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兒的淫蕩是駕馭政治還是本性風流? | 時光網

 

A-A+

上官婉兒的淫蕩是駕馭政治還是本性風流?

2018年02月09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4 次

  中國歷史上,武則天是獨一無二的女皇帝,追隨女皇左右、深受信賴的上官婉兒,儘管沒有明確的封號,實際屬於手握實權的「女宰相」,翻翻中國歷史,這種權傾朝野鐵腕女人,簡直是鳳毛麟角。一方面,她資質絕佳,天賦靈犀,具有卓越的學識和文才;另一方面,她玩弄權術,駕馭政治,石榴裙下掩藏著極為淫蕩不堪的私生活。

  和其他爬上權力顛峰的人物一樣,上官婉兒也曾有過淒苦卑賤的出身。因為爺爺上官儀政治上站錯了隊,在公元664年的時候,他們全家獲罪——殺!包括上官婉兒的父親在內,很多親人都掉了腦袋。這時候,可憐的小婉兒剛剛降生,還沒吃幾口奶,便隨著母親鄭氏做了朝廷的「官奴」。雖說僥倖保全可性命,可是處境極為低賤。為奴為俾。為了生存,母親拚死拚活地干苦力,跌跌撞撞地拉扯自己的小女兒。當然,敗落的官宦人家也很有見識,母親千方百計讓婉兒接受全面而嚴格的正統教育——這可是將來安身立命的資本。小姑娘太聰明了,一點就透。剛四五歲,就作得一口漂亮的詩詞。

  《舊唐書》在列傳中講了一個半真半假的故事:鄭氏懷孕期間,夢見一名巨人送來一桿秤,囑咐說:「持此,稱量天下!」好大口氣呀!稱量天下,豈不就是皇帝身邊說了算的人物!大概,要生兒子吧。孰料,呱呱墜地的是個肥白的女嬰——失望之音不絕。做夢的事只能當姑妄一笑了。

  武則天終於給了破敗的上官家族一個翻身的機會。她久聞上官婉兒的才學,便將那對可憐的母女召進了皇宮。現場考試——結果那是相當的滿意,於是除掉了她們母女的「賤籍」,還把婉兒留在身邊工作,擔任掌管詔書的貼身秘書。那年,上官婉兒剛剛14歲。從此,她涉足政壇,一步一步接近了當朝的權力核心。

  新手,總有拿不準的時候。上官婉兒也需要宦海沉浮,不斷歷練。因為不聽話,武則天差一點宰了她,礙著根深蒂固的「愛才癖」,武後只在姑娘粉嫩的額頭上刺了一個烏黑的犯罪標誌,這種近乎毀容的刑罰叫做「黥面」。雖說,額頭不完美了,上官婉兒依舊是光彩照人的大美女。她利用著自身的兩個優勢在宮裡摸爬滾打:一,頭腦;二,姿色。

  有才華固然重要,但幹的好不如嫁的好。16歲,大約是念高中的年紀,上官婉兒嫵媚地倒在皇太子李顯懷裡。她深知這種「政治投資」的重要意義。此後,李顯被廢,遠戍鈞州、房州,上官婉兒又坐到了武則天親侄子武三思的大腿上。她替這位情人頻開綠燈,利用皇帝秘書的便利,大講武三思的好話,甚至有意排異李唐皇室。李家的人,怎能不恨這個多事的臭娘們兒!

  風水輪流轉,李顯鹹魚翻身了。705年,唐中宗李顯終於從衰老的武則天手裡接過了皇權,「老相好」上官婉兒隨即投靠。李顯顧念舊情,把她冊封為「昭容」,也就是妾。但這個妾地位可不低,按《舊唐書》的說法,她的地位僅次於皇后一人、妃子三人,屬於「九嬪」的第二名。婉兒負責的具體事物,還是內閣秘書長。有了政治靠山,她仍覺不穩固,便在李顯大老婆韋皇后身上押了寶。最奇妙的手段,便是引薦情人:很快,細皮嫩肉的武三思順著婉兒的牽引,爬進了皇后娘娘溫暖、華麗的被窩兒。對此,天性懦弱的「氣管炎」——李顯,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的原則就是:只要老婆快活就好。李顯、韋後、婉兒、三思,經常關起門來,在皇帝的床上鬼混……相關記載,見諸新、舊唐書!

  這一時期,是上官婉兒紅得發紫的顛峰階段。在她倡議下,天下大興文學之風,各種各樣的賽詩會像今天選拔「超級女聲」一樣如火如荼地折騰起來。皇宮裡,更熱鬧,帝后王公率先垂范,文才飛揚的婉兒理所當然成了焦點人物。她當仁不讓地支持會議,不但代帝后捉刀作詩,還充任考評裁判,並對文才絕佳者實施獎勵。據說,第一名可以榮獲黃金鑄造的「爵」一尊,這可比奧林匹克的冠軍獎牌名貴多了。

  女人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投機鑽營的人便紛紛投靠。提拔個把行政官員,對於婉兒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話又說回來,她畢竟是有七情六慾的健康女人,環顧人生,她美中不足的還是「私生活」。於是,婉兒秘密購買私宅,在宮外和一些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們勾勾搭搭。《新唐書》說:「邪人穢夫,爭候門下,肆狎暱……」要命的是,婉兒還為這幫傢伙謀求政治利益,很多人踩著她溫柔的肩膀,做了顯官。

  她最著名的情夫就是崔湜。小伙子模樣好,床上功夫出色,兩人初相識也就二十三四歲。那時,婉兒已不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了,紅顏易老,一眨眼,居然四十多了。按年歲,徐娘半老,差不多可以當小崔的姑姑、阿姨了。為了報答婉兒的垂青,小崔厚顏無恥地引薦了自己的三個親哥們兒:崔蒞、崔液、崔滌。他們個個兒帥,個個兒花樣多,自然成為婉兒床上的心肝寶貝。很快,崔湜被她弄到了副部級領導。即便崔湜犯錯誤,也沒關係,皇上跟前一嘀咕,隨即豁免,後來還一步一步升到了宰相的高位……

  清朝有位詩人感歎:「妻子豈應關大計?」其實,這與「紅顏禍水」的說法,遙遙相對,都是強調女人在政治問題上作用的大與小。在權力問題上,男女並無本質不同。人,熬到「一言興邦、一言喪邦」的顯赫位置,任何性別都會起到改變歷史進程的作用。儘管那只是一種千載難逢的偶然性。

  上官婉兒總算鬧到頭了。她的剋星就是政治新秀李隆基。畢竟樹敵太多,一切哀告都無濟於事了。景龍四年(710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李隆基操縱的宮廷政變暴發。夜幕中刀光一閃,上官婉兒慘叫著倒在了血泊裡。那年,她剛剛47歲。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