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真實的唐朝:其興也生機勃勃其亡也不堪入目 | 時光網

 

A-A+

歷史上真實的唐朝:其興也生機勃勃其亡也不堪入目

2018年02月07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2 次

  如果說對外用兵「黷武」,導致了本國內部變亂並無法控制,最終招致國家政權垮掉的,隋朝應該算得上。隋朝本是個富裕強大的統一國家,即便是隋煬帝奢靡,不愛惜民力,修建大運河什麼的,雖說是天下百姓有怨言,但還並未達到令全天下造反的地步(不過也快到尺度了)。可偏偏是隋煬帝去征伐高句麗,一舉動用了百萬大軍,導致天下疲敝;觸破了國力民心能承受的底線;最終是天下大亂,群雄並起。等權臣宇文氏殺掉隋煬帝時,隋朝這艘龐大巨艦就徹底沉沒了;就徹底成歷史了。因此說「黷武」導致亡國,這個帽子給隋朝不算過分。

  而唐朝與隋朝不同。在唐朝強盛時期,與周邊的一圈國家、政權先後都打過仗,而且是勝利居多。這些勝利也不能說是「黷武」——就像北征突厥、攻滅高句麗、大敗倭寇等戰爭或戰役,都為國家帶來了相當時間的長治久安。即使是唐軍曾敗於北方契丹、敗於南詔、在阿富汗敗於阿拉伯帝國軍隊,但這些失敗也並未從根本上動搖唐帝國的國本。而堡壘恰恰是從內部攻破的。個人歸納,唐朝由盛而衰直至滅亡,最根本原因是三條:一,內輕外重,地方節度使權力過大(軍權、行政權、財權都可以染指),完全具有與中央叫板的潛在能力;中央與地方關係失衡,中央集權可怕的衰落。最後安祿山捅破了這層窗戶紙,率先打開了潘渡娜的盒子。

  長達八年的安史之亂,給唐朝的國家建設發展和社會生產力、綜合國力帶來了難以估量的大破壞(美國要是打上八年內戰也一樣殘廢)。唐朝的「國際地位」與曾經的不可侵犯的中央之國的形象、實力,大打折扣。但說國家經濟水平,在安史之亂後就再也未能恢復到內部統一時的從前(平定了叛亂,地方割據也可怕的開始了)。為了打敗叛軍,唐朝甚至向回紇、大食(阿拉伯)借兵;人家又提條件;為了答應這些苛刻條件,唐朝廷無奈都做出過這樣的心疼不已的事情:允諾回紇與大食軍,待將叛軍擊敗、趕出關中一帶之時,在長安一帶自由劫掠。因為當時危若累卵的朝廷已經沒什麼好處給人家了;另外更怕回紇、大食軍變成跟叛軍一樣的侵略勢力,來瓜分國土。——那時刻的唐朝,真是慘到家了。好在回紇、大食當時還沒有聯合安祿山史思明共同對付大唐的意思,就是有,也是沒全力付諸實施而已(幸虧有個僕固懷恩)。據說是這些外借來的軍隊趕走叛軍後,發現長安根本就沒什麼東西可劫掠;一怒之下,放火徹底燒燬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長安城。——由此可見,當時危難中的大唐,窩囊窘迫到何種地步。後來北方契丹開始悄悄養壯;西方吐蕃勢力又興起,並奪走了大唐西北一帶的很多領土。總之,八年的安史之亂是大唐由盛轉衰的第一個可怕推手,直接把大唐這艘曾經世界耀眼的霸王巨艦打成了一艘千瘡百孔的破船。而安祿山能夠為禍天下,背後的原因正是大唐的制度,為地方藩鎮做大,客觀上提供了有效的平台。

2.jpg

  二,地方藩鎮割據勢力興起,不服從中央管轄;朝內宦官勢力興起,把持軍權、朝政;這兩樣交織在一起,導致皇權繼續衰落。理論上有作為有鐵腕的皇帝可以改變這種局面(如唐憲宗),可是這樣的時勢和現狀,那得需要什麼樣的英主外加什麼樣的客觀條件才能徹底改變?理論歸理論,實際歸實際,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何況李世民那樣的君主唐朝後世根本就沒出現。安史之亂後的大唐未能像東漢立國時一樣,在多年戰亂之後中興,來一個大治,續寫大漢帝國的輝煌。相反,安史之亂帶來了類似東漢末期三國之前的可怕負效應:藩鎮各自擁兵自重,拒向中央繳納稅賦;藩鎮之間互相兼併攻殺。中央被架空了;已經無法實行中央集權。地方的大小藩鎮諸侯,已經看透了中央政權的虛弱。不臣之心各自彰顯無遺。大唐有國號之名,卻無統一之實。國家內部實際上已經走向分裂狀態。而且是一直到滅亡!東漢末,董卓謀逆;而天下各諸侯借討伐董卓之機暗自養壯;到了最後,扳倒了一個董卓,結果是蹦出來了多少個新的董卓。這一幕,可怕的輪迴到唐朝頭上。——一個內部不能統一的國家,軍閥混戰不斷,而且終不得根本扭轉;何談重新建設與發展?無法建設發展還談何重新強大?大唐在安史之亂後最終未能像東漢初期那樣中興,而是直接重蹈了東漢末期的覆轍,原因就在於此。越南,就是在國家這種狀態下陰謀獨立出去的。中國曾經的交州,現在變成了河內。——言歸正題。為了制衡武將的權力,防止再出現新版的安祿山,皇帝無奈開始任用宦官。宦官把持中樞、干預朝政,與武將軍人爭奪權力,與文官爭奪權力,可怕的形成了宦官集團。貽害非淺!最終連皇帝自己都無奈進去了。皇權更加一步步被利用、扭曲、架空。發展到後來,宦官可以陰謀廢立幼主。連皇帝自身都成了傀儡,還何談督率文武百官建設國家?還談什麼中央集權呢?——這第二條,是唐朝在安史之亂後終未能真正復興、實現大治的原因。而且我認為這條原因之危害,可以說比第一條還大!

  三,大家都知道,就是黃巢起義。這個起義將唐朝這個本已虛弱的病夫,本已破爛不堪的破船,又給了最後致命一擊。起義的原因就不用多說了。一個內部混戰不止、中央政權衰落、不能統一的國家,誰來管你底層老百姓死活呢?階級矛盾能不爆發嗎?黃巢起義規模範圍之巨大,不亞於明末的李自成張獻忠。就是明朝末期這一個統一的國家都被農民起義要了命,何況是本已內部分裂、中央積弱不振的病入膏肓的晚唐呢?隨著朱溫殺向晚唐幼主的最後一刀,唐朝終於907年滅亡了。

  唐朝唐朝,其興也生機勃勃,其亡也不堪入目。——中國歷代王朝,誰都沒能跳出這個圈。


  如果說對外用兵「黷武」,導致了本國內部變亂並無法控制,最終招致國家政權垮掉的,隋朝應該算得上。隋朝本是個富裕強大的統一國家,即便是隋煬帝奢靡,不愛惜民力,修建大運河什麼的,雖說是天下百姓有怨言,但還並未達到令全天下造反的地步(不過也快到尺度了)。可偏偏是隋煬帝去征伐高句麗,一舉動用了百萬大軍,導致天下疲敝;觸破了國力民心能承受的底線;最終是天下大亂,群雄並起。等權臣宇文氏殺掉隋煬帝時,隋朝這艘龐大巨艦就徹底沉沒了;就徹底成歷史了。因此說「黷武」導致亡國,這個帽子給隋朝不算過分。

  而唐朝與隋朝不同。在唐朝強盛時期,與周邊的一圈國家、政權先後都打過仗,而且是勝利居多。這些勝利也不能說是「黷武」——就像北征突厥、攻滅高句麗、大敗倭寇等戰爭或戰役,都為國家帶來了相當時間的長治久安。即使是唐軍曾敗於北方契丹、敗於南詔、在阿富汗敗於阿拉伯帝國軍隊,但這些失敗也並未從根本上動搖唐帝國的國本。而堡壘恰恰是從內部攻破的。個人歸納,唐朝由盛而衰直至滅亡,最根本原因是三條:一,內輕外重,地方節度使權力過大(軍權、行政權、財權都可以染指),完全具有與中央叫板的潛在能力;中央與地方關係失衡,中央集權可怕的衰落。最後安祿山捅破了這層窗戶紙,率先打開了潘渡娜的盒子。

  長達八年的安史之亂,給唐朝的國家建設發展和社會生產力、綜合國力帶來了難以估量的大破壞(美國要是打上八年內戰也一樣殘廢)。唐朝的「國際地位」與曾經的不可侵犯的中央之國的形象、實力,大打折扣。但說國家經濟水平,在安史之亂後就再也未能恢復到內部統一時的從前(平定了叛亂,地方割據也可怕的開始了)。為了打敗叛軍,唐朝甚至向回紇、大食(阿拉伯)借兵;人家又提條件;為了答應這些苛刻條件,唐朝廷無奈都做出過這樣的心疼不已的事情:允諾回紇與大食軍,待將叛軍擊敗、趕出關中一帶之時,在長安一帶自由劫掠。因為當時危若累卵的朝廷已經沒什麼好處給人家了;另外更怕回紇、大食軍變成跟叛軍一樣的侵略勢力,來瓜分國土。——那時刻的唐朝,真是慘到家了。好在回紇、大食當時還沒有聯合安祿山史思明共同對付大唐的意思,就是有,也是沒全力付諸實施而已(幸虧有個僕固懷恩)。據說是這些外借來的軍隊趕走叛軍後,發現長安根本就沒什麼東西可劫掠;一怒之下,放火徹底燒燬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長安城。——由此可見,當時危難中的大唐,窩囊窘迫到何種地步。後來北方契丹開始悄悄養壯;西方吐蕃勢力又興起,並奪走了大唐西北一帶的很多領土。總之,八年的安史之亂是大唐由盛轉衰的第一個可怕推手,直接把大唐這艘曾經世界耀眼的霸王巨艦打成了一艘千瘡百孔的破船。而安祿山能夠為禍天下,背後的原因正是大唐的制度,為地方藩鎮做大,客觀上提供了有效的平台。

2.jpg

  二,地方藩鎮割據勢力興起,不服從中央管轄;朝內宦官勢力興起,把持軍權、朝政;這兩樣交織在一起,導致皇權繼續衰落。理論上有作為有鐵腕的皇帝可以改變這種局面(如唐憲宗),可是這樣的時勢和現狀,那得需要什麼樣的英主外加什麼樣的客觀條件才能徹底改變?理論歸理論,實際歸實際,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何況李世民那樣的君主唐朝後世根本就沒出現。安史之亂後的大唐未能像東漢立國時一樣,在多年戰亂之後中興,來一個大治,續寫大漢帝國的輝煌。相反,安史之亂帶來了類似東漢末期三國之前的可怕負效應:藩鎮各自擁兵自重,拒向中央繳納稅賦;藩鎮之間互相兼併攻殺。中央被架空了;已經無法實行中央集權。地方的大小藩鎮諸侯,已經看透了中央政權的虛弱。不臣之心各自彰顯無遺。大唐有國號之名,卻無統一之實。國家內部實際上已經走向分裂狀態。而且是一直到滅亡!東漢末,董卓謀逆;而天下各諸侯借討伐董卓之機暗自養壯;到了最後,扳倒了一個董卓,結果是蹦出來了多少個新的董卓。這一幕,可怕的輪迴到唐朝頭上。——一個內部不能統一的國家,軍閥混戰不斷,而且終不得根本扭轉;何談重新建設與發展?無法建設發展還談何重新強大?大唐在安史之亂後最終未能像東漢初期那樣中興,而是直接重蹈了東漢末期的覆轍,原因就在於此。越南,就是在國家這種狀態下陰謀獨立出去的。中國曾經的交州,現在變成了河內。——言歸正題。為了制衡武將的權力,防止再出現新版的安祿山,皇帝無奈開始任用宦官。宦官把持中樞、干預朝政,與武將軍人爭奪權力,與文官爭奪權力,可怕的形成了宦官集團。貽害非淺!最終連皇帝自己都無奈進去了。皇權更加一步步被利用、扭曲、架空。發展到後來,宦官可以陰謀廢立幼主。連皇帝自身都成了傀儡,還何談督率文武百官建設國家?還談什麼中央集權呢?——這第二條,是唐朝在安史之亂後終未能真正復興、實現大治的原因。而且我認為這條原因之危害,可以說比第一條還大!

  三,大家都知道,就是黃巢起義。這個起義將唐朝這個本已虛弱的病夫,本已破爛不堪的破船,又給了最後致命一擊。起義的原因就不用多說了。一個內部混戰不止、中央政權衰落、不能統一的國家,誰來管你底層老百姓死活呢?階級矛盾能不爆發嗎?黃巢起義規模範圍之巨大,不亞於明末的李自成張獻忠。就是明朝末期這一個統一的國家都被農民起義要了命,何況是本已內部分裂、中央積弱不振的病入膏肓的晚唐呢?隨著朱溫殺向晚唐幼主的最後一刀,唐朝終於907年滅亡了。

  唐朝唐朝,其興也生機勃勃,其亡也不堪入目。——中國歷代王朝,誰都沒能跳出這個圈。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