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 引數萬民眾圍觀 | 時光網

 

A-A+

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 引數萬民眾圍觀

2018年02月23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轟動整個湖北,一名酒店廚師的非正常死亡引發無數群眾圍觀起哄。湖北的高官親自到石首市處理該事件,最後才得以平息。接下來就由小編為你詳細的介紹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的整件事吧。

  2009年6月17日20時36分,據石首市政府門戶網站通報,石首市公安局筆架山派出所接市公安局指揮中心110報警台指令:湖北省石首市筆架山街道辦事處東嶽山路「永隆大酒店」門前發現一具男屍。接警後,該所民警迅速趕往現場調查處理,並及時向市公安局領導和刑警大隊報告。技偵人員迅速趕往現場進行勘查,法醫對屍體進行了初檢,沒有發現身體致命傷。

  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

  經初查,死者塗遠高,男,24歲,石首市高基廟鎮長河村5組人,初中文化程度,生前為該酒店廚師。民警對死者所住房間進行了檢查,發現了死者所留一份遺書,遺書的大致內容為自己悲觀厭世而輕生,當地警方經現場走訪、屍表檢驗、現場勘查等,排除他殺,初步認定為自殺。民警多次與死者親屬進行了溝通,講明了為查清死因,必須進行屍體解剖,但遭到家屬拒絕。

  因親屬對死因表示懷疑,將屍體停放在酒店內,拒絕火化,導致圍觀群眾越聚越多,引發了大規模群體性事件,造成部分武警被打傷,車輛被毀壞,酒店遭焚燒。

  事件發生後,中央領導同志高度重視,對處理事件作出明確批示。公安部、武警總部、省及荊州市的主要負責人迅速組成了事件處置領導小組,一方面全力做好死者親屬的安撫工作,保護他們的安全,通過多種途徑及時向社會公佈事件真相;另一方面,加強對事發地段的警戒,防止事態擴大,疏散圍觀群眾,維護現場秩序。經多次協商,死者親屬同意將屍體運往殯儀館,將進行屍檢。

  石首「護屍」80小時

  6月17日晚8時許,湖北石首永隆大酒店對面,63歲的小賣部老闆余昌華聽到了24歲的酒店廚師塗遠高墜樓後發出的「彭」的聲音,他聞聲趕到墜樓現場,看到死者躺在酒店門前的人行道上,仰面朝天。「現場沒有一點血跡,屍體很乾淨。」余說。

  隔壁建大輪胎的女老闆陳朱花也聞聲趕來。當時圍觀有七八人,有人還湊前摸了死者,「身上是冰的」。她和余昌華直覺相同,「很像是在墜樓之前就已經死了」。

  沒有人看到死者是從酒店的哪個樓層和房間墜下的,余昌華憑經驗判斷,有可能是3樓。共6層的永隆大酒店,在當地只算是一般的中檔酒店。

  隨後趕到的警方初步認定是自殺,並要求將屍體帶走解剖,但遭到死者家屬的拒絕。一起簡單的死亡事件,引發了一場長達80小時、數萬群眾參與的「護屍」行動。

  湖北石首群體事件

  家屬的質疑

  24歲的塗遠高,石首市高基廟鎮長河村人。4個月前剛應聘到永隆大酒店做廚師,每晚宿在酒店內。被發現死亡後,接警的警察和家屬都趕到了現場。警察看了現場後,初步認定為跳樓自殺。這讓家屬們滿腹疑惑:跳樓自殺,為什麼躺的地方卻很乾淨,一點血跡沒有?而且憑他們對死者的瞭解,沒有任何自殺的徵兆。

  現場處理約40分鐘後,警方通知的殯葬車準備將死者屍體拖走,被聞訊陸續而來的死者家屬們堅決制止。

  這期間永隆大酒店大門緊鎖,裡面空無一人。家屬試圖聯繫酒店的負責人,卻無法接通。氣憤的家屬破門而入,把屍體抬進了酒店大廳。

  在仔細查驗屍體後,家屬聲稱,發現死者頸部有被掐過的痕跡,下身生殖器也懷疑被腳踢過,一側陰囊浮腫,另外胸部還有一處較為明顯的傷跡。

  遠高的表弟王子豪表示,他發現表哥頭上有三四個像是被釘子敲過的痕跡,懷疑是用帶釘的棒子擊打過,「當時很明顯,後來冰凍後就看不太清楚了。」

  第一次談判

  酒店門前,附近的市民聞風而來,眾多群眾開始圍觀。

  18日凌晨1時多,市公安局派人要求將屍體運至殯儀館,遭家屬再度拒絕。由於石首氣溫較高,家屬找到筆架山派出所說理,後從市殯儀館調來了一個冰棺存放屍體。

  上午9時多,市公安局再次派人前來,和家屬在酒店的客房部作了一次談判。據來自警方的消息,民警對死者在酒店的房間曾進行過檢查,發現了死者留有一份遺書,大致內容為悲觀厭世而輕生,警方亦由此排除他殺,初步認定是自殺。警方說,要查清死因,要運走屍體作進一步解剖,但談判沒有結果。

  家屬們對死者留下遺書表示質疑。「三喜(死者的小名)13歲就出來學藝,小學3年級的文化程度,憑我們對他的瞭解,他怎麼可能寫出遺書來呢?」

  談判失敗,現場情況進一步惡化。眾多不明事由的群眾參與其中,在東嶽山路和東方大道紛紛設起路障,交通幾近癱瘓。永隆大酒店門前的東嶽山路,現場圍觀的群眾已超過千人。群眾把酒店大門用椅子堵住,阻止他們擔心的「搶屍,強行火化」。次日凌晨零點半和3點多,一撥身著制服的警察試圖進入酒店,但被圍觀的人群攔在外面。

  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

  上萬人圍觀

  19日上午,高基廟鎮領導和派出所出面,再次找到死者家屬。家屬稱,鎮領導協商時提出,讓家屬簽字承認是自殺,然後對方先出3.5萬安葬費,以後的錢以後再說。家屬們回應,我們不要錢,我們就是要給個交待,人是怎麼死的。

  再次協商無果。下午2點多,趕來增援的公安和武警開進東嶽山路,目擊群眾說「最少20輛警車」。「保護屍體!保護證據!」人群中不斷有人高喊,現場約2000名群眾拿起磚頭、啤酒瓶、椅子,阻止警方進入酒店。30多名警察被追趕約400米至車站,高基廟派出所的一輛警車被砸翻。

  到了晚間,街區斷電,酒店大廳內氣溫陡升,家屬一時不知所措,有人拿來發電機,冰棺得以繼續工作。被激勵的家屬更是在屍體旁放了十幾個大瓦斯罐,以示決心。

  20日凌晨2時,武警開著消防車再次試圖進入,人群將輪胎砸穿,有七八名武警受傷。此時,據當晚在場群眾描述,從皇叔街一直到筆架中學,1300米的街道,至少聚集了2萬多名群眾,達到圍觀的高峰。事態的發展,早已超出家屬所能控制的範圍。

  20日下午,一股莫名的大火從永隆大酒店的一樓點燃,目擊者稱是一個年輕人,點了火就跑了。火勢漸次洶湧,並燒向二樓、三樓。由於火勢較大,死者父親塗德明、母親陳桂香被煙熏嗆,下午5點多被送往醫院。

  20日下午,王子豪把自己和冰棺關進酒店大廳內間的一個小屋,備上了兩桶汽油,準備隨時同歸於盡。面對外圍數以萬計的人群,他說自己已經完全沒有精力顧及。

  20日晚,群眾被限制進入現場,21日凌晨,大量武警和公安開始進駐。經有關人員再次與家屬協商,在21日凌晨5時許,疲憊的死者家屬終於同意將屍體運往殯儀館。

  盤點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

  死者遺書

  21日下午,死者家屬在屍檢委託書上簽了字。據瞭解,此次鑒定由省級法醫部門進行,結果有望很快公佈。

  家屬們也第一次看到了死者的遺書。這是一份在電信繳費單上書寫的簡短遺書,潦草的字跡這樣寫道:

  「親愛的爸爸媽媽,兒子在這裡對您們說聲不孝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好像有個陰影一直纏著我不放,可能這是我的命吧。我存的那點錢您們拿去用,就當是我對您二老的一點小小補償吧,兒子虧欠您的養育之恩只能來世再報了。

  還有哥,我們只能來世做兄弟了,爸爸媽媽就交給你了。請原諒弟弟這樣不辭而別。希望你好好把事業做大。好了就這樣吧。不孝兒子,在此對父母叩頭。」

  湖北石首群體性事件從種種跡象上看該男子並非自殺,離奇的死亡導致當地的老百姓圍觀討公道。然而在死者的遺書又是怎麼回事?整個案件疑點重重,成為中國史上一個大事件。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