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竟敢和唐太宗李世民搶女人? | 時光網

 

A-A+

是誰竟敢和唐太宗李世民搶女人?

2018年02月26日 唐朝歷史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那一年,大唐一手搶險救災,安定內部;一手端起獵槍,保家衛國,輕鬆解決了內憂外患同時爆發的困局。上下齊心、同仇敵愾是大唐君臣百姓共克時艱的不二法門。如何做到廟堂與江湖的同頻互振,或許可以從貞觀八年唐太宗在女人問題的態度上找到答案。

  這一年,唐太宗看上了鄭家的一個女子,要納入後宮雙宿雙飛。

  詔書已經先行發到鄭家,冊封的大內使者也選好良辰吉日要到鄭家宣告皇帝聖恩。宮裡和鄭家自然是張燈結綵,一片喜樂。

  這時,那個以直言極諫聞名的魏徵跳了出來。

  原來,魏徵得知鄭家女當年已經許配給一個叫陸爽的讀書人為妻,只是還沒正式過門,「魏徵聞其嘗許嫁士人陸爽」。立馬提筆上折子:陛下,人家已經名花有主,咱再娶人家,是不是不合適了,我看您還是歇歇吧。

  唐太宗看到魏徵的折子,很是震精,「大驚」,立馬向朝廷眾臣做出深刻的書面檢查,「手詔深自克責備」,我是不知情才做出如此荒唐之事,列位愛卿不要上折子把我淹死哦。下令大內使者停止一切冊封事宜,「命停冊使」。

  在中國古代,尤其是唐代,婚姻方面的習俗規定還算規範,女子一旦許配給人家,就是訂下婚約。即使是皇帝也不能奪人所愛,掠人之美。唐太宗通過魏徵得知鄭家女已有婚約後,做出這種反應也實屬正常。

  按說事情到此也就結束了,可總有人把全心全意為皇帝、為領導服務當成一生的追求,畢生的使命,千方百計要為皇帝、為領導找政策、找依據,非要圓了李世民娶鄭家女的夢。

  這些人不是一個人在單打獨鬥,而是一群人在集體戰鬥,挑頭的那個你可能意料不到——房玄齡。

  魏徵會上折子,房玄齡更會寫折子:陛下,魏徵那老小子說鄭家女曾經許配給陸爽,誰能證明,讓他站出來簽字畫押,「許嫁陸氏,無顯狀」;冊封的大禮已經籌備妥當,如果不繼續進行,那之前的時間精力就白白浪費了,「大禮既行,不可中止」,陛下要珍惜民力物力,節儉治國。

  房玄齡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你鄭家女即使名花有主,皇帝也可以鬆鬆土嘛。

  房玄齡想要證人證明鄭家女與陸爽的婚約,還真有人站出來了。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苦主陸爽。

  陸爽上書,竭力向太宗表白當年絕對沒和鄭家女有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爽亦表言初無婚姻之議」,極力支持皇帝大干快上,盡情松土摘花。

  李世民拿著房玄齡、陸爽的材料,找魏徵商量:房玄齡他們可能是為了逢迎拍馬,但陸爽也這麼說到底是為了什麼呢,「群臣或榮希合;爽亦自陳,何也」。

  魏徵微微一笑:您可是皇帝,他陸爽一介書生,敢和您搶女人?他肯定是認為您表面上很大度,暗地裡難保不給他穿小鞋,不得不如此。

  唐太宗哈哈大笑:人與人之間的互相理解也太難了,他們怎麼就是不相信我的話呢,「外人意或當如是,朕之言未能使人必信如此邪」。

  最終,唐太宗李世民專門下了「停婚詔」昭告天下,停止了這門婚事。

  李世民沒能娶成鄭家女,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說,心裡肯定不會太痛快。但他站在皇帝的高度,抑制了心中的不舒服,更沒有因為自己一時不痛快,去讓魏徵、陸爽等人一輩子不痛快。

  自覺約束自身慾望,束縛君王權力的唐太宗李世民,讓朝廷百官、普通百姓看到了君王不侵民利、不奪民愛的行政自覺與天下胸懷,他們能夠直觀真切的感覺到,這個朝廷和百姓是一體的。

  這,就是唐朝能夠走過無數個貞觀八年的最深厚的政治根基。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