和尚的,苦於找不到合適的借口,又擔心自己反被洋人笑話,只好打掉牙往肚子裡咽,吃一啞巴虧。

  李世民要瞭解或吸取前代秦始皇、漢武帝的經驗教訓,應該說沒有什麼困難。但仍然避免不了自己走上同樣的路,遭受同樣的困擾和折磨。都是一代人傑,在生死問題上,智商低到普通水準以下,只有一個解釋:貪心。


1453125932790792.jpg


  李世民的教訓,後代看得很清楚。看清楚歸看清楚,做的怎麼樣是另外一回事。唐憲宗雖然可以和臣下很理性地討論前人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的教訓,但這並不妨礙他頂禮佛骨,動用國力來禮佛。元和十三年(818)十一月,憲宗任命柳泌為權知台州刺史。事情是這樣的:唐憲宗好神仙,下詔尋求仙人仙藥。曾任鄂岳觀察使的李道古因為本人「貪暴」的名聲,對個人政治前途不放心,為給自己上保險,迎合唐憲宗急於求仙問藥的心理,推薦道士柳泌來長安煉藥。柳泌見到唐憲宗,好一通忽悠,說:「天台山是神仙聚集的地方,那裡有很多靈草仙藥,只是我雖然知道卻力不能及,如果能擔任那地方的地方長官就可以多想辦法多努力努力了。」唐憲宗聽了信以為真,充滿無限的憧憬,當即就任命柳泌為權知台州刺史,等於代理台州刺史。臣下紛紛進言勸阻:「以往也有君主喜好方士追求神仙長生的,但還沒有任命方士擔任地方長官的。」唐憲宗的答覆居然是:「動用一州的人力物力為君主長生做點貢獻,作為臣下的難道還有什麼捨不得的嗎?」皇帝也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了,皇帝就不應該求長生嗎?臣下難道不應該為皇帝長生而祈禱而努力而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嗎?所以,臣下聽了再也沒什麼可說的了。

  唐憲宗還有一著名典故就是迎法門寺佛骨,把對此提出批評意見的韓愈派到潮州——當時的老少邊窮地區——以示懲罰。元和十三年(818),有人上言:「鳳翔法門寺護國真身塔藏有佛祖釋迦牟尼指骨,相傳佛塔三十年一開,塔開之年就是豐收之年民眾安樂,明年就是塔開之年,請陛下迎接佛骨。」唐憲宗聽了,正合心意,特派專人前往迎接。元和十四年(819)正月,佛骨到長安,憲宗皇帝恭恭敬敬請入皇宮供奉三天,又送往各主要寺院供信眾瞻仰頂禮。王公貴族以下至平民百姓爭相供奉,極端的則至於傾家蕩產、焚燒頭頂手臂以示虔誠,韓愈見了十分不安,寫了著名的《論佛骨表》呈上,從傳統和常理的角度批評皇帝過度崇奉佛教的做法。從今天的角度看,韓愈這篇文章的道理極其淺顯,但在當時,文章中關於過度崇信佛教對國運沒有任何好處,而且以信佛出名的皇帝大多短命的論證,顯然是觸痛皇帝、大大犯忌諱的,唐憲宗讀了表章以後第一反應是要對韓愈處以死刑。幸虧宰相裴度等對韓愈極力維護,勸解說這都是因為韓愈一片忠心,否則斷不會發表此等議論。許多高官也認為那樣處罰韓愈過於嚴厲,一再勸說唐憲宗,最後的處罰減輕,把刑部副部長韓愈貶為潮州刺史。對於韓愈來說,只能說,運氣還不算太壞。

  嚮往長生,可以理解。為了長生而生事,而整人,從中國歷史上看,並不罕見。就像唐太宗這樣的一代英主,也沒有能例外,照樣吃錯藥,吃錯關鍵的藥。擁有權力財富地位,可能會激發人的貪婪,而權力財富凌駕於一切人之上的特殊地位,也使得皇帝的野心和貪婪膨脹到難以克制,膨脹到天下第一。吃藥的笑話,皇帝鬧得最大。對於國家來說,這是悲劇,皇帝為個人喜好與追求付出的沉重代價,可能要全社會來埋單。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