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選拔人才的制度是怎樣的?為何要以貌選才 | 時光網

 

A-A+

唐朝選拔人才的制度是怎樣的?為何要以貌選才

2018年02月25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唐朝是一個人才輩出的時代,可唐朝的選才標準卻有點怪,唐時的《選舉志》提出選拔人才的標準是:一曰身,即體貌豐偉;二曰言,即言辭辯正;三曰書,即楷法遒美;四曰判,即文理優長,這四條標準,第一是看長相,第二是看語言表達能力,第三是看書法,第四才是看文章。

  以這樣的標準選人,一定會讓一些有才而貌陋者落選,其實,這四條標準也確使一些有才無貌者吃了大虧,留下名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釀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為誰甜?」的晚唐著名詩人羅隱,大概就屬於這類吃虧者。

  據《南部新書》記載,羅隱雖然詩寫得好,可其長相卻相當困難,因此屢試不第,到底長相困難到何種程度呢?書中舉出一例:斯時,羅隱詩之大名,不但在市井中流傳,同時也傳入閨閣之中,曾經當過宰相的鄭畋,有個小女兒就非常喜歡羅隱的詩,甚至喜歡到了想嫁給他的程度。

  而鄭畋卻是宰相肚裡能撐船,對女兒的天真想法,既不表示贊同,也不表示反對,而是在一次羅隱前來拜訪時,讓女兒隔著簾子觀察自己的偶像,這次隔簾觀察的結果,如同時下網戀的「見光死」一樣,從此以後,鄭小姐就不再讀羅隱的詩了,更不要說想要嫁給他這一回事了。

4.jpg

  正因為羅隱貌陋如斯,以唐朝的選人標準,就難怪羅隱會屢試不第了,以這樣的選人標準,我們也就能夠理解,才華橫溢而相貌醜陋的鍾馗,為何會在殿試不中後,觸柱身亡了,也就能夠理解,何以詩聖杜甫也會屢舉進士不第,可能就與詩聖的體貌不夠豐偉有關,因為書中沒有明確記載詩聖的體貌特徵,只好在此妄言猜度了。

  以這樣「四項基本原則」的標準選人,是不是唐朝的官員就應當個個俊朗、人人軒昂了?當然不是!

  從《新唐書》中可以知道,也有官員長相如鬼的,譬如,中唐時的盧杞就是這樣相貌如鬼的人。

  據《新唐書.奸臣.盧杞傳》記載:「杞有口才,體陋甚,鬼貌藍色」,就是說,他不是一般的醜,而是甚醜,是面色靛藍,貌似鬼魅的醜。

  這樣一個人見人怕的人,按照唐朝的選舉法,第一條就不合格,應該是沒有當官的希望的,可盧杞是怎麼能當上官的呢?

  原來,「老子英雄兒好漢」的思想,自古有之,祖上的功勞可以籍蔭後人,於是就有了以蔭為官的仕途,唐武宗時的宰相李德裕說:「朝廷的主要官員,必須由公卿子弟來擔任,因為官員家的子弟從小就學著父輩的樣子,看也看熟了朝廷之事和台閣禮儀,不用教而自成,那些寒門之士,縱然有出人之才,卻沒有機會熟悉和瞭解,所以,官家的子弟是不可以隨便輕視的。」

  正因為有這一籍蔭制度的庇護,醜鬼盧杞何愁無官可做?因為盧杞的祖父盧懷慎,是唐玄宗朝的宰相;而父親盧弈,官至御史中丞,死於安史之亂,謚為貞烈。

  所以,作為烈士子女的盧杞,不僅做了官,而且還坐上了相位,最不可思議的是,唐德宗李適居然還極其欣賞這個相貌醜陋,一點也不符合唐代選官標準的盧杞。

5.jpg

  據《新唐書》記載,盧杞任虢州刺史時,「奏言虢有官豕三千為患」,唐德宗讓他將這些為患百姓的「國營官豬」遷徙到沙苑去,而盧杞卻說,那裡的百姓也是陛下的百姓,還不如把豬吃了更方便,李適感歎道:「守虢而憂它州,宰相材也。」

  因此,皇帝不但下詔把官豬賞賜給了貧民,還有意要重用盧杞,「俄召為御史中丞,論奏無不合。逾年遷大夫,不閱旬,擢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見《新唐書.奸臣.盧杞傳》)也就是說,盧杞只用了一年時間,就從虢州刺史變成了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即宰相)。

  盧杞當了宰相後,便露出了奸人本相,「既得志,險賊浸露,賢者妒,能者忌,小忤己,不傅死地不止。」,特別可惡的是,詆毀正直的戶部侍郎杜佑,將其貶為蘇州刺史;原宰相李揆素有雅望,盧杞怕他被皇帝重新起用,便遣其去與吐蕃會盟,致使李揆死在路上;最可恨的是,盧杞因為討厭顏真卿的挺正敢言,在李希烈扯旗造反後,便讓高齡的顏真卿代表朝廷去宣慰李希烈,結果,一代大書法家、大忠臣顏真卿終為叛軍所害。

  在經濟方面,盧杞積極推行「間架稅」,搞得民怨沸騰、叛亂叢生,恨誹之聲滿天下,而唐德宗卻看不到盧杞的這些惡行,直至因平亂有功,反被盧杞構陷的李懷光持強欲反,上書暴言盧杞罪惡並引起朝臣議論如沸後,李適才似有所悟,將盧杞貶為新洲司馬。

6.jpg

  可沒過多久,李適又要起用盧杞為刺史,還問宰相李勉:「眾人皆說盧杞奸邪,我卻不知,這是為何?」李勉回答:「天下皆知,而陛下獨不知,此所以為奸邪也。」

  唐德宗打算任命盧杞為一大州刺史的決定,遭到了朝臣們的一致反對,就是龍顏大怒,朝臣們還是反對,不得己,德宗問李勉:「授杞小州可乎?」李勉的回答是:「陛下就是授盧杞一大州也不難,難的是如何應對四方的誹議。」

  由是,唐德宗只好讓盧杞去做了澧州別駕,最後,盧杞就死在了澧州,盧杞死後,李適仍然對其念念不忘,拜其子盧之輔為左拾遺,並先後任杭、常、絳三州刺史。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