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躊躇滿志原是一個誤讀:斷句錯誤造就的成語 | 時光網

 

A-A+

成語躊躇滿志原是一個誤讀:斷句錯誤造就的成語

2017年03月22日 成語典故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成語「躊躇滿志」出自《莊子·內篇·養生主》,就是通常說的《庖丁解牛》。通行的版本是下面這樣: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庖丁替梁惠王宰牛,手觸的地方,肩靠的地方,腳踩的地方,膝頂的地方,都發出聲響,這些聲音沒有不合乎音律的,竟然同《桑林》、《經首》的節奏合拍。

  梁惠王說:「高,實在是高!你是怎麼有這麼高的手藝的?」

  庖丁放下刀子說出了一套宰牛而不傷刀的道理,接著說:「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斷句應該是:「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為什麼這樣說?

  一、「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本是整齊、對稱的句子。《莊子·外篇·田子方》中有:「方將躊躇,方將四顧,何暇至乎人貴人賤哉!」可見,「躊躇」與「四顧」是同義詞。

  二、「躊躇」本意是猶豫不決,而「滿志」是達到目的。猶豫不決同時又得意,這兩種相對的情緒不應該同時出現。

  三、「提刀」、「善刀」是解牛的兩個過程,「提刀」是將要開始,「善刀」是解牛結束。開始前,庖丁「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這是說庖丁雖然技藝高超,但是一點兒不敢掉以輕心,他並不是上去就下刀,而是提刀觀察,「四顧」周圍,面對大牛也是「躊躇」的,也是要尋找最佳路徑的。而「滿志」達到目的後,將刀擦拭好,保存起來。

  四、這些話全是庖丁回答梁惠王的,「躊躇滿志」就是「牛」。一個廚子,宰個牛就敢在大王面前「牛哄哄」,說自己「躊躇滿志」,被宰的將是他自己。庖丁是不敢在大王面前「躊躇滿志」的,實際上,人家一點兒也沒「牛」,是斷句斷錯了。

  五、解一回牛,庖丁就躊躇滿志,庖丁吹牛,這樣的人想要技藝高超也難。

  重新斷句後,成了這樣:「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翻譯過來是:將要解牛時,提著刀站在那兒,因為解牛的事而環顧四周,小心翼翼,猶豫不決;任務完成後,還是小心翼翼地將刀保管起來。

  您看,這有多順溜!

  成語「躊躇滿志」出自《莊子·內篇·養生主》,就是通常說的《庖丁解牛》。通行的版本是下面這樣: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然,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蓋至此乎?」庖丁釋刀對曰:「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全牛者;三年之後,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導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乎!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於硎。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庖丁替梁惠王宰牛,手觸的地方,肩靠的地方,腳踩的地方,膝頂的地方,都發出聲響,這些聲音沒有不合乎音律的,竟然同《桑林》、《經首》的節奏合拍。

  梁惠王說:「高,實在是高!你是怎麼有這麼高的手藝的?」

  庖丁放下刀子說出了一套宰牛而不傷刀的道理,接著說:「雖然,每至於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斷句應該是:「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

  為什麼這樣說?

  一、「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本是整齊、對稱的句子。《莊子·外篇·田子方》中有:「方將躊躇,方將四顧,何暇至乎人貴人賤哉!」可見,「躊躇」與「四顧」是同義詞。

  二、「躊躇」本意是猶豫不決,而「滿志」是達到目的。猶豫不決同時又得意,這兩種相對的情緒不應該同時出現。

  三、「提刀」、「善刀」是解牛的兩個過程,「提刀」是將要開始,「善刀」是解牛結束。開始前,庖丁「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這是說庖丁雖然技藝高超,但是一點兒不敢掉以輕心,他並不是上去就下刀,而是提刀觀察,「四顧」周圍,面對大牛也是「躊躇」的,也是要尋找最佳路徑的。而「滿志」達到目的後,將刀擦拭好,保存起來。

  四、這些話全是庖丁回答梁惠王的,「躊躇滿志」就是「牛」。一個廚子,宰個牛就敢在大王面前「牛哄哄」,說自己「躊躇滿志」,被宰的將是他自己。庖丁是不敢在大王面前「躊躇滿志」的,實際上,人家一點兒也沒「牛」,是斷句斷錯了。

  五、解一回牛,庖丁就躊躇滿志,庖丁吹牛,這樣的人想要技藝高超也難。

  重新斷句後,成了這樣:「提刀而立,為之四顧,為之躊躇;滿志,善刀而藏之。」翻譯過來是:將要解牛時,提著刀站在那兒,因為解牛的事而環顧四周,小心翼翼,猶豫不決;任務完成後,還是小心翼翼地將刀保管起來。

  您看,這有多順溜!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