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傭書業繁榮於隋唐:女抄書家吳綵鸞名氣大 | 時光網

 

A-A+

古代傭書業繁榮於隋唐:女抄書家吳綵鸞名氣大

2018年02月09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印刷術產生之前,書籍一直是由人手工抄寫並在社會上流傳的,在古代,人們把抄書稱為「傭書」,它是一種行業,也是我國古代兼具圖書流通、傳播和圖書複製功能的獨特文化活動。擔負書籍抄寫活動的人叫「傭書人」,也稱「書人」「書手」「書工」「經生」等。

  傭書業產生於兩漢時期,發展於魏晉南北朝,繁榮於隋唐。雖說傭書是一種抄寫複製行為,但並不是所有的抄寫複製都是傭書。比如,讀書人看到好書自己手抄以及官府的專職抄寫人員從事抄寫工作都不算傭書。傭書具有以下特點:首先,傭書者複製文本是聽命於僱主的要求,其目的在於得到報酬;其次,傭書是一種個人行為,傭書者並不隸屬於某個機構,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自由職業者」。

  在古代的傭書者中有專業抄書的匠人,文化不高,識字不多,但善於抄寫,而從事這一行的,更多的是貧寒的文人。史書記載,東漢人班超早年「家貧,常為官傭書以供養(母親)」;漢末名士王溥由於「家貧不得仕,乃挾竹簡,插筆於洛陽市肆傭書」;而三國吳國人闞澤「居貧無資,常為人傭書,以供紙筆」,意思是受官府或豪富人家的僱傭而抄書。

W020150227411255808343.jpg

  至魏晉南北朝時期,傭書業已非常紅火,《北齊書·祖珽傳》記載:「州客至,請賣《華林遍略》,文襄多集書人,一日一夜寫畢,退其本,曰:『不須也』。」《華林遍略》是蕭梁時期編輯的一部700卷的大部頭類書,能在一天之間抄完這部卷帙浩繁的書籍,是需要大量傭書人的,這說明當時社會上傭書人眾多,而且比較容易招雇,傭書業也很有市場。

  傭書的報酬早期史籍無明確記載,但從那時傭書可以「養親」「自給」「以供紙筆」這些記載可知報酬一般不高。至唐代,以抄書為業者的工價為:
每抄寫一卷五千至一萬字的書付錢1000文。白居易有一首詩說:「東鄰有富翁,藏貨遍五都。東京收粟帛,西市鬻金珠。朝營暮計算,晝夜不安居。西捨有貧者,匹婦配匹夫。布裙行賃舂,短褐坐傭書。以此求口食,一飽欣有餘。貴賤與貧富,高下雖有殊。」說的是傭書業中的貧者僅夠溫飽,可見唐代社會傭書者生活並不富裕。當然,傭書者中偶爾也有報酬較高的,比如北魏人劉芳「常為諸僧傭寫經論,筆跡稱善,卷直以一縑,歲中能入百餘匹。如此數十年,賴以頗振。由是與德學大僧,頗有往還」——因為書法特別好,即便價格不菲,劉芳依舊「很搶手」。

  此外,唐代有一名傳奇的女性抄書家名叫吳綵鸞,她的作品字體遒麗、筆法純熟,書寫極速且精,在傭書業內名氣很大,她本人在文學、繪畫方面也頗有建樹,是古代著名才女之一。吳綵鸞抄寫的最著名的作品是《唐韻》,另有《廣韻》《玉篇》《法苑珠林》等。清代文人葉德輝《書林清話》記載,清代御府藏有吳綵鸞所抄之本《唐韻》,極為珍貴。

  印刷術產生之前,書籍一直是由人手工抄寫並在社會上流傳的,在古代,人們把抄書稱為「傭書」,它是一種行業,也是我國古代兼具圖書流通、傳播和圖書複製功能的獨特文化活動。擔負書籍抄寫活動的人叫「傭書人」,也稱「書人」「書手」「書工」「經生」等。

  傭書業產生於兩漢時期,發展於魏晉南北朝,繁榮於隋唐。雖說傭書是一種抄寫複製行為,但並不是所有的抄寫複製都是傭書。比如,讀書人看到好書自己手抄以及官府的專職抄寫人員從事抄寫工作都不算傭書。傭書具有以下特點:首先,傭書者複製文本是聽命於僱主的要求,其目的在於得到報酬;其次,傭書是一種個人行為,傭書者並不隸屬於某個機構,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自由職業者」。

  在古代的傭書者中有專業抄書的匠人,文化不高,識字不多,但善於抄寫,而從事這一行的,更多的是貧寒的文人。史書記載,東漢人班超早年「家貧,常為官傭書以供養(母親)」;漢末名士王溥由於「家貧不得仕,乃挾竹簡,插筆於洛陽市肆傭書」;而三國吳國人闞澤「居貧無資,常為人傭書,以供紙筆」,意思是受官府或豪富人家的僱傭而抄書。

W020150227411255808343.jpg

  至魏晉南北朝時期,傭書業已非常紅火,《北齊書·祖珽傳》記載:「州客至,請賣《華林遍略》,文襄多集書人,一日一夜寫畢,退其本,曰:『不須也』。」《華林遍略》是蕭梁時期編輯的一部700卷的大部頭類書,能在一天之間抄完這部卷帙浩繁的書籍,是需要大量傭書人的,這說明當時社會上傭書人眾多,而且比較容易招雇,傭書業也很有市場。

  傭書的報酬早期史籍無明確記載,但從那時傭書可以「養親」「自給」「以供紙筆」這些記載可知報酬一般不高。至唐代,以抄書為業者的工價為:
每抄寫一卷五千至一萬字的書付錢1000文。白居易有一首詩說:「東鄰有富翁,藏貨遍五都。東京收粟帛,西市鬻金珠。朝營暮計算,晝夜不安居。西捨有貧者,匹婦配匹夫。布裙行賃舂,短褐坐傭書。以此求口食,一飽欣有餘。貴賤與貧富,高下雖有殊。」說的是傭書業中的貧者僅夠溫飽,可見唐代社會傭書者生活並不富裕。當然,傭書者中偶爾也有報酬較高的,比如北魏人劉芳「常為諸僧傭寫經論,筆跡稱善,卷直以一縑,歲中能入百餘匹。如此數十年,賴以頗振。由是與德學大僧,頗有往還」——因為書法特別好,即便價格不菲,劉芳依舊「很搶手」。

  此外,唐代有一名傳奇的女性抄書家名叫吳綵鸞,她的作品字體遒麗、筆法純熟,書寫極速且精,在傭書業內名氣很大,她本人在文學、繪畫方面也頗有建樹,是古代著名才女之一。吳綵鸞抄寫的最著名的作品是《唐韻》,另有《廣韻》《玉篇》《法苑珠林》等。清代文人葉德輝《書林清話》記載,清代御府藏有吳綵鸞所抄之本《唐韻》,極為珍貴。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