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鬼蛇神”一詞從何處來?原是褒義詞形容詩詞奇幻 | 時光網

 

A-A+

“牛鬼蛇神”一詞從何處來?原是褒義詞形容詩詞奇幻

2018年02月23日 成語典故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據說,最早使用「牛鬼蛇神」的人是唐代詩人李賀,他是以此來讚美杜牧詩歌的魔幻與奇譎。本來是一個褒義詞,後來卻產生異化,成了一個「壞詞」。我最早知道這個詞,是小學五年級時,一位經歷過「文革」的語文教師,在黑板上寫上一句非常革命化句子,並聲情並茂地朗誦了好幾遍,其中就有牛鬼蛇神這個詞彙。

  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語文老師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太,她的造句,刺激性很強,一直餘音繞樑到今天。

  佛教有「天龍八部」的說法,其來源於印度早期的民間神話,指的是八個護法神仙,排在最後的一個名為「摩呼羅迦」,乃人頭蛇身的一條巨蟒,性別不明確。所謂的「蛇神」,一般就是指這位老兄或妹子。至於金庸的小說《天龍八部》,其實就是以八位佛教護法神仙來比對書中的主要人物,排第一的「天眾神」,指喬峰,排第二的「龍眾神」則指段譽,至於那條蟒蛇「摩呼羅迦」,居然是虛竹。虛竹要是知道金庸的這個想法,恐怕要不答應了。憑什麼喬峰是「天」,段譽是「龍」,而他只是一條蛇。

  蛇在佛教裡本是象徵著「嗔」的不良性格,因為它雖老呆著,但是極易發怒咬人,所以才成為三戒「貪嗔癡」中的一種。但摩呼羅迦就不同了,它是蟒蛇,屬於咬人更來勁的那種蛇,可它卻鹹「蛇」翻身,做了佛教的神仙,修成了正果。虛竹老弟當年正在修正果,可偏偏「出軌」,不做和尚,要做風流的大俠,那就與摩呼羅迦走的似乎是相反的道路了。不過,從鹹「蛇」翻身這一點來看,虛竹告別佛門,走上江湖,當駙馬爺,享盡人間浮華,也算與摩呼羅迦異曲同工了。

  虛竹是條大蟒蛇,這在傳統中國文化裡,是莊好事,有帝王之相的人,才是蛇的傳人,畢竟龍與蛇在古代中國,往往被認為就是一個物種。蛇便是小龍嘛,而且誰也沒真正見到過龍。《史記》記載,劉邦在剛剛揭竿而起,要單干的時候,就在老家的沼澤邊上斬殺了一條擋路的白蛇。馬上就有一位老太太走來,哭著說這條蛇是她的兒子,乃「白帝」之子,禍害他的人便是「赤帝」的兒子。說完,老太太就突然消失了。

9aedf498g78d3b5f894ec&690_meitu_10.jpg

  白帝是天上的帝王,赤帝就是炎帝。就因為幹掉了一條白蛇,劉邦受益匪淺,司馬遷用了「獨喜、自負」兩個詞,來形容劉邦當時「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心理變化。殺蛇之前,他作為一個鄉村幹部,私自放走服勞役的農民,還心有慼慼焉;殺蛇之後,「革命」意志陡然上升,連追隨他的人也開始「日益畏之」也。

  這樣的聊齋故事,司馬遷居然也相信,後來班固的《漢書》也把這一段傳奇原封不動地抄下來。如果劉邦後來未成功,那麼這個故事是否可以演繹成劉邦殺了白蛇,後來一條青蛇前來報仇,結果與劉邦譜寫出一段至今依然在傳頌的愛戀呢?搞不好,白蛇又復活了,那很有可能不打不成交,生生能讓劉邦變成許仙,把白素貞故事的源頭扯得更遠點。

  不過,劉邦殺蛇獲殊榮,倒是與《搜神記》上殺蛇造福百姓的少女李寄有一樣的效果。有趣的是,李寄殺的是真真害命的蛇,而劉邦斬的是一條不小心降落凡塵而變成蛇的白龍。還好,李寄殺的不是白龍,否則她就要成為魏晉時期的女皇了。

  再說「牛鬼」,它們與「蛇神」同屬於佛教人物,只不過「鬼」畢竟不是神,屬於另一個系統。它們與蛇神最大的區別就是它們很醜。其實蛇神也不是太美,但牛鬼就更是陰曹地府的最愛了。只是對不起牛了,本來牛的品相要比蛇強,可惜它一不小心就成了「牛頭馬面」的鬼。而極具侵略性的蛇,卻成了「牛鬼蛇神」的神。

  牛鬼蛇神雖說在詩人李賀的筆下是一個文藝學上的絕妙好詞,但在我老家湖北方言裡,牛鬼蛇神被發音成「遊鬼蛇神」或「油鬼蛇神」,意思就更適合罵人了。老實巴交的「牛」在方言中被消解之後,就只剩下真正的鬼與蛇了,其張力更大了。雖然「蛇神」的意思還在,但蛇是壞分子,即便是神,也是如瘟神那樣的神。

  柳宗元在《捕蛇者說》講到,永州之野產「異蛇」,皮膚灰白相間,所過之處草木不生,夠毒的。我讀大學那會,宿舍裡有一位湖南永州的同學,我問他柳宗元說的那種蛇到底是個什麼品種。他一口咬定不知道。我只好說,柳宗元當年被貶到永州做司馬(副州長),本來心有不順,接著被這該死的異蛇咬了一口,才氣急敗壞,謅出了這篇妙文。室友一驚,大呼有道理,合乎邏輯。不過,蛇如果真的咬死了柳宗元,那麼唐宋八大家就少了一個人。少了一個,那又該增補誰呢?


  據說,最早使用「牛鬼蛇神」的人是唐代詩人李賀,他是以此來讚美杜牧詩歌的魔幻與奇譎。本來是一個褒義詞,後來卻產生異化,成了一個「壞詞」。我最早知道這個詞,是小學五年級時,一位經歷過「文革」的語文教師,在黑板上寫上一句非常革命化句子,並聲情並茂地朗誦了好幾遍,其中就有牛鬼蛇神這個詞彙。

  那是上世紀90年代初,語文老師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太太,她的造句,刺激性很強,一直餘音繞樑到今天。

  佛教有「天龍八部」的說法,其來源於印度早期的民間神話,指的是八個護法神仙,排在最後的一個名為「摩呼羅迦」,乃人頭蛇身的一條巨蟒,性別不明確。所謂的「蛇神」,一般就是指這位老兄或妹子。至於金庸的小說《天龍八部》,其實就是以八位佛教護法神仙來比對書中的主要人物,排第一的「天眾神」,指喬峰,排第二的「龍眾神」則指段譽,至於那條蟒蛇「摩呼羅迦」,居然是虛竹。虛竹要是知道金庸的這個想法,恐怕要不答應了。憑什麼喬峰是「天」,段譽是「龍」,而他只是一條蛇。

  蛇在佛教裡本是象徵著「嗔」的不良性格,因為它雖老呆著,但是極易發怒咬人,所以才成為三戒「貪嗔癡」中的一種。但摩呼羅迦就不同了,它是蟒蛇,屬於咬人更來勁的那種蛇,可它卻鹹「蛇」翻身,做了佛教的神仙,修成了正果。虛竹老弟當年正在修正果,可偏偏「出軌」,不做和尚,要做風流的大俠,那就與摩呼羅迦走的似乎是相反的道路了。不過,從鹹「蛇」翻身這一點來看,虛竹告別佛門,走上江湖,當駙馬爺,享盡人間浮華,也算與摩呼羅迦異曲同工了。

  虛竹是條大蟒蛇,這在傳統中國文化裡,是莊好事,有帝王之相的人,才是蛇的傳人,畢竟龍與蛇在古代中國,往往被認為就是一個物種。蛇便是小龍嘛,而且誰也沒真正見到過龍。《史記》記載,劉邦在剛剛揭竿而起,要單干的時候,就在老家的沼澤邊上斬殺了一條擋路的白蛇。馬上就有一位老太太走來,哭著說這條蛇是她的兒子,乃「白帝」之子,禍害他的人便是「赤帝」的兒子。說完,老太太就突然消失了。

9aedf498g78d3b5f894ec&690_meitu_10.jpg

  白帝是天上的帝王,赤帝就是炎帝。就因為幹掉了一條白蛇,劉邦受益匪淺,司馬遷用了「獨喜、自負」兩個詞,來形容劉邦當時「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心理變化。殺蛇之前,他作為一個鄉村幹部,私自放走服勞役的農民,還心有慼慼焉;殺蛇之後,「革命」意志陡然上升,連追隨他的人也開始「日益畏之」也。

  這樣的聊齋故事,司馬遷居然也相信,後來班固的《漢書》也把這一段傳奇原封不動地抄下來。如果劉邦後來未成功,那麼這個故事是否可以演繹成劉邦殺了白蛇,後來一條青蛇前來報仇,結果與劉邦譜寫出一段至今依然在傳頌的愛戀呢?搞不好,白蛇又復活了,那很有可能不打不成交,生生能讓劉邦變成許仙,把白素貞故事的源頭扯得更遠點。

  不過,劉邦殺蛇獲殊榮,倒是與《搜神記》上殺蛇造福百姓的少女李寄有一樣的效果。有趣的是,李寄殺的是真真害命的蛇,而劉邦斬的是一條不小心降落凡塵而變成蛇的白龍。還好,李寄殺的不是白龍,否則她就要成為魏晉時期的女皇了。

  再說「牛鬼」,它們與「蛇神」同屬於佛教人物,只不過「鬼」畢竟不是神,屬於另一個系統。它們與蛇神最大的區別就是它們很醜。其實蛇神也不是太美,但牛鬼就更是陰曹地府的最愛了。只是對不起牛了,本來牛的品相要比蛇強,可惜它一不小心就成了「牛頭馬面」的鬼。而極具侵略性的蛇,卻成了「牛鬼蛇神」的神。

  牛鬼蛇神雖說在詩人李賀的筆下是一個文藝學上的絕妙好詞,但在我老家湖北方言裡,牛鬼蛇神被發音成「遊鬼蛇神」或「油鬼蛇神」,意思就更適合罵人了。老實巴交的「牛」在方言中被消解之後,就只剩下真正的鬼與蛇了,其張力更大了。雖然「蛇神」的意思還在,但蛇是壞分子,即便是神,也是如瘟神那樣的神。

  柳宗元在《捕蛇者說》講到,永州之野產「異蛇」,皮膚灰白相間,所過之處草木不生,夠毒的。我讀大學那會,宿舍裡有一位湖南永州的同學,我問他柳宗元說的那種蛇到底是個什麼品種。他一口咬定不知道。我只好說,柳宗元當年被貶到永州做司馬(副州長),本來心有不順,接著被這該死的異蛇咬了一口,才氣急敗壞,謅出了這篇妙文。室友一驚,大呼有道理,合乎邏輯。不過,蛇如果真的咬死了柳宗元,那麼唐宋八大家就少了一個人。少了一個,那又該增補誰呢?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