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唐代的“春運價”:走水路半個月約需三五百塊 | 時光網

 

A-A+

解密唐代的“春運價”:走水路半個月約需三五百塊

2017年09月27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在唐朝,若是一個人要回家過年,得是啥價兒?比如,有人要從北京回到石家莊過年,路程以三百公里計算,大概得花多少錢?

  最貴的,要數坐馬車。唐代的標準速度,馬車一天大概走七十里;標準收費,馬負重一百斤,每走一百里,收費是一百文。雖然多數人都不止一百斤,但也相差不遠。而且,長途的路費,若是照每公里的均價,總要比短途便宜一點。這麼算來,要走三百公里的路程,算上中途的休息時間,大概得十來天,路費要六百文。加上這十來天的食宿,起碼得準備一兩銀子,這才算夠。

  唐代的一兩銀子,從購買力上來說,相當於如今的兩千多元。按兩千元計算的話,在唐代,一個身居北京的人,要回到三百公里之外的老家過年,若是全程都坐馬車的話,大概就得相當於如今兩千元的盤纏。

  當然,哪怕對歷史不瞭解的人,看多了影視劇,也知道坐馬車是有錢人的交通方式。所以,若以最高等級的方式來衡量,兩千元也不算是天價。

rdn_54aa51edc96c0.jpg

  而對於多數百姓來說,走水路是比較合算的方式。水路縱橫交錯,無上山下坡之苦,且交通便利,運費便宜。水路按平均速度來算的話,一天也能走五十里左右。這麼一來,從北京回到家裡,需要近半個月,和坐馬車相差不多。而在費用上,儘管無明確數據,但根據相近的例子來推測,若是逆水最多也不超過一百文。當然,若是順水,價錢起碼還能對折。這麼算來,從水路回家過年,路費也就相當於如今的三五百塊。

  參照唐代的工資標準,九品芝麻官這樣最基層的「國家幹部」,月薪不超過半兩銀子。若是要坐馬車回家,恐怕得節衣縮食大半年。年年如此,為了回家過年,都得勒緊褲腰帶過上大半年的苦日子,自然不太現實。若是搭船,區區一兩百文,就輕鬆多了。

  唐代的馬車,是最高等的交通方式,大概相當於如今的飛機了。而坐船,從花費上來說,也就是相當於如今的坐火車,是多數百姓會選擇的較為實惠的出行方式。當然,還有另一種方式,就是搭「11路」公車,走路回家。其實,這種方式也較為普遍,如學子趕考,多數時間就是坐「11路」,偶爾才搭船。所以,若是趕上科舉年,學子們都得提前大半年動身。這麼一來,連船費都可以省了。而根據當時人的記錄,步行的話,平均每天也能走四五十里,其實和坐船的速度是差不多的。

  可見,在唐代,要趕「春運」,方式可多著呢!


  在唐朝,若是一個人要回家過年,得是啥價兒?比如,有人要從北京回到石家莊過年,路程以三百公里計算,大概得花多少錢?

  最貴的,要數坐馬車。唐代的標準速度,馬車一天大概走七十里;標準收費,馬負重一百斤,每走一百里,收費是一百文。雖然多數人都不止一百斤,但也相差不遠。而且,長途的路費,若是照每公里的均價,總要比短途便宜一點。這麼算來,要走三百公里的路程,算上中途的休息時間,大概得十來天,路費要六百文。加上這十來天的食宿,起碼得準備一兩銀子,這才算夠。

  唐代的一兩銀子,從購買力上來說,相當於如今的兩千多元。按兩千元計算的話,在唐代,一個身居北京的人,要回到三百公里之外的老家過年,若是全程都坐馬車的話,大概就得相當於如今兩千元的盤纏。

  當然,哪怕對歷史不瞭解的人,看多了影視劇,也知道坐馬車是有錢人的交通方式。所以,若以最高等級的方式來衡量,兩千元也不算是天價。

rdn_54aa51edc96c0.jpg

  而對於多數百姓來說,走水路是比較合算的方式。水路縱橫交錯,無上山下坡之苦,且交通便利,運費便宜。水路按平均速度來算的話,一天也能走五十里左右。這麼一來,從北京回到家裡,需要近半個月,和坐馬車相差不多。而在費用上,儘管無明確數據,但根據相近的例子來推測,若是逆水最多也不超過一百文。當然,若是順水,價錢起碼還能對折。這麼算來,從水路回家過年,路費也就相當於如今的三五百塊。

  參照唐代的工資標準,九品芝麻官這樣最基層的「國家幹部」,月薪不超過半兩銀子。若是要坐馬車回家,恐怕得節衣縮食大半年。年年如此,為了回家過年,都得勒緊褲腰帶過上大半年的苦日子,自然不太現實。若是搭船,區區一兩百文,就輕鬆多了。

  唐代的馬車,是最高等的交通方式,大概相當於如今的飛機了。而坐船,從花費上來說,也就是相當於如今的坐火車,是多數百姓會選擇的較為實惠的出行方式。當然,還有另一種方式,就是搭「11路」公車,走路回家。其實,這種方式也較為普遍,如學子趕考,多數時間就是坐「11路」,偶爾才搭船。所以,若是趕上科舉年,學子們都得提前大半年動身。這麼一來,連船費都可以省了。而根據當時人的記錄,步行的話,平均每天也能走四五十里,其實和坐船的速度是差不多的。

  可見,在唐代,要趕「春運」,方式可多著呢!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