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才楚得的意思是什麼?成語楚功楚得的典故 | 時光網

 

A-A+

楚才楚得的意思是什麼?成語楚功楚得的典故

2017年10月18日 成語典故 暫無評論 閱讀 8 次

  楚弓楚得 ( chǔ gōng chǔ de )

  出 處

      楚弓楚得的故事應流傳於春秋戰國時期,現存最早的文獻記載見於《公孫龍子·跡府》。後在《孔子世家·好生》中提到:「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又何求焉?」 它說的是,楚王帶著「繁弱之弓」和「忘歸之矢」到雲夢澤打獵,卻把弓給丟了。隨從說要去找回來,楚王卻說,「止。楚王遺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乎?」。

  用 法 主謂式;作分句;含褒義,比喻利未外溢

  示 例 如今恰恰的不曾動身,這個東西送上門來,~,豈有再容它已來復去的理?(《兒女英雄傳》第十七回)

  英 文 one loses a thing which people at his side pick up

  原文

  楚王出遊,亡弓,左右請求之。王曰:「止,楚王失弓,楚人得之,又和求之?」孔子聞之曰:「惜乎其不大也,不曰人遺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也!」

  《選自孔子家語.好生》

  原典

  楚弓楚得的故事應流傳於春秋戰國時期,現存最早的文獻記載見於《公孫龍子·跡府》,該書提到楚國的一位君主帶著「繁弱之弓」和「忘歸之矢」到雲夢澤打獵,卻把弓遺失了,他的侍臣都要去找,楚王卻阻止了他們,說道:「楚人遺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乎?」這則故事想表達出楚王胸襟廣大,但後來演變成為成語「楚弓楚得」。

  故事雖提及楚王,但並未說明是哪一位楚王,《呂氏春秋·孟春紀·貴公》甚至連楚王都未提及,只說是一個楚國人(荊人),劉向在《說苑·至公》一書中說楚王指楚共王,後來的《藝文類聚》「卷六十·軍器部」中又說弓是「烏號之弓」。

  在清朝的《兒女英雄傳》中,該故事被概括為「楚弓楚得」。

  後世評價

  對楚弓楚得的故事,後來儒家、道家、佛家都有評價,立場往往是批評其具有局限性。儒家評論說不應拘泥於楚國,道家評論說不應拘泥於人,佛家評論說對弓、人、楚等概念都應超脫。

  根據《公孫龍子》和《孔子家語》的記載,孔子聽到了楚弓楚得的故事後,覺得楚王心胸仍不夠寬廣,沒有盡到仁義,說道「人遺弓,人得之,何必楚也」, 他認為應該超越楚國的局限,失弓的是人,得弓的也是人,楚國人與否無關緊要。由此觀之,楚王的國家觀比孔子的天下觀比較為狹窄。而孔子把「楚人」和「人」的概念作了區分,這一點後來被公孫龍用來佐證自己的白馬非馬說。

  《呂氏春秋·貴公》中進一步加上了道家的評論,稱當老子聽到楚弓楚得的故事以及孔子的評價後,說道「去其人而可矣」,表示連「人」也不必拘泥,只說「失之,得之」即可。這則評價很可能是《呂氏春秋》的附會之作,反映了道家的立場,即主張人與萬物都是一樣的,是自然的平等產物。

  根據各派對楚弓楚得的不同立場,有人評價說楚王是民主主義者(楚王沒有說「楚王失弓」,而是說「楚人失弓」,沒有區分王和民),孔子是世界主義者,而老子則是宇宙主義者。

  明朝的蓮池大師在《竹窗隨筆》中評價說:「楚王的楚弓楚得乃是滄海之胸襟,孔子的人弓人得乃是天地之度量,雖然孔子的境界高於楚王,但仍『不能忘情於弓』,弓乃身外之物,本來就無所謂失,也無所謂得。但看到這一點仍然不夠,因為這樣仍然是『不能忘情於我』,而連自我都不可得,又如何去求所謂弓、人、楚呢?」 蓮池大師的評價體現了佛家四大皆空的境界。

  楚弓楚得 ( chǔ gōng chǔ de )

  出 處

      楚弓楚得的故事應流傳於春秋戰國時期,現存最早的文獻記載見於《公孫龍子·跡府》。後在《孔子世家·好生》中提到:「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又何求焉?」 它說的是,楚王帶著「繁弱之弓」和「忘歸之矢」到雲夢澤打獵,卻把弓給丟了。隨從說要去找回來,楚王卻說,「止。楚王遺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乎?」。

  用 法 主謂式;作分句;含褒義,比喻利未外溢

  示 例 如今恰恰的不曾動身,這個東西送上門來,~,豈有再容它已來復去的理?(《兒女英雄傳》第十七回)

  英 文 one loses a thing which people at his side pick up

  原文

  楚王出遊,亡弓,左右請求之。王曰:「止,楚王失弓,楚人得之,又和求之?」孔子聞之曰:「惜乎其不大也,不曰人遺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也!」

  《選自孔子家語.好生》

  原典

  楚弓楚得的故事應流傳於春秋戰國時期,現存最早的文獻記載見於《公孫龍子·跡府》,該書提到楚國的一位君主帶著「繁弱之弓」和「忘歸之矢」到雲夢澤打獵,卻把弓遺失了,他的侍臣都要去找,楚王卻阻止了他們,說道:「楚人遺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乎?」這則故事想表達出楚王胸襟廣大,但後來演變成為成語「楚弓楚得」。

  故事雖提及楚王,但並未說明是哪一位楚王,《呂氏春秋·孟春紀·貴公》甚至連楚王都未提及,只說是一個楚國人(荊人),劉向在《說苑·至公》一書中說楚王指楚共王,後來的《藝文類聚》「卷六十·軍器部」中又說弓是「烏號之弓」。

  在清朝的《兒女英雄傳》中,該故事被概括為「楚弓楚得」。

  後世評價

  對楚弓楚得的故事,後來儒家、道家、佛家都有評價,立場往往是批評其具有局限性。儒家評論說不應拘泥於楚國,道家評論說不應拘泥於人,佛家評論說對弓、人、楚等概念都應超脫。

  根據《公孫龍子》和《孔子家語》的記載,孔子聽到了楚弓楚得的故事後,覺得楚王心胸仍不夠寬廣,沒有盡到仁義,說道「人遺弓,人得之,何必楚也」, 他認為應該超越楚國的局限,失弓的是人,得弓的也是人,楚國人與否無關緊要。由此觀之,楚王的國家觀比孔子的天下觀比較為狹窄。而孔子把「楚人」和「人」的概念作了區分,這一點後來被公孫龍用來佐證自己的白馬非馬說。

  《呂氏春秋·貴公》中進一步加上了道家的評論,稱當老子聽到楚弓楚得的故事以及孔子的評價後,說道「去其人而可矣」,表示連「人」也不必拘泥,只說「失之,得之」即可。這則評價很可能是《呂氏春秋》的附會之作,反映了道家的立場,即主張人與萬物都是一樣的,是自然的平等產物。

  根據各派對楚弓楚得的不同立場,有人評價說楚王是民主主義者(楚王沒有說「楚王失弓」,而是說「楚人失弓」,沒有區分王和民),孔子是世界主義者,而老子則是宇宙主義者。

  明朝的蓮池大師在《竹窗隨筆》中評價說:「楚王的楚弓楚得乃是滄海之胸襟,孔子的人弓人得乃是天地之度量,雖然孔子的境界高於楚王,但仍『不能忘情於弓』,弓乃身外之物,本來就無所謂失,也無所謂得。但看到這一點仍然不夠,因為這樣仍然是『不能忘情於我』,而連自我都不可得,又如何去求所謂弓、人、楚呢?」 蓮池大師的評價體現了佛家四大皆空的境界。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