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趙國第一個死於骨肉相殘的皇帝:後趙太祖之死 | 時光網

 

A-A+

後趙國第一個死於骨肉相殘的皇帝:後趙太祖之死

2017年03月24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東晉時,中國北方一度並存的前趙、後趙兩個少數民族政權之間攻伐不斷。後趙太和元年(328年),前趙皇帝劉曜被後趙王石勒俘殺,其幼女安定公主隨同其兄 逃往上邽(今甘肅天水)。次年,石勒的侄子石虎攻陷上邽,俘獲了「年十二,有殊色」(《晉書》)的安定公主,因貪戀其美貌,遂強佔其為妾。石勒後,石虎 廢掉新帝石弘,成為後趙的主宰者。建武五年(339年),劉氏為石虎生下一子,取名石世,後來被石虎立為太子。石虎後,石世成為後趙下一任皇帝

  石虎大概沒料到,石世僅當了一個多月皇帝,就被其庶兄石遵廢殺,上演了一出骨肉相殘的悲劇。其實,石世被廢殺這事也不能完全怪石遵,石虎難辭其咎。作為父親,石虎對兒子管教不力,幾個也已成人的兒子個個性情暴躁,一身血腥,手足相殘之事屢有發生;作為國君,石虎晚年老病昏庸,特別是在立太子這一重大問題上 舉棋不定,沒有遠見,被心懷鬼胎的臣子乘機作梗,結果廢長立幼,最終引發兵變,石世被廢殺。

  在歷史上,後趙素以兄弟相殘、父子相殘著稱,石虎和他的幾個兒子尤為突出。如長子石邃不僅濫殺宮女、尼姑,還要對素來不睦的弟弟石宣下手,「欲至冀州殺 石宣」,未能成功;又如,石宣殺了弟弟石韜後,還想殺掉父親石虎,計畫「韜既死,主上必親臨喪,因行大事」(《晉書》),也沒有成功。結果,石邃、石宣先 後被石虎處死,且手段之殘忍,場面之血腥,史上無出其右者。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兄必有其第,受石虎、石邃、石宣的影響,石世後來被不念手足之情的石遵廢 殺,不能不說是石氏這種家族歪風的慣性延續。


  兒子們之間睚眥必報,動輒動粗,甚至弒父,石虎自己也感覺到他這個父親當得很失敗,為此也很痛心,以至於說出了「吾欲以純灰三斛洗吾腹,腹穢惡,故生凶 子,兒年二十餘便欲殺公」(《晉書》)的話來,老天爺啊,我石虎怎麼老是生逆子,二十多歲就想殺親爹,我真想豁開肚子用三斛石灰洗洗。石邃、石宣是石虎先 後冊立的兩任太子,他們相繼被處死後,嗣位空懸,石虎不得不再立太子,並有意從石斌、石遵二子中選擇一個。

  石斌、石遵「並有武藝文德」(《晉書》),各有所長,「燕公斌有武略,彭城公遵有文德」,無論立誰當接班人都不會太差,也都能服眾。就在石虎舉棋不定時, 戎昭將軍張豺的一番話讓石虎改變了主意。張豺認為,「燕公母賤,又嘗有過;彭城公母前以太子事廢,今立之,臣恐不能無微恨。陛下宜審思之」(《資治通 鑒》),強調石斌、石遵因為生母問題和個人問題,都不適合被立為太子,不然就會「禍亂相尋」(《晉書》),再次上演骨肉相殘之事。

  張豺跟隨石虎多年,素來忠耿,在石虎面前說話份量很重;當年石虎攻陷上邽,剿滅前趙餘黨,擒獲安定公主劉氏,張豺居首功,由此也跟石虎的寵妃劉氏拉上了關 系,倆人成為政治上的狼狽。當時,石虎年老多病,時日不多,而石世只有十歲,懵懂無知,一旦石虎駕崩,如果由石世接任的話,掌權者必為石世生母劉氏,而張 豺也可以撈取政治好處。出於個人私心,張豺建議石虎「宜擇母貴子孝者立之」(《晉書》),為出身高貴的劉氏及其兒子石世大說好話,煽風點火,也為自己將來 能夠專權預先鋪路。

  「天下重器,不宜立少」,這個關乎社稷安定的大道理,石虎作為政治家不可能不懂;再者,當時北有前燕面南虎視眈眈,南有東晉意圖光復中原,後趙也確實需要 一位年長且有賢能的皇子繼承皇位。但是,一想到石邃、石宣為太子時急於搶班奪權,弒君殺父,石虎心有餘悸,難保石斌、石遵立為太子後不會再行效仿。在石虎 看來,「今世方十歲,比其二十,吾已老矣」(《資治通鑒》),可以避免父子再次相殘,以防世人恥笑。在張豺的諫言和自身的壓力下,石虎不顧大局,力排眾 議,最終立石世為太子,劉氏為皇后。

  太寧元年(349年)四月,在稱帝后不久,石虎臥病不起,自知不久於世,於是在病中托付後事,任命石遵為大將軍,石斌為丞相,張豺為鎮衛大將軍、領軍將 軍、吏部尚書;遺令三人共同輔政。在三位輔政大臣中,張豺居最後,而石遵、石斌分掌軍政大權,這對劉皇后、張豺以及年幼的石世顯然不利。一個為了當呂後第 二,一個為了當霍光第二,劉皇后、張豺便矯石虎詔,將身在襄國(今河北邢台)的石斌免官並幽禁。石遵從幽州(今北京一帶)回到國都鄴城(今河北臨漳),還 沒見到石虎,也被劉皇后迅速打發走了。


  劉皇后和張豺的所作所為,病中的石虎全然不知。一天,石虎精神稍好一些,問石遵來了沒有,左右告以實情,石虎意識到出了問題,馬上派人把石斌叫來,準備 「付其璽綬」,臨死變卦,想把皇位傳給石斌,當時皇宮內外儘是劉皇后、張豺的心腹,石虎下達的命令「竟無行者」。石虎又急又氣,再次昏厥。為防石斌起事, 劉皇后再次矯詔,賜死石斌,以張豺為太保、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一依霍光輔漢故事」(《晉書》)。

  四月己巳,石虎去世,年僅十一歲的石世即位,皇太后劉氏臨朝稱制,張豺以唯一輔政大臣的身份總攬大權,石世不過是一個傀儡。張豺掌權後,黨同伐異,剷除異 己,為了掃清政敵,不惜將國都鄴城之「乞活數萬家」和「宿衛精卒」等優勢兵力傾巢出動圍剿遠在上白(今河北威縣南)的李農,這就給了石遵以可乘之機。鄴城 素來城堅槍固,但此時城內空虛無強兵,面對石遵的九萬虎狼大軍,城內人心惶惶,不少將士索性「逾城而出,豺斬之不能止」(《晉書》),勝敗已成定局。

  劉太后和張豺玩政治、玩奸詐、除異己是把好手,此刻卻變得一籌莫展,不知所措。目睹大軍圍城,眼見破城在即,「劉氏懼,……豺惶怖失守,無復籌計,但言唯 唯」,兩人此時此刻都六神無主。迫不得已,劉太后「令以遵為丞相、領大司馬、大都督中外諸軍、錄尚書事,加黃鉞、九錫,增封十郡,委以阿衡之任」。阿衡是 商代官名,阿,倚也;衡,平也,伊尹曾任此職,故以指伊尹,也就是讓石遵像伊尹那樣總理軍國大事。

  石遵之所以發兵,一是自己「長而且賢,先帝亦有意」,但被張豺攪了局,故對張豺恨之入骨;二是石虎病重時,石遵「自幽州至鄴,敕朝堂受拜,配禁兵三萬遣 之,遵慟泣而去」,連父親最後一面也沒見上,故對劉太后也恨之入骨。進入鄴城後,石遵先是將張豺「執之」,把張豺逮起來,接著「升於太武前殿,擗踴盡 哀」,為石虎哭喪,隨後「斬張豺於平樂市,夷其三族」。石遵原本就想當皇帝,事已至此,索性矯詔「嗣子幼沖,先帝私恩所授,皇業至重,非所克堪」,將年幼 無知的石世廢黜,「世凡立三十三日」(《晉書》)。

  石遵稱帝后,封石世為譙王,廢劉氏為太妃,不久將他們殺死。石世,這個當時還不怎麼懂事的孩子,最終成為後趙政治鬥爭的犧牲品。石世是後趙死於兄弟之手的 其中一個,也是後趙第一個死於骨肉相殘的皇帝。石世死後,類似的骨肉相殘事件在後趙仍不斷上演,直至這個少數民族政權在內憂外患中徹底覆亡。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