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職業差評師:詩人崔涯用詩點評青樓和妓女 | 時光網

 

A-A+

唐朝職業差評師:詩人崔涯用詩點評青樓和妓女

2018年02月13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3 次

  唐朝詩人崔涯,生性放蕩,喜歡流連於花街柳巷,被時人稱作「青樓達人」。因為他對各家青樓都熟悉,所以在平日聚會時,經常對各青樓及其中的妓女逐一點評,因為點評到位,所以眾人都拿他的評價當回事。於是,他當起了職業差評師。

  職業差評師,是因網上評點隱藏商機而催生的新興職業,據說月收入可達數萬元。然而,在讀史過程中,我卻發現,這種職業在唐朝的時候已經有了。

  唐朝有個叫崔涯的人,詩寫得不錯,因而在揚州一帶小有名氣。崔涯這個人,生性放蕩,喜歡流連於花街柳巷,被時人稱作「青樓達人」。因為他對各家青樓都熟悉,所以在平日聚會時,經常對各青樓及其中的妓女逐一點評,因為點評到位,所以眾人都拿他的評價當回事。這樣一來,他就具有了左右青樓及妓女人氣的能力:對於他喜歡的青樓或女,他給出一番好評,人氣立馬飆升;反之,他隨口給個差評,生意就立即蕭條了。

  起先,崔涯只是把這當成一種娛樂,沒看到其中的經濟價值,直到有一天,有一家青樓的老鴇找到他,恭恭敬敬地請他吃飯,酒足飯飽之後,那個老鴇又拿出20兩銀子,對他說:「相公是青樓達人,說的話有份量,如果相公能為小店美言一番,自當感激不盡!」崔涯這才知道,原來老鴇請自己吃飯、給自己銀兩,是為了讓自己替她開的青樓說好話,立即答應下來。

  以後凡有機會,就宣傳這家青樓的服務如何如何好、女如何如何漂亮,這家青樓的人氣立即上去了。經過此事,崔涯恍然大悟,原來好評還能賺錢啊!

QQ截圖20160411140641.jpg

  從那以後,他就開始出入各家院,和老鴇談判,說我給你做廣告、宣傳你家妓院的優點,你付給我宣傳費,我們各得其所,怎麼樣?老鴇們都久聞他的大名,所以也樂得花錢買他的宣傳。

  當然,也有的老鴇對他不感冒,不肯出錢給他,他就開始在公共場合大談特談這家妓院的缺點,把這家妓院弄得沒人光顧了,老鴇這才醒悟過來,連忙採取補救措施,又請吃飯,又賠禮道歉,當然,最重要的是奉上一筆不菲的宣傳費。崔涯便轉而開始捧這家店,使這家店再度賓客盈門。

  開始時,崔涯只是用談話的方式評論各家青樓和妓女,後來,他想到應該採用廣告語,那樣更容易被廣而告之,更容易流行。因為他本人就是個詩人,寫詩是拿手戲,所以就採取了以詩歌來評價青樓和妓女的方式,從而使宣傳工作走向了「正規化」,影響力也更大。

  他給某家青樓寫上一首讚美詩,這家青樓立即客似雲來;如果他給某家青樓寫上一首貶損的詩,這家青樓就立即門前冷落車馬稀。有一個名妓,叫李端端,可能有點個性,反感崔涯這樣的人,就沒有給崔涯宣傳費,拒絕了崔涯的廣告生意,崔涯一怒之下,寫了一首嘲諷她的詩:「黃昏不語不知行,鼻似煙窗耳似鐺。獨把象牙梳插鬢,崑崙山上月初明。」意思是說:李端端這個人,鼻子像煙窗耳朵像鈴鐺,而且皮膚特別黑,黑到什麼程度呢?在黃昏的時候,如果她不出聲站在那裡,人們根本看不到她的存在;潔白的象牙插在她的頭上,就像明月從黑黝黝的崑崙山上升起來一樣。

  這個崔涯也真夠損的,李端端經他這麼一埋汰,豈止是醜陋啊,簡直就是恐怖了。從此,李端端的生意門可羅雀,心中又氣又恨,又沒有辦法,怎麼辦呢?只好低聲下氣地去求崔涯,給了許多好處,讓崔涯把差評修改成好評。

  崔涯和李端端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他就是為了錢,只要你給錢了,我就照你的意思給你寫,於是欣然同意,又為李端端寫了一首好評詩:「覓得黃騮被繡鞍,善和坊裡取端端。揚州近日渾成差,一朵能行白牡丹。」於是「大賈居豪,競臻其戶」。

  崔涯的好評詩和差評詩,使李端端前後判若兩人,前一首說她黑得可怖,後一首卻說她白得像牡丹,故時人戲之:「李家娘子,才出墨池,便登雪嶺。何期一日,黑白不均?」這首好評詩一出,李端端立即鹹魚翻身,再次門庭若市,成了香餑餑。

  唐朝雖然沒有網絡,但同樣產生了類似差評師這樣的職業;崔涯怎麼也不會想到,在他死後上千年,他的繼任者大量湧現,並且把這個行業經營到了極致。

  唐朝詩人崔涯,生性放蕩,喜歡流連於花街柳巷,被時人稱作「青樓達人」。因為他對各家青樓都熟悉,所以在平日聚會時,經常對各青樓及其中的妓女逐一點評,因為點評到位,所以眾人都拿他的評價當回事。於是,他當起了職業差評師。

  職業差評師,是因網上評點隱藏商機而催生的新興職業,據說月收入可達數萬元。然而,在讀史過程中,我卻發現,這種職業在唐朝的時候已經有了。

  唐朝有個叫崔涯的人,詩寫得不錯,因而在揚州一帶小有名氣。崔涯這個人,生性放蕩,喜歡流連於花街柳巷,被時人稱作「青樓達人」。因為他對各家青樓都熟悉,所以在平日聚會時,經常對各青樓及其中的妓女逐一點評,因為點評到位,所以眾人都拿他的評價當回事。這樣一來,他就具有了左右青樓及妓女人氣的能力:對於他喜歡的青樓或妓女,他給出一番好評,人氣立馬飆升;反之,他隨口給個差評,生意就立即蕭條了。

  起先,崔涯只是把這當成一種娛樂,沒看到其中的經濟價值,直到有一天,有一家青樓的老鴇找到他,恭恭敬敬地請他吃飯,酒足飯飽之後,那個老鴇又拿出20兩銀子,對他說:「相公是青樓達人,說的話有份量,如果相公能為小店美言一番,自當感激不盡!」崔涯這才知道,原來老鴇請自己吃飯、給自己銀兩,是為了讓自己替她開的青樓說好話,立即答應下來。

  以後凡有機會,就宣傳這家青樓的服務如何如何好、妓女如何如何漂亮,這家青樓的人氣立即上去了。經過此事,崔涯恍然大悟,原來好評還能賺錢啊!

QQ截圖20160411140641.jpg

  從那以後,他就開始出入各家妓院,和老鴇談判,說我給你做廣告、宣傳你家妓院的優點,你付給我宣傳費,我們各得其所,怎麼樣?老鴇們都久聞他的大名,所以也樂得花錢買他的宣傳。

  當然,也有的老鴇對他不感冒,不肯出錢給他,他就開始在公共場合大談特談這家妓院的缺點,把這家妓院弄得沒人光顧了,老鴇這才醒悟過來,連忙採取補救措施,又請吃飯,又賠禮道歉,當然,最重要的是奉上一筆不菲的宣傳費。崔涯便轉而開始捧這家店,使這家店再度賓客盈門。

  開始時,崔涯只是用談話的方式評論各家青樓和妓女,後來,他想到應該採用廣告語,那樣更容易被廣而告之,更容易流行。因為他本人就是個詩人,寫詩是拿手戲,所以就採取了以詩歌來評價青樓和妓女的方式,從而使宣傳工作走向了「正規化」,影響力也更大。

  他給某家青樓寫上一首讚美詩,這家青樓立即客似雲來;如果他給某家青樓寫上一首貶損的詩,這家青樓就立即門前冷落車馬稀。有一個名妓,叫李端端,可能有點個性,反感崔涯這樣的人,就沒有給崔涯宣傳費,拒絕了崔涯的廣告生意,崔涯一怒之下,寫了一首嘲諷她的詩:「黃昏不語不知行,鼻似煙窗耳似鐺。獨把象牙梳插鬢,崑崙山上月初明。」意思是說:李端端這個人,鼻子像煙窗耳朵像鈴鐺,而且皮膚特別黑,黑到什麼程度呢?在黃昏的時候,如果她不出聲站在那裡,人們根本看不到她的存在;潔白的象牙插在她的頭上,就像明月從黑黝黝的崑崙山上升起來一樣。

  這個崔涯也真夠損的,李端端經他這麼一埋汰,豈止是醜陋啊,簡直就是恐怖了。從此,李端端的生意門可羅雀,心中又氣又恨,又沒有辦法,怎麼辦呢?只好低聲下氣地去求崔涯,給了許多好處,讓崔涯把差評修改成好評。

  崔涯和李端端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他就是為了錢,只要你給錢了,我就照你的意思給你寫,於是欣然同意,又為李端端寫了一首好評詩:「覓得黃騮被繡鞍,善和坊裡取端端。揚州近日渾成差,一朵能行白牡丹。」於是「大賈居豪,競臻其戶」。

  崔涯的好評詩和差評詩,使李端端前後判若兩人,前一首說她黑得可怖,後一首卻說她白得像牡丹,故時人戲之:「李家娘子,才出墨池,便登雪嶺。何期一日,黑白不均?」這首好評詩一出,李端端立即鹹魚翻身,再次門庭若市,成了香餑餑。

  唐朝雖然沒有網絡,但同樣產生了類似差評師這樣的職業;崔涯怎麼也不會想到,在他死後上千年,他的繼任者大量湧現,並且把這個行業經營到了極致。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