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堪稱一代明君 為何到了晚年卻荒淫無度? | 時光網

 

A-A+

唐太宗堪稱一代明君 為何到了晚年卻荒淫無度?

2017年10月18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4 次

唐太宗李世民始終是皇帝中的楷模,重用賢才,廣施仁政,尤為著名的是善於納諫--這種「從諫如流」的品質,現代高官都不容易具備,何況「家天下」的封建帝王。」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已成為千秋功業的代名詞。李世民,在史冊裡就是光輝燦爛的「正面形象」。「貞觀之治」的強大、繁盛,有口皆碑,有目共睹;可惜,但凡血肉之軀,都有難以逾越的局限性。晚年的李世民一點一點「變壞」了,肉眼凡胎的生物性暴露無疑。

 一、堵上耳朵,踹開諍臣,拎著鞭子辦事兒

《新唐書》《舊唐書》都記載了文德皇后長孫氏,曾怎樣拐彎抹角地哄騙盛怒之下的李世民。因為魏征多嘴多舌,處處制肘,皇帝感到不舒服,甚至在背地裡惱羞成怒,一邊罵街,一邊動了殺機。若非乖巧的文德皇后拽出「明君賢相」的「高帽兒」來拍馬屁,恐怕魏征早就做了刀下鬼了。由此看來,李世民並非心甘情願地「納諫」;骨子裡卻滿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貨色。常說「屁股決定意識」--有什麼地位,就是什麼脾氣。有多大權力,就有多大的獸性。皇帝主宰世間升沉,他們才不願意找幾個自以為是、指手畫腳的「乾爹」供著呢。

李世民身邊能夠直言的大臣不下三十多名,尤其是魏征,先後寫了十多萬字的意見書,涉及事務多達兩百多件。即便如此,仍不免熱臉貼上冷屁股,魏征明顯地覺察到,皇帝變了,「漸惡直言」。貞觀十二年三月,李世民親御兩儀殿,魏征毫不客氣地說:「一二年來,不悅人諫,雖黽勉聽受,而意終不平,諒有難色。」這些話,李世民根本就聽不進去,他變本加厲地以我為中心。他一意孤行,建飛山宮,剛開始就警告群臣:「若不為此,不便我身。」並且為自己狡辯道:「百姓無事則驕逸,勞役則易使。」翻譯過來,無非是說,老百姓都是賤骨頭,應該給老子當牛做馬。這簡直是強盜邏輯,明擺著,叫滿朝文武乖乖地閉嘴。

1.jpg

諫臣劉洎官拜門下省侍中。貞觀十九年,李世民懷疑劉洎背後褒貶自己,便抓了個「謀執朝衡」的罪名,逼劉洎自殺了。

 二、大興土木,窮奢極欲,自己都覺得過分

最耗費民脂民膏的無非兩件事:一是大型土木工程,二是連年戰爭。如果戰爭不可避免,傾舉國之力征討,也沒什麼不合適。但是,大興土木,只為一人聲色犬馬,就屬於貪暴行為了。李世民恰恰樂此不疲。他親自抓基建,在長安、洛陽等地,營造規模宏大的宮殿。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四月,李世民嫌京城悶熱,便在臨潼驪山頂上修築了翠微宮。三個月之後,又指責宮室小氣,辱沒了大唐威儀,便重修了玉華宮。一句話,耗費白銀數以億計。位於東都的「洛陽宮」本是隋煬帝吃喝玩樂的地方,李世民遂接管過來,「營造不已,公私勞費,殆不能堪」,連同「飛山宮」在內的龐大建築群,豪華氣派,極盡奢靡。整座工程,都是黃金白銀乃至能工巧匠的生命堆起來的。

貞觀十六年,唐太宗下詔,明令太子所用之物,其他部門不得限制。口子一開,鼎鐺玉石,暴殄天物的現象越來越嚴重,無上限消費,怎麼能不浪費呢?

這些討人嫌的爛事兒,連李世民自己都覺得過分。648年,即其臨終前一年,他親自為太子李治撰寫了《帝范》十二篇,其中明確寫道:「吾居位以來,不善多矣。錦繡珠玉不絕於前,宮室台榭屢有興作,犬馬鷹隼無遠不致,行遊四方,供頓煩勞,此皆吾之深過也,勿以為是而法之。」顯然,皇帝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他本人可以倒行逆施,對兒子就要說實話了。他希望李治,不要效仿自己,做個賢明的君主,必須有節制、有約束。

 三、貪戀酒色,搜羅美女,連弟妹都不放過

醇酒婦人溫柔鄉--這些人生庸常的快樂,是歷史偉人極少倖免的缺憾。李世民晚年,暴露出了形形色色的動物性,尤其對少女、美色貪得無厭。貞觀十年(636年)六月,年36歲的長孫皇后死了,李世民去了一根「賢內助」,他愈發表現出貪戀酒色的本性。他從來就沒有中斷過搜羅美人,充塞內庭。後來的武則天也是這個時期進宮,當時,小姑娘僅僅14歲,由於貌美乖巧,很快變成了「才人」--皇帝末流的小老婆。為滿足慾望,李世民連弟妹都不放過,弟弟齊王元吉死後,弟妹楊氏迅速成為李世民的枕邊人。廬江王被殺後,他的愛姬也被迫鑽進了皇帝的被窩兒……肆無忌憚的性生活,掏空了皇帝的身體,這加劇了他健康狀況的惡化。

李世民鬧得太出格兒了,遊獵巡幸,花天酒地,坊間民怨漸起。貞觀十五年,羽林軍嘩變,衛兵們「夜射行宮,矢及寢庭者五」,他們天真地希望李世民別再遊幸了。最終,這些衛兵獲「大逆罪」,處死。但是,也能從側面看到,這位著名的貞觀天子,已經墮落到了什麼地步。

 四、干涉史官,沽名釣譽,小老婆都瞧不起

唐朝是修史最活躍的時期,《南史》《北史》《隋書》,相繼完成。李世民太在乎生前身後名了,他不但關心「興替之鑒」,還干涉史官的獨立性。按說,皇帝日常的雞零狗碎都有專人記述,以備將來編入國史。因為婆婆少,沒顧及,這些記錄一般較為客觀。皇帝後妃,誰也不好意思打聽記錄的細節和傾向性,歷來的傳統和潛規則也不允許皇權干涉。李世民偏偏要打破常規,不但過問史官記述的內容,還暗示他們「秉筆直書」。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做法,極為跌份兒。司馬光痛斥這件壞事,他認為,心虛的李世民強索起居注,給唐朝後來的皇帝開了個惡劣的先例。這種舉動,連小老婆武則天都撇嘴。

2.jpg

李世民晚年,醉心於「延年之藥」。每個人都有長生不老的夢想,何況皇帝?可惜,他太虛弱了,病情不斷惡化。649年孟春時節,終於不治身亡,享年52歲。在盛唐的鐘聲裡,一個時代悄然謝幕。

李世民28歲登基,在位23年,文治武功,千古罕有;可惜,晚年壞得太厲害,甚至到了荒淫的境地。當然,這只是偉大人物「灰色的一面」,並不妨礙李世民的賢明、德政,也不會抹殺他的歷史貢獻。人,就是這樣是是非非,一人多面。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