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寵妃楊玉環為何兩次被唐玄宗攆出宮? | 時光網

 

A-A+

揭秘:寵妃楊玉環為何兩次被唐玄宗攆出宮?

2017年09月25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1 次

  白居易在《長恨歌》中,用「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來形容楊貴妃入宮後,是如何被唐玄宗溺愛專寵的,這也是世人所熟知的唐明皇與楊貴妃「海枯石爛不變心,天長地久不分離」的愛情故事。但在楊玉環受寵期間,有兩次被唐玄宗攆出宮的經歷。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第一次被逐出宮,是楊貴妃因恃寵驕縱,得罪了唐玄宗,被譴歸娘家。《資治通鑒》記載:「妃以妒悍不遜,上怒,命送歸兄銛之第。」楊貴妃此次被攆的罪名是「妒悍不遜」。楊貴妃嫉妒的是誰,又是如何嬌悍不遜的呢?根據唐宣宗大中二年(公元848年)曹鄴所作《梅妃傳》記載,被楊貴妃嫉妒的人就是梅妃。此文亦選入宋代《唐宋傳奇集》。梅妃,姓江,名采蘋,閩中(今福建)莆田人。父江仲遜,世代為醫。江采蘋九歲時,便能誦讀《二南》(周南、召南)。並對父親說:「我雖女子,冀以此為志。」父奇之。開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十二月,唐玄宗最寵愛的武惠妃去世,玄宗心中悲傷,視後宮佳麗皆不入眼,宦官高力士便建議在全國選美。高力士來到閩中,見到了芳齡十五歲的江采蘋,驚為天人。於是,把她帶回宮,獻給了唐玄宗。江采萍不僅容貌美麗,而且溫柔典雅,很快便擄獲了玄宗的心。長安大內、大明、興慶三宮,東都大內、上陽兩宮,有近四萬宮妃,唐玄宗自從得到江采蘋,其餘宮妃皆視如塵土,宮中嬪妃亦自認為不及。江采蘋自小喜愛淡雅,也喜歡同樣淡雅的梅花。玄宗便特地在她居所闌檻栽種了一片梅林,居所闌檻由唐玄宗御書《梅亭》,並暱稱她為「梅妃」。當梅花盛開之時,玄宗便攜梅妃來到這裡,賞花吟詩,恩愛無比。

  後來,由高力士引薦,唐玄宗見到了兒媳楊玉環,便為她的風韻所傾倒,因為二人都擅長音樂,很快成了翁媳同床的知音。唐玄宗在千方百計將楊玉環弄到手之後,便日日與楊貴妃在一起。此時的風流天子並無疏遠梅妃之意,但江、楊二人卻相忌很深,相見時,避路而行。玄宗想使二人和好,比之為舜帝之二妃娥皇、女英。宮中竊議:「廣狹不類,氣度不同,難相容。」楊玉環悍妒卻有急智,而江采蘋性格溫柔和緩,終不能勝,後來竟被楊玉環趕往上陽東宮。

1.jpg

  天寶五年(公元746年)七月,唐玄宗思念梅妃,夜遣小黃門熄滅燭火,黑燈瞎火地悄悄用戲馬(宮中馳戲之馬)載梅妃至翠華西閣,重敘舊愛,梅妃擁著玄宗悲不自勝。既而二人相擁而眠,睡至天大曉。侍御太監驚報:「皇上,貴妃已到閣前,怎麼辦?」玄宗披衣起,抱梅妃藏於夾幕間。楊貴妃隨既至內閣,問:「『梅精』安在?」玄宗道:「在東宮。」貴妃又道:「乞請宣至,今日同浴溫泉。」玄宗道:「此女已被疏退,無需並往。」貴妃語意堅決,力求並往。玄宗左右四顧,默不作答。貴妃大怒,道:「到處一片狼藉,御榻下有婦人鳳鞋,夜間何人為陛下侍寢,歡醉至於日出不視朝?大臣以為是妾身糾纏陛下,請陛下出見群臣說明原由,妾在此閣以候聖駕返回。」玄宗愧疚,無法支吾,索性拽衾復寢,閉目不語。貴妃大吵大鬧,催逼愈甚,玄宗亦動怒,道:「今日朕有疾,不可臨朝。」貴妃怒氣沖沖,轉身走了。玄宗再到夾幕間尋覓梅妃,已不見蹤影,原來已被小黃門送走,並令其徒步歸東宮。玄宗認定此事為小黃門播弄,怒斬之。李隆基畢竟是皇帝,怎能讓貴妃如此吵鬧,如此教訓,一怒之下,便下令「攆回去」。於是,楊貴妃就這樣被攆回了娘家。貴妃一走,唐玄宗突然覺得心中空落落的,很快就後悔了。直到第二天中午,玄宗仍茶飯不思,動輒發怒,鞭撻左右。高力士試探請旨,將貴妃接回宮。先將宮中衣物及米面酒饌百餘車送至楊銛家。當初,楊家三姊及楊銛因貴妃被遣,感到大禍臨頭,相聚痛哭,當御饌兼至,乃稍寬慰。

  為了掩人耳目,不讓皇家糗事外洩,於當天夜晚,打開不常開的安興坊禁門,由高力士用輕車接貴妃,從連接後宮的太華公主院宅而入。第二天一早,唐玄宗在內殿召見楊貴妃,龍顏大悅。貴妃襝衽下拜,涕泣謝罪。午後,玄宗即召梨園弟子,演出雜戲以娛貴妃。並召貴妃三姊一同進食宴樂。越宿,三姊皆封為一品夫人。自是楊貴妃恩遇日深,後宮無得進幸矣。自西閣一幸,梅妃已有幾年沒有見到玄宗了。一日,梅妃仿漢司馬相如《長門賦》自作《樓東賦》,托高力士呈獻玄宗,其賦結尾處為:「思舊歡之莫得,想夢著乎朦隴。度花朝與月夕,羞懶對乎春風。欲相如之奏賦,奈世才之不工。屬愁吟之未盡,已響動乎疏鐘。空長歎而掩袂,躊躇步於樓東。」玄宗見賦,傷感不已。遂取珍珠一斛,令高力士密賜梅妃。梅妃不受,作七絕一首,再托高力士上呈唐玄宗,其詩曰:「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寞。」唐玄宗覽詩,悵然不樂。令樂府譜以新聲彈奏,名為《一斛珠》,自此曲名便有了《一斛珠》。令人感慨的是,梅妃死於其後「安史之亂」攻入長安的亂兵之中。

  天寶九年(公元750年),楊貴妃又一次被遣送回了娘家。這一次又是為了什麼呢?楊貴妃這次被攆的原因,正史皆記載為:「貴妃復忤旨,送歸外第。」楊貴妃忤的是什麼旨呢?《楊太真外傳》記載:「九載二月,上舊置五王帳,長枕大被,與兄弟共處其間。妃子無何竊寧王紫玉笛吹。因此又忤旨,放出。」
天寶九年二月的一天,在唐玄宗和兄弟們及兒子共敘情誼時,楊貴妃偷偷地吹寧王的紫玉笛,被唐玄宗看見了,以忤旨又被送出宮外。有人提出此說不可信,因為玄宗的大哥寧王李憲,於開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十一月十五日去世,至天寶九年,已經死了九年。楊貴妃不可能與死人有染。其實此寧王非彼寧王,這裡的寧王是指李憲的兒子李璡,被嗣為寧王。楊貴妃偷拿寧王的紫玉笛後,把玩許久,也按原調吹弄起來,玄宗聞貴妃笛聲過來,見是寧王之笛,十分惱怒,說貴妃:「此笛寧王吹過,口澤尚存,汝何便吹?」貴妃毫不在意,直至吹完原曲,起座冷笑道:「玉笛非鳳鞋可比,陛下被鳳鞋勾躡,尚擱置不問,奈何責妾?」玄宗乘酒性,勃然道:「汝連日蹇傲,出言不遜,難道朕不能攆汝麼?」貴妃也抗聲道:「儘管攆!儘管攆!」玄宗被逼得無可轉詞,遂著內侍張韜光,將貴妃送至楊國忠府。

2.jpg

  楊貴妃這次被送回娘家,是唐玄宗除了教訓楊貴妃,也是要滅滅楊氏家族的威風,因為此時的楊家已權傾朝野了。這一招果真很靈,楊家人慌了神,可又不好出面求情,而楊貴妃更是終日以淚洗面。因為,這一次唐玄宗並沒有急著把貴妃接回去,而且送走之後就再沒有了消息。楊國忠更害怕失去權勢,便請玄宗寵信的吉溫去做說客。玄宗雖然沒有派人去接楊貴妃,但心中還是很想念的。這時,吉溫來遊說唐玄宗,正中玄宗下懷。唐玄宗立刻派張韜光去看望貴妃,還將自己的御膳分了一半給她。楊貴妃見皇帝派人來看她了,感動地淚流滿面,馬上伏地認錯,還剪下了自己的一縷頭髮,由張韜光帶回宮獻給唐玄宗。玄宗一看到貴妃的青絲,又坐不住了,即派高力士將楊貴妃接回了宮。又加封楊國忠遙領劍南節度使。嗣後,貴妃稍加收斂,更為媚順,故而恩顧經久不衰。唐朝詩人張祜詩云:「梨花深院無人處,閒把寧王玉笛吹」以及《寧王小管》詩云:「金輿還幸無人見,偷把寧王小管吹。」就是諷詠此事的。這就是正史沒有明說的,關於楊貴妃兩次被唐玄宗攆出宮的真相。有人說,楊貴妃一生只是享樂,並未參與政治,不應承擔紅顏禍國的責任。焉知,玩樂奢糜與裙帶關係又何嘗不是勵精圖治與風清氣正的天敵呢?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