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傳奇大案:爆隱私來勒索 不滿上司當眾尿尿? | 時光網

 

A-A+

大唐傳奇大案:爆隱私來勒索 不滿上司當眾尿尿?

2017年09月26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5 次

震動朝野的吳湘大案,起始不過是打秋風而不著?

公元845年,大唐王朝出了一件通天大案——吳湘案。說它通天,倒不是因為牽連人數多,事實上這案子牽連人數極少,最為核心的人物只有一個,那就是當時出任揚州江都縣尉的吳湘。案情也不算特別嚴重,吳湘被人舉報貪污公款,強娶民女。既然案子不大,為什麼就說它通天?

原來,這案子一出來時,是淮南節度使李紳給審理的。李紳本年已經74歲了,也早是名動天下的大人物。現在的小學生都會背的那首《憫農》就是他老人家寫的。字字關情,句句愛民,是首高大上的好詩。只可惜,成名前的李紳心中裝著百姓,發達了之後,心裡裝的可就是上司了。

這案子,一到他手上,他立馬開始審理,一刻不耽誤。他派人抓住吳湘,打入大牢,判處死刑。因為是死刑,必須得經朝廷批准,程序還是得走的。這案子一到中樞,官員們慎之又慎,這可是朝廷命官的案子!稍有政治經驗的人都明白一件案子固然重要,重要的是背後千絲萬縷的背景,誰知道哪一天出來的就是大佬們的人?經過抽絲剝繭地細緻分析,諫官們集休發聲,認為這裡有冤情。御史崔元藻奉武宗之命前往揚州複查,發現吳湘貪污屬實,但款項極少。這罪,按《唐律》第一條第五十條,都只是打板子,重一點就要判刑,但最大的罪不過就是流放二千里,吳湘連流放的等級都不到,更不用說死了。至於強娶民女,根本就是沒有的事。

吳湘不該死,但是李紳最終卻把吳湘給送上了斷頭台。

看李紳年輕時的詩作,人人都能感覺到裡面透露出的愛國愛民之情,何以到了將死之年,還會如此心狠手辣?這裡面自然不是一句嫉惡如仇能說得清的。原來在當朝政黨團體中,李紳屬於李德裕的李黨。一句話,李紳能有今天,全是托李德裕的福,而判吳湘死刑,就是在報他的大恩。

吳湘是牛黨人?不是,其實他本人和李德裕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倒霉催的是因為吳湘是吳武陵的侄子,吳武陵得罪了李德裕!單純來講,也不是吳武陵得罪了李德裕,而是得罪了李德裕他爹和他爺爺。

吳武陵本人性格極端不好,暴躁,輕浮,跟很多達官貴人都有過衝突。說個事證明一下這人的品行。當年李渤出任桂管觀察使,吳武陵當他的副使。按朝廷慣例,副職上任,要舉行一個酒會,由副使拿著箭袋上前。李渤是個不拘小節的人,他在球場設宴,酒喝高了,身邊的婦女們就全都來了。吳武陵本來還想多表演一番,看著看著,不對勁,發現有女人聚在棚上看他,這等侮辱怎麼受得了?於是,他走上高台,盤起腿來,提起裙子就尿了尿。李渤覺得這是對他本人的侮辱,下令要砍了他,幸好校官們認為是酒後氣話,當不得真,押起來就好。真把人給砍了,萬一李大人酒後醒來,朝他們要人,怎麼辦?

這事吧,很能說明問題。吳武陵這事做的有失恰當。長官的確是有失厚道,但當眾尿尿,未免有點過頭。這還是碰上個好心的校官,否則因一泡尿就丟了老命,真的成天大笑話了。

老了老了還這樣做事,年輕時得罪李德裕就不奇怪了。

原來當初吳武陵還是個舉人,他到州長李吉甫(李德裕的父親)那兒去打秋風,不過是想著自己以後飛黃騰達,這會兒向州長要點物質資助。但是李州長對這個毛頭小伙子不以為意,態度上自然就不怎麼的。平心而論,要人家堂堂州長對你一個前途未卜的小子點頭哈腰,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稍有自知之明的人也不會去自討苦吃。可吳武陵膽子奇大,不但去了,還張嘴了。一般人,得不到也就算了,將來再好好努力壓過他的風頭就行了。但是吳武陵,到處搜羅李州長的醜事,搜尋不到,就去找上一輩的事。在他細心尋找之下,竟然發現當年李州長的爹非常落魄時也曾幹過類似的事,那就是晉見名人宋甄,吟詩拍馬,討得一點薄禮。這事對於李州長來說,是有點醜。在知道吳武陵寫成文章後,他找了個人,趁著天黑把吳武陵叫到府衙,送了一大筆錢,希望這事就給抹過去。

這是威脅啊,赤果果的。吳武陵也不怕人後招,還大咧咧地接受了人家的東西。李州長後來官至宰相,在過問最高級別考試時,得知吳武陵也在其中,就想起當年的羞辱。可惜主考官會錯了意,以為領導提的人名就一定是恩人,把吳武陵給錄了進去,等到皇帝派來宦官抄錄名額時,才發現於事無補,李宰相深恨吳武陵這個粗漢上榜,可又無力回天。

堂堂宰相,竟然有把柄捏在人手裡,還白白損失財物,被人給羞辱,這事怎麼能翻過去?所以,吳武陵官運蹭蹬,在所難免。他自己本身還是很有才能的,可是如此輕浮,怎麼會沒有敵人?他自己的官途坎坷,連帶著吳家其他人也跟著倒霉,個個上了李德裕的黑名單。吳家人不犯事還好,一犯事就往死裡整,這不,吳湘就被人拉上前台,往重了判,往死裡揍。

吳武陵打秋風不成,竟然把人家的隱私挖出來進行勒索。固然可惡,但也罪不致死。吳湘有罪,貪污受賄,的確該。但是罪不致死,只可惜,他的叔叔生生壞了他的命。當然,這事也要是看對手的,如果不是李德裕這個下流宰相,他們最多也就是一輩子不順,不至於人頭落地。

或許這也是人情留一線,日後好見面的註解吧?

戲劇性的是,兩年後即公元847年,永寧縣尉吳汝納提出上訴,要求為弟弟洗雪冤屈。新任唐皇帝宣宗的大力參與,最終真相大白,因為李紳已死,只好削奪爵位,判處子孫不得入仕,而罪魁李德裕,直接從太子少保的位置降到潮州司馬,這一鬧劇才得以結束。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