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於叫板皇上寵妃的女人:與楊玉環比美 | 時光網

 

A-A+

敢於叫板皇上寵妃的女人:與楊玉環比美

2018年02月07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2 次

  李唐家的女人,貴妃楊氏玉環最美。

  《舊唐書》:楊貴妃「姿質豐艷」;

  《新唐書》:楊貴妃「姿質天挺」;

  唐傳奇《長恨傳》用了小說的筆法,對楊貴妃作了稍稍具體的描摹:貴妃「鬢髮膩理,纖穠中度,舉止閒冶。」

  總之,楊貴妃冠代絕世,天下無雙。

  偏有人不服,要跟貴妃比個高下。這位膽大自負的女子有自己的見地,她認為女人論誰真美,得看不施粉黛的素顏,化上濃妝的,那美是要打折扣的。

  何人如此狂妄,敢跟大唐皇帝的寵妃較勁?不是別人,是楊玉環的三姐楊玉瑤。

  玄宗李隆基寵楊貴妃,發現她姐妹幾個個個貌美如花,一起召進京城,賜以豪宅,各有封號,統統稱之為姨。其中的三姨虢國夫人楊玉瑤,姿色不讓其妹。

  《楊太真外傳》裡說,楊玉環「有姊三人,皆豐碩修整。」打這兒不難看出,「豐挺飽滿」是楊氏姐妹的共同之美,在這一塊兒姐們幾個難分伯仲。何處見高下呢?三姨虢國夫人就想讓聖上見個高下,見識一下其實她比她貴妃的妹妹更美更撩人也更貨真價實。

  這位三姨,膚嫩體酥,花容嬌顏,連李隆基這情場高手,也看不出她曾結過婚,嫁過人。借妹妹的光,得以陪伴君王嬉戲,對楊玉瑤來說,可謂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在陪駕宴遊樂舞的脂粉堆裡,那個最活潑張揚扎眼的,必定是三姨。

  女人的妒心是與生俱來的,哪怕是自己的同胞姐妹。間天圍著君王轉,又那麼好自我表現,玉環對姐姐也起了戒心。三姨呢,不理妹妹那個茬,反倒從心底裡小瞧了妹妹。心想,你也就是早於我得了天子的寵,若是姐姐我早你一日得見天顏,興許貴妃的名頭如今就是我的了。

  姐妹暗中較上了勁,玉環倒沒什麼,玉瑤這邊竟不惜使出了撒手鑭。大家——宮中對唐玄宗的稱呼——也是沒見過世面,讓你見識見識誰才是真正的美人。此後玉瑤入宮伴君,「不施妝粉,自炫美艷,常素面朝天」。那意思分明是,環兒你有本事環兒也褪去粉妝,清湯白水讓皇上看看咱姐倆到底誰長得好看?!

  楊玉瑤和李隆基有沒有染,正史裡當然不可能有記載,後人卻無意間在唐人的一首詩裡,發現了一點端倪。詩是這樣寫的:「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上馬入宮門。卻嫌脂粉涴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天一麻明就能入宮見駕,這身份之特殊,不能不引人聯想;正常見駕就見駕吧,卻格外要顯擺自己的天然美艷,生怕脂粉遮掩了自己的天生麗質,索性素顏面君。

  李唐家的女人,貴妃楊氏玉環最美。

  《舊唐書》:楊貴妃「姿質豐艷」;

  《新唐書》:楊貴妃「姿質天挺」;

  唐傳奇《長恨傳》用了小說的筆法,對楊貴妃作了稍稍具體的描摹:貴妃「鬢髮膩理,纖穠中度,舉止閒冶。」

  總之,楊貴妃冠代絕世,天下無雙。

  偏有人不服,要跟貴妃比個高下。這位膽大自負的女子有自己的見地,她認為女人論誰真美,得看不施粉黛的素顏,化上濃妝的,那美是要打折扣的。

  何人如此狂妄,敢跟大唐皇帝的寵妃較勁?不是別人,是楊玉環的三姐楊玉瑤。

  玄宗李隆基寵楊貴妃,發現她姐妹幾個個個貌美如花,一起召進京城,賜以豪宅,各有封號,統統稱之為姨。其中的三姨虢國夫人楊玉瑤,姿色不讓其妹。

  《楊太真外傳》裡說,楊玉環「有姊三人,皆豐碩修整。」打這兒不難看出,「豐挺飽滿」是楊氏姐妹的共同之美,在這一塊兒姐們幾個難分伯仲。何處見高下呢?三姨虢國夫人就想讓聖上見個高下,見識一下其實她比她貴妃的妹妹更美更撩人也更貨真價實。

  這位三姨,膚嫩體酥,花容嬌顏,連李隆基這情場高手,也看不出她曾結過婚,嫁過人。借妹妹的光,得以陪伴君王嬉戲,對楊玉瑤來說,可謂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在陪駕宴遊樂舞的脂粉堆裡,那個最活潑張揚扎眼的,必定是三姨。

  女人的妒心是與生俱來的,哪怕是自己的同胞姐妹。間天圍著君王轉,又那麼好自我表現,玉環對姐姐也起了戒心。三姨呢,不理妹妹那個茬,反倒從心底裡小瞧了妹妹。心想,你也就是早於我得了天子的寵,若是姐姐我早你一日得見天顏,興許貴妃的名頭如今就是我的了。

  姐妹暗中較上了勁,玉環倒沒什麼,玉瑤這邊竟不惜使出了撒手鑭。大家——宮中對唐玄宗的稱呼——也是沒見過世面,讓你見識見識誰才是真正的美人。此後玉瑤入宮伴君,「不施妝粉,自炫美艷,常素面朝天」。那意思分明是,環兒你有本事環兒也褪去粉妝,清湯白水讓皇上看看咱姐倆到底誰長得好看?!

  楊玉瑤和李隆基有沒有染,正史裡當然不可能有記載,後人卻無意間在唐人的一首詩裡,發現了一點端倪。詩是這樣寫的:「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上馬入宮門。卻嫌脂粉涴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天一麻明就能入宮見駕,這身份之特殊,不能不引人聯想;正常見駕就見駕吧,卻格外要顯擺自己的天然美艷,生怕脂粉遮掩了自己的天生麗質,索性素顏面君。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