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適之怎麼進入了大唐王朝權力鬥爭的漩渦中心 | 時光網


↑提示↑: 點擊站名前的圖標可快切換速欄目。

 

A-A+

李適之怎麼進入了大唐王朝權力鬥爭的漩渦中心

2017年07月25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9 次

  李適之為相

  李適之是唐朝的宗室,恆山王李承乾之孫。或許是因為宗室的關係,他進入仕途不需要經過科舉。年紀輕輕就被任職為左衛郎將。日後平步青雲,一直做到河南府尹。唐玄宗開元二十四年,黃河的支流谷水和洛水氾濫,朝廷屢次派人治水,收效甚微,還耗費了大量的民力和財力。於是,朝廷下詔,令李適之擔任治水要職。李適之修築了上陽、積翠、月陂三處提拔,成功治理了谷水、洛水的水患。因他治水有功,唐玄宗下令立碑紀念。更為尊榮的是,這塊碑由永王李璘撰寫碑文,太子李瑛題寫碑額,同時進封其為御史大夫。從此,李適之正式進入了大唐王朝權力鬥爭的漩渦中心。

  

電視劇中李適之的形象


  開元二十七年,對李林甫唯唯諾諾的,被張九齡稱為「目不識書」的左相牛仙客去世,李適之接過他的擔子,進封為左相。

  李適之有個愛好,那就是飲酒,而且其飲酒的豪爽程度絲毫不遜於李白。但凡飲酒的人,性格都比較豪放,當然,比如李白,比如賀知章。李適之也犯有同樣的毛病,「性簡率,不務苛細」,用現在的話說,是個有些大大咧咧的人,對細節不過分講究。不過,這樣的人,在權力的鬥爭中,注定要落敗,何況他的對手是老謀深算、口蜜腹劍的李林甫。在和李林甫的鬥爭中,李適之幾乎沒有贏過。某天,李林甫找到了李適之,對他說:聽說華山有座金礦,富可敵國,但是陛下還不知道。第二天李適之就把這件事情奏知了唐玄宗。李林甫趁機出列說: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不過華山是大唐的龍脈,王氣所在的地方,也是當今皇上的本命山,開採金礦會毀了大唐的王氣的。唐玄宗聽了之後很不悅,對李適之說:你辦事太草率,沒有李林甫那麼心思縝密,日後凡是都要問過李林甫再上奏。李適之聽了之後萬分惶恐,從此唐玄宗也對他日漸疏遠了。

  沒過多久,李適之的好朋友刑部尚書韋堅等人陸續被李林甫誣陷罷職,李適之自感不能倖免,主動上書要求免去其相職。天寶五年,唐玄宗遂了他的願望,罷去其相職,改授太子少保。就這樣,李適之五年的任相仕途無疾而終。

  在其任職期間,工作也算勤奮,所謂「在公克勤」,他政治清明,寬厚仁愛,深受士民的愛戴。

  罷相作 李適之

  唐天寶五年,李適之在和李林甫的政治鬥爭中落敗,自請免去左相一職,改授為太子少保。李適之終於卸下了一身重擔,對此感到無比輕鬆和欣喜。當天晚上宴請親朋好友,在席間作詩道:避賢初罷相,樂聖且銜杯。為問門前客,今朝幾個來?意思是說,我給賢者讓了路,所以我不當宰相了,而我也樂意這樣天天飲酒,不再有當宰相的時候那麼多繁瑣的公務要處理了。只是昔日門前車馬絡繹不絕的賓客,今天在我罷相的時候,又有幾個肯來呢?

  

飲中八仙圖的李適之


  前兩句道出了他現在的境況,皇帝很高興,我讓賢了,而朝中的事情跟我也沒關係了,我盡情飲酒,公私兩便,各自精彩。「樂聖」是一語雙關,一是指代皇帝,二是指代酒,古時稱清酒為「聖人」。而第三、第四兩句,則道出了今時今日寥落的心情。雖然他並沒有為自己罷相的事情感到難過,但昔日車馬盈門的賓客,今日來的,才算是真正的親友了。此時和當時情況迥異,敢來赴他的宴的,都是不怕得罪李林甫的。這兩句中,似乎還帶著一些自諷和嘲弄的意思。杜甫在《飲中八仙歌》中特意引用了這首詩,銜杯樂聖稱避賢,可謂酒逢知己,詩逢知音。

  然而,李林甫並沒有打算就此放過李適之一黨。沒多久,李適之的好友御史中丞韋堅被李林甫陷害,被流放到嶺南,不久便遇害。李適之感到驚懼交加,服毒自盡。一代清流,竟死於奸臣之手,可謂惋惜。當時人們把李適之和張九齡相提並論,他為了朝綱清正,和李林甫「爭權不已」,最終卻死於非命。如他一直擔當宰相,雖不敢說能像姚崇、宋璟那樣延續「開元盛世」那樣的輝煌政績,但也不至於像李林甫那樣誤國誤民,至少安史之亂沒有那麼快爆發。

  李適之的死,讓他的這部作品更賦予了神秘色彩,此詩也因此變得更為著名。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