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美女之一的胖妹楊玉環緣何成功PK骨感情敵? | 時光網

 

A-A+

四大美女之一的胖妹楊玉環緣何成功PK骨感情敵?

2017年10月23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4 次

  有意思的是,中國人向來喜歡排資論輩。即便在古代美人的評選活動中,往往也憑證年紀資歷,排出了子丑寅卯。如此一來,最後登場的,有著「羞花」雅名的楊玉環,雖然名頭響亮,貴為貴妃,但因為爹媽的不爭氣,竟晚生了數百上千年,終究還是排在了老末。當然,我們的楊玉環同學,不僅在年紀上輸在了起跑線,而且在出身上,也絲毫討不到便宜。我們不妨翻出其他三位美人的舊賬,發現她們終究出身平民人家,而我們的楊玉環,卻是地地道道的白富美,她的老爹楊玄琰,官蜀州司戶,為七品刺史衙吏,至於祖上,更是不得了,至少有八代人,都是當時朝廷的高級官僚。按理說,家世顯赫,美女評選上應該討得便宜,可是,手握投票器的老百姓們,不吃這套。

  除卻年紀、家世上不佔優勢,我們玉環妹妹的上位之路,也頗為尷尬。原來,她先為壽王李瑁的王妃,本在床上已經拉好了陣仗,準備了廝殺的架勢。未想當時的公公唐玄宗李隆基,不知為何,竟動了心思,搞了一個選美。選美也就罷了,還別出心裁地搞了一個規矩:不設門檻。也就是說,無論你的國籍、膚色、政治背景、婚戀狀況甚至性別,只要一入當朝皇帝的法眼,立馬開啟「綠色通道」,直接空調入宮。不用說,我們天生尤物的玉環妹妹,被公爹給盯梢上了。於是,這位美人,才下了熱騰騰的被窩,又被裹了錦繡被囊,直接送上了另一張著急的大床。

  不說昭君,為了雙邊外交關係長治久安,終將纖纖身軀,拋入荒涼蠻夷之地,即便西施、貂蟬,盡施美色,在床上挑落夫差、董卓,雖是難說光彩,但卻也可稱「捨身取義」,肩負了為國為民的氣度。而玉環妹子倒好,藉著幾分姿色,在李氏父子的床上,蹦來跳去,掀起後宮波瀾,惹了不少是非,名聲自然不比前輩。如此幾個因素,一個糅合,楊玉環自然在四大美人的末席,安心落定了。

2.jpg

  雖然比不上幾位前輩姐姐,但楊玉環坐穩唐朝第一美女的寶座,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譬如:樂天派掌門人白居易,稱其「天生麗質、膚若凝脂」;浪漫主義詩人杜牧,即便見慣了風月場面,但翻開了楊玉環「個人空間」裡的老照片,也不禁驚呼「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就連苦情派詩人杜甫同志,也直歎「明眸皓齒」。當然,唐朝文藝界的老大,意見領袖李太白,因和楊玉環有了一面之緣,悸動的心終究停不下來,在FaceBook、推特等具有國際范的社交網路上,更做了「名花傾國」的肉麻比喻。

  不過,如今的玉環妹妹時常被時人提及,倒不是因為生得如何驚艷,而是她「負責」了胖。如今一些瘦不下來或者仍在胖的路上的女人們,遇到別人揶揄時,總是不約而同地搬出玉環妹妹,直呼自己生不逢時。誠然,唐朝大抵是崇尚女性圓潤豐滿的體態,可是,我們玉環同學,卻是胖的離譜。當然,因為自己胖,終於也落下心病。一向喜歡拍楊美人馬屁的李白,卻不懂女人心思,偏偏在FaceBook上寫了「借問漢宮誰得似,
可憐飛燕倚新妝」,本想著討個歡心,未想卻實實在在地戳了玉環的痛處。

  這趙飛燕是誰,可是漢朝瘦到極致的女人。「身輕如燕」這個典故,就是出自伊人。在胖子面前說瘦人,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嘛。於是,玉環「投桃報李」,跑到老床友李隆基面前,告了一個黑狀,說李白這人太不懂事了,拿自己和趙飛燕比,趙飛燕是誰,可是副淫亂宮闈的不詳皮囊啊,這不是暗諷皇上你昏庸無道嗎?如此一番攪局,李白「跑官」之路,終於畫上了句話,捲鋪蓋走人之時,還耍了一通文人的脾氣,氣呼呼地拋出了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從此,玉環太白是路人。

  既然自己胖,自然見不得別人瘦。趙飛燕雖瘦得精緻,但也是前朝之人,玉環生生悶氣也就罷了。可若是同朝之人,恐怕小鞋就難免了,譬如,梅妃就是其中受累的一位。根據宋人《梅妃傳》記載:梅妃,本名江采萍,福建莆田人。相傳,當年唐玄宗全國海選美女,「星探」高力士在福建分賽區,遇見到了江采萍,一時驚為天人(高力士雖為閹人,可審美器官一點也沒有被閹割)。於是,把她帶回宮,獻給了唐玄宗,討了一份好禮。而我們的江采萍,不僅容貌美麗、溫柔典雅,更有著南方人的嬌小玲瓏,加之偏好淡雅梅花,時而詠上幾分詩詞情調。如此小鳥依人的文藝范,擄獲唐玄宗的心自然不是問題。為討美人芳心,唐玄宗給她封了一個雅名「梅妃」,並在後宮好好地環保了一把,為美人栽種了一片梅林。春寒料峭,梅花盛開之時,唐玄宗總會整齊了衣冠,邀愛人於此,賞花吟詩,溢了一池的文藝調。

  有意思的是,這樣一位素雅清高的文藝女青年,卻對床上「學妹」的楊玉環十分不待見(論床齡,算來梅妃年長)。當然,楊玉環同學也不是省油的燈,於是又一番「投桃報李」,一時間宮中勢如水火。此前已經提及,楊玉環白富美出身,文化修養不比梅妃遜色太多,加之精通音律,擅歌舞,善彈琵琶。此時的李隆基,已近暮年,成天陪著梅妃喝咖啡,看花飛花落,文藝腔調裡難免透著晚景風涼。而楊玉環的活力,卻讓李隆基在暮年光景裡尋見了第二春。老樹開花,哪個男人不是夢寐,終於,老傢伙欲罷不能了。

3.jpg

  在對的時光遇見對的人,楊玉環自然春風得意。而槓桿的另一邊,梅妃漸漸勢弱。為了排解心中鬱悶,梅妃在自己的「微博」裡含沙射影地寫道:肥婢就是矯情。被別人揭了瘡疤的,而且這人還是情敵,玉環妹妹終於怒了。於是,我們的楊玉環,抖著一身肥肉,跑到唐玄宗的床前,扔了一道單項選擇題:梅妃OR玉環,有她無我!這不是無理取鬧嘛,唐玄宗沉下臉來,道,我褲子都脫了,你給我看這個。

  面對不依不饒的玉環,唐玄宗終於擺出皇帝的威嚴,放下狠話,你在外面這麼拽,你媽媽知道嗎?而我們的玉環,也是倔強,竟當真捲起了鋪蓋,回了娘家。這個回合,似乎梅妃勝了。不過,女人的勝算,終究男人說的算。而李隆基這個老男人,經歷了玉環妹妹的豐乳肥臀,對梅妃那副骨感的「飛機場」,卻再也提不起興致了。每每夜深之時,總惦記著玉環那傲然的胸姿,如此幾個寂寞的夜,李隆基終於捺不住了,給玉環發了一條「微信」:褲子脫了,可以穿上,可若失去了你,脫了褲子,胯下卻是涼風一片。不用說,玉環「凱旋」回宮了,而梅妃,自然被打發到了冷宮,索性做起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孤單女文青。

  行文最後,不妨八卦一番玉環的「羞花」傳說。相傳,美人初入宮時,尋了清風拂面的時節,邀了幾個宮女,一道在宮苑裡賞花。雅興之間,無意碰了身邊花草,可這花草,卻像是邀約好了,收起了盛開的燦漫。宮女們看這陣勢,相視一笑,紛紛拍起這位皇上身邊新紅人的馬屁,直誇玉環的美貌,連花草見了,也自慚形穢,羞得抬不起頭來。其間有個機靈的,索性發了「微博」,於是就流傳至今。

  可是,花兒真會通了靈氣,遇見美人模樣,自愧姿色不如?可若是細細琢磨個中味道,卻會發現其實另有端倪。原來,楊玉環本就體肥,肥者多脂,難免體臭。泡花粉浴,恰能消減體臭的影響。因此,在諸多文藝作品裡,我們的玉環妹妹不是在洗澡,就是在去洗澡的路上(譬如,文藝界一直有著貴妃出浴的典故)。因此,還原當時情景大致是這樣:玉環邀約小夥伴宮中賞花,興致高起,自然微熱,不覺腋下汗出,忽然風起,迎著花面撲來,皇宮花朵大多嬌貴,忽然沒頭沒腦地來了一陣惡臭,經不起折騰,全謝了。如此思來,所謂「羞花」,其實,這花是被熏死的,不是嗎?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