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語大義滅親的主人公是誰?大義滅親的典故 | 時光網

 

A-A+

成語大義滅親的主人公是誰?大義滅親的典故

2018年02月10日 成語典故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大義滅親出處

  《左傳隱公四年》:「石碏,純臣也,惡州吁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其是之謂乎。」

  大義滅親釋義

  為了維護國家人民的利益,對犯罪的親人不徇私情,使其受到應得的懲罰。

  大義滅親典故

  春秋時,衛國的州吁弒兄篡國,無故興師伐鄭,鬧得眾叛親離,人心不附。為了改變這種孤立困境,他與石厚商議對策,石厚說:「我父石碏(que鵲)做上卿時,人人服他,現告老在家,若能請他出來輔政,您的君位就穩了。」

  州吁取出白璧一雙,命石厚去聘請石碏。石錯推托有病,堅決不肯入朝。州吁無奈,又命石厚去向石碏求教穩定君位的妙計,石碏說:「諸侯接位,應得周天子許可,只要他點頭,眾人就不能不服。」

  石厚點點頭說:「好主意!可就怕周天子不允,若有人從旁說情就好了。」石碏感到除惡的機會到了,就巧妙地說:「陳桓公與周天子很親密,跟我們也有交情,你先去陳國,請他在周王面前周旋,然後再去朝見,還怕此事不成?」

  石厚把父親的主意告訴州吁,州吁聽了拍手叫好。君臣倆帶了厚禮,親自來到陳國。陳桓公命大夫子鋮接待他們。

  子鋮早已收到好友石碏的密信,要求他為民除害。他向陳桓公請示後,立即把州吁和石厚帶到事先安排好的太廟。門首—蠢一塊白W,上®鴦奢:「木忠木孝,羌德羌義者,不准入廟!」

  州吁和石厚大吃一驚,問子鋮立這牌子是什麼意思。子鋮說:「這是敝國先祖遺訓,沒有別的意思。」他們這才放心進廟。

  到了廟堂,州吁剛要鞠躬行禮,站在陳桓公上首的子減大喝一聲.捉拿試君亂國之賊!

  話音剛落,兩邊武士立即上前捕捉。州吁先被逮住,石厚想拔佩劍,一時不能出鞘,只得用手格鬥。左右伏兵一齊擁上,將石厚綁縛。

  子鋮拿出石碏的信,當眾宣讀:「外臣石錯百拜致書陳侯:衛國不幸,出現弒兄篡權醜事,鬧得眾叛親離,這都是州吁和石厚的罪孽。我老了,無力處治他們,只求貴國

  秉持正義,為民除害

  州吁和石厚這才知道中了石碏之計。陳桓公想把他雙轉神正法,子鋮說:「且慢,石厚是石碏的親兒子,我們sftfe坤不太好,還是通知衛國自己處置吧。」陳桓公吩咐把他倆分兩處關押起來,一面派使者通知石碏。

  使者來到衛國,石碏召集眾大夫商議,大家一致If元老石碏作主。石碏果斷地說:「他倆犯的都是死罪,應亨上派人去陳國執行!,,有位大臣說:「亂臣斧心,我願去執法處斬州吁,不過從犯石厚還請從寬處理。

  石碏大怒:「豈有此理!州吁的罪過全是我那個逆子造成的,你替他求情,豈不是疑我有舐犢之私?我縱有愛子之心,也不能顧私情而忘大義!不要多說,誰去執法?」

  問了幾聲,沒人響應。石碏氣喘吁吁地說:「沒人去執法?我老骨頭自己去!」說罷拿起枴杖要走,幾個家臣攔住他,表示願意代勞。

  家臣來到陳國,先斬了州吁。石厚央求說:「我雖該死,但求你們讓我向父親求個情。」家臣說:「我們是奉你父親之命來執法的。」說罷,手起刀落,將石厚斬了。當時人們讚揚說:「石碏,純臣也,……大義滅親,其是之謂乎。」

  大義滅親出處

  《左傳隱公四年》:「石碏,純臣也,惡州吁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其是之謂乎。」

  大義滅親釋義

  為了維護國家人民的利益,對犯罪的親人不徇私情,使其受到應得的懲罰。

  大義滅親典故

  春秋時,衛國的州吁弒兄篡國,無故興師伐鄭,鬧得眾叛親離,人心不附。為了改變這種孤立困境,他與石厚商議對策,石厚說:「我父石碏(que鵲)做上卿時,人人服他,現告老在家,若能請他出來輔政,您的君位就穩了。」

  州吁取出白璧一雙,命石厚去聘請石碏。石錯推托有病,堅決不肯入朝。州吁無奈,又命石厚去向石碏求教穩定君位的妙計,石碏說:「諸侯接位,應得周天子許可,只要他點頭,眾人就不能不服。」

  石厚點點頭說:「好主意!可就怕周天子不允,若有人從旁說情就好了。」石碏感到除惡的機會到了,就巧妙地說:「陳桓公與周天子很親密,跟我們也有交情,你先去陳國,請他在周王面前周旋,然後再去朝見,還怕此事不成?」

  石厚把父親的主意告訴州吁,州吁聽了拍手叫好。君臣倆帶了厚禮,親自來到陳國。陳桓公命大夫子鋮接待他們。

  子鋮早已收到好友石碏的密信,要求他為民除害。他向陳桓公請示後,立即把州吁和石厚帶到事先安排好的太廟。門首—蠢一塊白W,上®鴦奢:「木忠木孝,羌德羌義者,不准入廟!」

  州吁和石厚大吃一驚,問子鋮立這牌子是什麼意思。子鋮說:「這是敝國先祖遺訓,沒有別的意思。」他們這才放心進廟。

  到了廟堂,州吁剛要鞠躬行禮,站在陳桓公上首的子減大喝一聲.捉拿試君亂國之賊!

  話音剛落,兩邊武士立即上前捕捉。州吁先被逮住,石厚想拔佩劍,一時不能出鞘,只得用手格鬥。左右伏兵一齊擁上,將石厚綁縛。

  子鋮拿出石碏的信,當眾宣讀:「外臣石錯百拜致書陳侯:衛國不幸,出現弒兄篡權醜事,鬧得眾叛親離,這都是州吁和石厚的罪孽。我老了,無力處治他們,只求貴國

  秉持正義,為民除害

  州吁和石厚這才知道中了石碏之計。陳桓公想把他雙轉神正法,子鋮說:「且慢,石厚是石碏的親兒子,我們sftfe坤不太好,還是通知衛國自己處置吧。」陳桓公吩咐把他倆分兩處關押起來,一面派使者通知石碏。

  使者來到衛國,石碏召集眾大夫商議,大家一致If元老石碏作主。石碏果斷地說:「他倆犯的都是死罪,應亨上派人去陳國執行!,,有位大臣說:「亂臣斧心,我願去執法處斬州吁,不過從犯石厚還請從寬處理。

  石碏大怒:「豈有此理!州吁的罪過全是我那個逆子造成的,你替他求情,豈不是疑我有舐犢之私?我縱有愛子之心,也不能顧私情而忘大義!不要多說,誰去執法?」

  問了幾聲,沒人響應。石碏氣喘吁吁地說:「沒人去執法?我老骨頭自己去!」說罷拿起枴杖要走,幾個家臣攔住他,表示願意代勞。

  家臣來到陳國,先斬了州吁。石厚央求說:「我雖該死,但求你們讓我向父親求個情。」家臣說:「我們是奉你父親之命來執法的。」說罷,手起刀落,將石厚斬了。當時人們讚揚說:「石碏,純臣也,……大義滅親,其是之謂乎。」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