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30萬窮遊90國 網友 任性的青春不需要解釋 | 時光網

 

A-A+

女子30萬窮遊90國 網友 任性的青春不需要解釋

2017年03月20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鄧深,27歲的美女學霸,土生土長的成都妹子。

  她擁有中國加德國「環境工程」本科學位,即將獲得秘魯「環境科學」碩士學位。

  從18歲起,鄧深背上行囊開始獨自窮遊中國各個省市。20歲開始以德國為中心,旅行歐洲、中東;22歲闖蕩西非、非洲、南亞;24歲起,周遊拉美;27歲,她要環遊亞非拉。

  在路上9年,鄧深的足跡已經遍佈全球90多個國家和地區。如今,她已經熟練掌握西班牙語、德語、英語、日語4種外語,還會其他10種語言的基礎對話。

  「如果說地球上再也找不到想要去的地方,我會搬到火星去。」

  在很多人眼裡,環遊世界就是有錢人的遊戲。而鄧深則用自己的經歷告訴人們,普通家庭的孩子也可以憑借自己的努力完成夢想。

  作為一個普通的80後,鄧深出生在成都一個平凡的知識分子家庭裡。母親在90年代的「下崗潮」中沒有了收入,一家人靠父親當學生輔導員的工資維持生計。「一分錢掰成兩半花」的情況持續到高中前,母親找到了一份教師工作,家境才好轉起來。

  初中時,鄧深的同桌有個在德國外企工作的父親,同桌在12歲就去了歐洲七八個國家。每次旅行回來,同桌就會和鄧深分享旅行見聞趣事,鄧深為此著迷又羨慕。年少的她從此埋下了期待環遊世界的夢想火種。

  高考前,鄧深是個努力讀書的乖乖女。成績優異的她考入四川大學建築學。

  多少年後,鄧深回首發現,自己那段拚命學習並以考上大學為理想的歲月,只是被囚籠困住了的一段年少時光。而生來就嚮往碧海藍天的鳥,一定會盡情地展翅高飛。

  高考作為人生的轉折點,鄧深的學霸生涯結束,開始了旅霸生涯。18歲那年,她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機。

  第一站

  高考暑假雲南旅行當背包客走遍全國

  旅行從國內開始,第一站是雲南。利用高考後的暑假,她用了大半個月的時間獨自旅行,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在大學期間,她背著包走遍了中國各地,遊覽大好河山。

  中途轉專業到「環境工程」,「2+
2」的學習模式,讓她在20歲那年來到德國學習。長居海外,她以德國為據點,先後旅居歐洲、中東、南美;而後「間隔年」旅行,闖蕩西非、非洲、南亞;24
歲,在秘魯學習「環境科學」的碩士課程,以秘魯為大本營,周遊拉丁美洲;27歲,碩士畢業,她又「間隔年」,正在進行歷時15個月,壯遊世界亞非拉30個國家和地區。

  從本科畢業起,鄧深從未向父母要過一分錢。在每次出發前,鄧深都會集中時間努力工作掙到幾千美金,然後去想去的地方,錢用光之前再繼續打工存錢,從不透支。

  為了省錢,鄧深選擇和女伴一起搭便車、做「沙發客」。這樣就省下了絕大部分陸路交通費用、民宿費用,還能體驗當地生活。

  秘魯部落喝「青蛙汁」 哥倫比亞「農莊驚魂」

  在本科期間,她在培訓班學習了日語和德語;在德國的免費培訓課程中,她學習了法語和波蘭語;在南美,她自學了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

  對於鄧深來說,學習一門新的語言,就開啟了通向一個新的文化圈的窗戶。每到一個國家,她都爭取盡快學會當地語言的基礎詞彙,嘗試與當地人交流。

  在旅行中,她見識了各色各樣的人,領略了千姿百態的風土人情。當然,也品嚐了不少奇奇怪怪的食物。

  她吃過羊駝、豚鼠(荷蘭豬)、鯊魚肉、蠶蛹……而最讓她難忘的,是一種在秘魯品嚐過的重口味飲料——青蛙汁。

  在玻利維亞和秘魯兩國交界處的Titikaka(的的喀喀)湖附近部落,當地人把青蛙和秘魯瑪咖等混合放進搾汁機,搾成綠色的青蛙汁引用。鄧深說,青蛙汁又苦又腥,當地人把這種青蛙汁「飲料」當成強身健體、解除疲勞的「靈藥」。

  她和女伴在哥倫比亞聖瑪爾塔還遭遇了「森林農莊驚魂」。原來,沙發主住在森林深處。她和女伴到達森林已經天黑了,只能跟著沙發主在沒有光的密林裡往深處走,背後還有野狗的叫喚聲。走了10多分鐘,就見到了一所爛房子,牆角有一個「被分屍」的玩偶,兩人以為這就是目的地,被嚇得差點報警。結果目的地並非爛房子,而是再往前行進的一所簡易農莊。她們才放心下來:原來是虛驚一場!沙發主友好地為她們準備了臥室,自己一家卻在外面打吊床。「旅途中,戒備心是需要的。但是大多數都是善良的人。」

  回首旅程,鄧深覺得最瘋狂的一件事是:2011年,她從非洲大陸的赤道線開始,全程搭便車從肯尼亞出發,穿越坦桑尼亞、贊比亞、莫桑比克,最後到達南非。全程8000多公里,搭了62輛車,耗時2個月。

  所到之處當志願者幫忙

  作為背包客上路已經9年,鄧深的心路經歷了「熱血沸騰、說走就走」、「省錢窮遊,精打細算」、「厭倦奔走,隨遇而安」、「深入當地,洞察社會」等不同階段的變遷。

  在旅程中,她不但重新整理自己對於世界的認知,也越來越清晰地發現自己的未來。

  她為自己的人生定了兩個目標:主旋律:為環境保護和文化交流的公益事業而奮鬥;伴奏:作為世界公民去體驗大千世界的百態人生。

  在中東約旦住的幾個月中,她參與死海和西亞濕地的保護工作;在秘魯生活期間,她作為海洋動物誌願者,照顧受傷的小海獅;她還曾幾次到安第斯高原訪問在礦業開採中失去土地的印第安原住民,協助他們與礦業公司進行更好地溝通,保障其權益。

  眾籌9萬元旅費要壯遊亞非拉30國

  在好友黃柳蓉看來,鄧深旅行經歷豐富、語言能力超強、擅長和各國人溝通交流、熱愛大自然,是個攝影愛好者,也喜歡寫文章。「她像是有某種魔力,能迅速融入人群,並讓人很快喜歡她。」

  如今,碩士畢業,鄧深希望完成自己的亞非拉30國壯遊。從秘魯出發,沿路經過哥倫比亞、巴拿馬、墨西哥、美國加州、中國台灣、泰國、印度、阿聯酋、埃及……最終返回秘魯。這趟旅行的費用大致需要2萬美金,而自己的存款卻少了一個零。

  為了完成夢想,她在網上發起了眾籌,又獲得了兩家公司的贊助(為公司做國外市場調查),如今已籌集近9萬元人民幣的費用。她希望有熱愛旅行的女伴加入她的旅程,和她一起領略世界的精彩。

  對於鄧深來說,走過那麼多路,看過那麼多異域的雲和月,那些年的青春就流浪在路上。她喜歡這種流浪的狀態,雖然也曾迷惘、彷徨,卻從未失去過方向。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