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唐玄宗李隆基為何會喜歡放蕩不羈的李白? | 時光網

 

A-A+

解密:唐玄宗李隆基為何會喜歡放蕩不羈的李白?

2017年07月28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8 次

  李白是唐朝大詩人,在重視詩歌的國度裡,李白的名聲絕對是一流的。那飽蘸筆墨酣暢淋漓的詩歌讓人油然而生敬意,「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那種想像是天生的,那種狂放不羈,讓人想像成天上的神仙一樣。

  卻說李白受到玉真公主的推薦,玉真公主說李白是個人才,不僅人才出眾,更難得的是早有大名,十幾歲就曾作賦凌相如,宣宗皇帝笑笑,以為這是文人才子的溢美之詞,不過道士吳筠也一再盛讚李白,在此時李白名滿天下,玄宗皇帝決定讓李白來到自己身邊。於是下詔請見李白。

  李白很興奮,除了一首「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還有自己的豪情壯志,一同來到京城。不過,李白一來到京城,就感覺氣氛不對,皇帝並沒有召見自己。此時李白經常流連花間酒肆,不過這時候他結識了一個大詩人,此人名氣很大,又是秘書監,名叫賀知章,當時自號四明狂客,流傳很久的詩作就是「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3-141021110F3420.jpg

  李白見到了賀知章,便把自己的詩作奉上,「噫吁戲,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沒過多久,這種奇之又奇的寫法就令賀知章感歎不已。當賀知章把整首詩誦完,睜開眼睛,愈來愈覺得此文妙不可言。「妙哉!妙哉!真是令我大飽耳福啊!真可謂謫仙也!」說罷,解下佩帶在腰間的金龜,叫來小二,用這個金龜換了幾壺酒,要與李白一醉方休。

  賀知章是玄宗身邊的紅人,於是一再提醒玄宗,李白是個人才。玄宗方才驚醒,於是召見李白。一見李白的詩歌果然名不虛傳,又見李白文質彬彬、風度翩翩,更是喜出望外。於是愛才有加,甚至降攆出迎,從轎子上下來,親自把李白接在七寶床(很多寶石雕飾的座位),親自為他調製羹湯。

  後來,玄宗皇帝為了讓李白的詩歌更加精美,於是把楊貴妃請出,並請李白親自賦詩。但見李白酒杯下肚,居然龍飛鳳舞,文不加點,一揮而就,成就了《清平樂》三章: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一枝紅艷露香凝,雲雨巫山枉斷腸。借問寒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桿。這幾首詩的精彩之處在於把牡丹的美麗和楊貴妃的美麗融為一體明為寫花暗為寫人。這時的楊貴妃年方二十四、五,艷麗無比,因此不難想像,李白乍見之下也許會為之傾倒。因此會用盡了溢美之詞來歌頌名花和傾國。玄宗皇帝一見,更是喜不自勝,然後命梨園弟子和以管弦,促龜年作歌。太真妃手持琉璃七寶盞,飲西涼州之葡萄美酒。面帶笑容欣賞歌詞。而玄宗則自調玉笛以和之,並在每一曲的末尾,故意放慢音調以增加音律色彩。從此對李白更是恩寵有加。

  李白是唐朝大詩人,在重視詩歌的國度裡,李白的名聲絕對是一流的。那飽蘸筆墨酣暢淋漓的詩歌讓人油然而生敬意,「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那種想像是天生的,那種狂放不羈,讓人想像成天上的神仙一樣。

  卻說李白受到玉真公主的推薦,玉真公主說李白是個人才,不僅人才出眾,更難得的是早有大名,十幾歲就曾作賦凌相如,宣宗皇帝笑笑,以為這是文人才子的溢美之詞,不過道士吳筠也一再盛讚李白,在此時李白名滿天下,玄宗皇帝決定讓李白來到自己身邊。於是下詔請見李白。

  李白很興奮,除了一首「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還有自己的豪情壯志,一同來到京城。不過,李白一來到京城,就感覺氣氛不對,皇帝並沒有召見自己。此時李白經常流連花間酒肆,不過這時候他結識了一個大詩人,此人名氣很大,又是秘書監,名叫賀知章,當時自號四明狂客,流傳很久的詩作就是「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3-141021110F3420.jpg

  李白見到了賀知章,便把自己的詩作奉上,「噫吁戲,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沒過多久,這種奇之又奇的寫法就令賀知章感歎不已。當賀知章把整首詩誦完,睜開眼睛,愈來愈覺得此文妙不可言。「妙哉!妙哉!真是令我大飽耳福啊!真可謂謫仙也!」說罷,解下佩帶在腰間的金龜,叫來小二,用這個金龜換了幾壺酒,要與李白一醉方休。

  賀知章是玄宗身邊的紅人,於是一再提醒玄宗,李白是個人才。玄宗方才驚醒,於是召見李白。一見李白的詩歌果然名不虛傳,又見李白文質彬彬、風度翩翩,更是喜出望外。於是愛才有加,甚至降攆出迎,從轎子上下來,親自把李白接在七寶床(很多寶石雕飾的座位),親自為他調製羹湯。

  後來,玄宗皇帝為了讓李白的詩歌更加精美,於是把楊貴妃請出,並請李白親自賦詩。但見李白酒杯下肚,居然龍飛鳳舞,文不加點,一揮而就,成就了《清平樂》三章: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台月下逢。一枝紅艷露香凝,雲雨巫山枉斷腸。借問寒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桿。這幾首詩的精彩之處在於把牡丹的美麗和楊貴妃的美麗融為一體明為寫花暗為寫人。這時的楊貴妃年方二十四、五,艷麗無比,因此不難想像,李白乍見之下也許會為之傾倒。因此會用盡了溢美之詞來歌頌名花和傾國。玄宗皇帝一見,更是喜不自勝,然後命梨園弟子和以管弦,促龜年作歌。太真妃手持琉璃七寶盞,飲西涼州之葡萄美酒。面帶笑容欣賞歌詞。而玄宗則自調玉笛以和之,並在每一曲的末尾,故意放慢音調以增加音律色彩。從此對李白更是恩寵有加。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