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孟憲實為唐史"平反" 稱武則天並非妖魔 | 時光網

 

A-A+

學者孟憲實為唐史"平反" 稱武則天並非妖魔

2018年02月24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很多人根深蒂固的觀念認為,唐高宗軟弱、武則天殘暴。然而,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教授、《百家講壇》主講人孟憲實,要把這些觀點糾正過來。前天上午,他帶著新書《唐高宗的真相》來到南京金陵圖書館「金陵講壇」,為聽眾做了一場「被弱智化的唐高宗和被妖魔化的武則天」的演講,他以細膩的分析和平實的語境,贏得了滿場喝彩聲。


d7cde6af-8ba4-4147-a244-bf5fa02f9bae_size129_w500_h333.jpg


  勾引才人

  唐高宗並不是膽小之輩

  在研究唐史時,孟憲實發現了一個不同的結論:唐高宗李治並非史書描述的很軟弱。「史書一方面講唐高宗很軟弱,另一方面有些事情明顯不是軟弱的表現,這種概括明顯有問題。」孟憲實覺得唐高宗是一個冤案,其實唐高宗是一個外圓內方、心思縝密、膽大心細的人。孟憲實說,唐太宗在世時,高宗利用父親生病的機會,勾引了父親的「才人」武則天,他倆發生了關係。「太子喜歡皇帝的女人,這種"亂倫"顯然是違反綱常的,但是他還是勾引了,說明這傢伙一點也不老實,更不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我看他是主動的,按照當時武則天的處境,她不敢胡來。」所以這證明李治的孝、他的仁都是做給唐太宗看,做給大臣看的,背地裡他不露聲色,該他做的,他表現得很好,不該他做的,他想做也偷偷地做了。

  傳統史學

  妖魔武則天弱智唐高宗

  「為了妖魔化武則天,不得不把高宗寫得很弱智。」過去的史書講到高宗時,基本都是把武則天當一號人物,把唐高宗當二號人物,讓人覺得武則天是唐高宗背後更厲害的角色,孟憲實認為這是對武則天的妖魔化。《資治通鑒》為什麼妖魔化武則天?就是為了提醒宋朝的當政者,武則天不能在宋朝出現,上來就把武則天寫得很壞,她有野心從進宮開始就準備當皇帝。所以像寫《資治通鑒》的司馬光,寫《新唐書》的歐陽修身為歷史學家又是政治家的雙重角色,普通讀者難以從中窺查。唐高宗何以背上千年軟弱無能的「黑鍋」呢?在孟憲實看來,一方面,有客觀的原因,「前面有個唐太宗,高大全,後面有個武則天,"邪派領袖",一正一邪,把唐高宗壓在中間施展不開。」唐高宗成了妖魔化武則天的副產品。

  沒殺女兒

  武則天有小鳥依人一面

  對史書記載武則天殺女一事,孟憲實感歎說。「其實武則天哪,也怪可憐的。因美貌出眾被召進宮中做了才人,太宗賜給她武媚的稱號。但她一丁點也沒有朝廷的依靠勢力,和唐高宗的感情是她唯一的資本。」至於「公主之死」,那是一系列妖魔化的描寫之一。《資治通鑒》上說,武則天趁王皇后來看她剛出生的女兒之際,親手掐死了女兒並誣陷王皇后。孟憲實說,「事實上是不可能,史書進行了文學性的描寫,時間交代不清,細節之處值得懷疑,事實上是自然夭折。殺女兒這件事不澄清,武則天的形象就立不起來。」至於「獅子驄」的故事就更不可信。唐太宗的寵馬,武則天敢說用鐵鞭、鐵撾、匕首制服嗎?孟憲實認為,這與唐高宗喜歡小鳥依人的女人不符。

  篡權稱帝

  誕生一位女皇帝挺好玩

  至於武則天稱帝的舉動,孟憲實解釋說:「武則天太超前了,超出了人們的想像。武則天的形象也是分階段的,這和高宗有一比,高宗在太宗的時期,就是一乖兒子,要多乖有多乖,武則天在高宗面前是一乖媳婦,要多乖有多乖,一副沒有野心的樣子。因為女人要當政,她必須依靠娘家的勢力,可她對娘家的勢力處理得很乾脆,不講任何私情、面子,這都給高宗留下十分良好的印象。而且高宗死的時候56歲,武則天那時候已經60歲了。60歲的一個老太太,兒子都20多歲了,你想高宗能預料到這個60歲的老太太還會去做皇帝嗎?所以沒法觀察得到。另外,當時確實比較開放,人們對於是否女人當皇帝都無所謂了。在孟憲實看來,如果從純粹歷史審美這個角度講,出來一個女皇帝還是挺好玩的一件事。


  很多人根深蒂固的觀念認為,唐高宗軟弱、武則天殘暴。然而,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教授、《百家講壇》主講人孟憲實,要把這些觀點糾正過來。前天上午,他帶著新書《唐高宗的真相》來到南京金陵圖書館「金陵講壇」,為聽眾做了一場「被弱智化的唐高宗和被妖魔化的武則天」的演講,他以細膩的分析和平實的語境,贏得了滿場喝彩聲。


d7cde6af-8ba4-4147-a244-bf5fa02f9bae_size129_w500_h333.jpg


  勾引才人

  唐高宗並不是膽小之輩

  在研究唐史時,孟憲實發現了一個不同的結論:唐高宗李治並非史書描述的很軟弱。「史書一方面講唐高宗很軟弱,另一方面有些事情明顯不是軟弱的表現,這種概括明顯有問題。」孟憲實覺得唐高宗是一個冤案,其實唐高宗是一個外圓內方、心思縝密、膽大心細的人。孟憲實說,唐太宗在世時,高宗利用父親生病的機會,勾引了父親的「才人」武則天,他倆發生了關係。「太子喜歡皇帝的女人,這種"亂倫"顯然是違反綱常的,但是他還是勾引了,說明這傢伙一點也不老實,更不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我看他是主動的,按照當時武則天的處境,她不敢胡來。」所以這證明李治的孝、他的仁都是做給唐太宗看,做給大臣看的,背地裡他不露聲色,該他做的,他表現得很好,不該他做的,他想做也偷偷地做了。

  傳統史學

  妖魔武則天弱智唐高宗

  「為了妖魔化武則天,不得不把高宗寫得很弱智。」過去的史書講到高宗時,基本都是把武則天當一號人物,把唐高宗當二號人物,讓人覺得武則天是唐高宗背後更厲害的角色,孟憲實認為這是對武則天的妖魔化。《資治通鑒》為什麼妖魔化武則天?就是為了提醒宋朝的當政者,武則天不能在宋朝出現,上來就把武則天寫得很壞,她有野心從進宮開始就準備當皇帝。所以像寫《資治通鑒》的司馬光,寫《新唐書》的歐陽修身為歷史學家又是政治家的雙重角色,普通讀者難以從中窺查。唐高宗何以背上千年軟弱無能的「黑鍋」呢?在孟憲實看來,一方面,有客觀的原因,「前面有個唐太宗,高大全,後面有個武則天,"邪派領袖",一正一邪,把唐高宗壓在中間施展不開。」唐高宗成了妖魔化武則天的副產品。

  沒殺女兒

  武則天有小鳥依人一面

  對史書記載武則天殺女一事,孟憲實感歎說。「其實武則天哪,也怪可憐的。因美貌出眾被召進宮中做了才人,太宗賜給她武媚的稱號。但她一丁點也沒有朝廷的依靠勢力,和唐高宗的感情是她唯一的資本。」至於「公主之死」,那是一系列妖魔化的描寫之一。《資治通鑒》上說,武則天趁王皇后來看她剛出生的女兒之際,親手掐死了女兒並誣陷王皇后。孟憲實說,「事實上是不可能,史書進行了文學性的描寫,時間交代不清,細節之處值得懷疑,事實上是自然夭折。殺女兒這件事不澄清,武則天的形象就立不起來。」至於「獅子驄」的故事就更不可信。唐太宗的寵馬,武則天敢說用鐵鞭、鐵撾、匕首制服嗎?孟憲實認為,這與唐高宗喜歡小鳥依人的女人不符。

  篡權稱帝

  誕生一位女皇帝挺好玩

  至於武則天稱帝的舉動,孟憲實解釋說:「武則天太超前了,超出了人們的想像。武則天的形象也是分階段的,這和高宗有一比,高宗在太宗的時期,就是一乖兒子,要多乖有多乖,武則天在高宗面前是一乖媳婦,要多乖有多乖,一副沒有野心的樣子。因為女人要當政,她必須依靠娘家的勢力,可她對娘家的勢力處理得很乾脆,不講任何私情、面子,這都給高宗留下十分良好的印象。而且高宗死的時候56歲,武則天那時候已經60歲了。60歲的一個老太太,兒子都20多歲了,你想高宗能預料到這個60歲的老太太還會去做皇帝嗎?所以沒法觀察得到。另外,當時確實比較開放,人們對於是否女人當皇帝都無所謂了。在孟憲實看來,如果從純粹歷史審美這個角度講,出來一個女皇帝還是挺好玩的一件事。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