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文人筆下的唐朝女人趣事之董氏機智避災禍 | 時光網

 

A-A+

唐代文人筆下的唐朝女人趣事之董氏機智避災禍

2017年10月13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7 次

  董氏機智避災禍

  武則天時,太僕卿(九卿之一,管馬政)來俊臣位高權重,深得女皇寵信,朝廷官員們唯唯諾諾,既怕他,又不敢過分親近和疏遠他,因為保不準什麼時候就會得罪了這位以羅織罪名而著稱的酷吏,這位酷虐成性的「弼馬溫」曾經發明了最荒誕最簡單的告密法,即在午門外,用石碑刻上百官姓名,然後投石擊打,哪塊石碑倒下,就依碑索名,讓手下人密告哪位,所以朝廷之上人人自危,這種天怨人怒的過分做法無疑玩火自焚。

  可是當時的林業部部長侯敏卻處處討好,苛意巴結來俊臣,以期借此避禍,他的妻子董氏看在眼裡,急在心頭,這位賢惠而聰明的婦人經常勸告丈夫,老公啊,來俊臣這個人,國賊也,別看他現在得勢,畢竟會兔子尾巴長不了,一旦事洩身敗,做為他的餘黨必定會引來殺身之禍,你可千萬要敬而遠之,不可自陷是非之地。

5.jpg

  枕邊風吹得多了,侯敏一想有道理就逐漸收斂了自己的奉承之心。

6.jpg

    對來俊臣若即若離,這種不鹹不淡的態度惹怒了權傾一時的來大官人,於是侯敏被貶到了涪州(今重慶涪陵)一個叫做武龍的小縣任縣長,巨大的落差讓侯敏立馬就垂頭喪氣了,就想乞求皇帝棄官歸家。

  董氏估摸著這一上訴,必定會惹怒睚眥必報的來俊臣,弄不好連命都保不住,趕緊制止丈夫的魯莽行為,並好言相勸,快走,千萬別再上訴,離開這個險惡之地。

  兩口子曉行夜宿,好不容易趕到涪州,一路上所聞所見讓董氏憂心忡忡的,原想避禍,但涪州武龍也非久留之地,董氏心生一計,到了州府,投具名刺時,故意錯題了一紙文書,州官看完後勃然大怒,他姥姥的,連自己的名帖都題不好,還能當縣官?於是拒不蓋印放行。

  侯敏長歎短吁,鬱悶至極,董氏笑著說,既來之,則安之,權且住下,為何要急著上任呢?這一住就是五十多天,這期間,忠州叛軍攻破了武龍縣城,殺害了原任縣長,並擄掠了其家上百口人,而侯同學全家因為沒有北上而得以保全。

  再後來,來俊臣積禍有餘,終被朝廷下令除死,而所附餘黨盡皆發配嶺南,侯同學又得以免禍,全家過上了安寧小康的幸福生活。

4.jpg

  侯敏的這位妻子著實讓人刮目相看,有能力,有智慧,讓人非常詫異的是董氏的遠見卓識和未卜先知,她能夠通過自己的冷靜觀察和縝密分析,邏輯推斷出合情合理的發展態勢而消災彌禍。

    這樣的賢內助可遇而不可求,婦有時並不以夫榮,而夫有時則以賢內助而幸,並在險惡的政治環境下獨善其身,董氏給現代官場上的太太們上了很好的一課。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