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最奇怪的女人扈三娘 家人被殺還能安然相處 | 時光網

 

A-A+

水滸最奇怪的女人扈三娘 家人被殺還能安然相處

2017年03月19日 解密水滸傳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翻了幾遍的水滸傳,近對裡面的扈三娘感興趣了,但是這樣一個女子卻總是讓人摸不著頭腦,有時候真的是想不通她的做法反應,對於這個人,作者並沒有用太多的筆墨進行描寫,是有意為之還是因為這樣一個人物對於整本書不重要?我們雖然不能去瞭解作者的想法,姑且就在為數不多的文字中感受一下這個女子吧。

首先,她的美貌在整本書中也算是能排的上名的,比同為好漢中的顧大嫂和孫二娘是美上好多,就有嫵媚的面容還有一股別樣的英雄氣質。在她第一次出場中,就寫了她的髮式,寫了她的披掛,寫了她的身材,還寫了她的武藝,這些都是描寫孫二娘她們時所沒有的。

其次,她的本領也比一些男人要強。在她未出場之前,就有人對宋江說了這女子的武藝高強,讓人不禁對這女子產生了好奇。果不其然,雙方一開戰,扈三娘就把她後來的丈夫矮腳虎王英擒獲了,當然王矮虎沒什麼本事我們都知道的,因此這也看不出什麼。我們再看兩個例子,井木犴郝思文、天目將彭圯這兩人可是正規的將領出身,本事比王矮虎高出不止一個檔次,這兩人都被她捉住了,我們就不得不承認扈三娘高超的武力了。再次,她的出身是另兩位女英雄比不上的。雖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也算是小康,起碼她在被梁山俘虜之前,過的也是無憂無慮的日子,有父兄的寵愛,還有一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夫婿。因此在生活中的她應該也是一個知書達理的樣子,只是自幼習武,身上還有一股英雄的氣概。這種氣概是表現在戰場上的,每一次出戰她都是英姿颯爽,神勇異常,每每都能拔得頭籌。

最後,這樣一個女子身上有很多矛盾之處,令人難以理解。

第一點,對於婚姻的不自主。在宋江帶人滅掉祝家莊,未婚夫祝彪被殺,自己被俘後,宋江一句輕飄飄的指婚就決定了這個女子的後半生。如果,這個對象是一個偉岸的男子,我們也不會感到如此不公,可是對象是曾經的手下敗將王矮虎,這樣一個粗鄙的男子,如何能夠配得上扈三娘?但是扈三娘對於這場婚事的反應是深感宋江義氣,只得拜謝了。這是怎麼回事?且不說她的青梅竹馬、未婚夫婿剛剛喪命,就是為了自己也不應該答應這門親事呀,這可是關係到自己今後的幸福。在這件事上,她沉默了屈服了,她的做法還比不上潘金蓮,雖然和武大郎結為夫妻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事,但是潘還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進行反抗,即使這種方式在當時不被禮法所容,我想說的是潘金蓮的反抗精神,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尚可以反抗,怎麼到了扈三娘這樣武藝高強的女子身上就反抗不得了?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宋江的險惡用心了,什麼仁義慈孝,如此門不當戶不對的婚事,他是瞎了眼嗎?而梁山眾人居然也都是贊同的,這樣的一個以男人的視角看待問題的方式實在是令人寒心。

第二點,對於家仇的麻木,漠視。按理說,梁山在攻打祝家莊時,扈家莊最早來投誠,卻還是讓李逵滅了滿門,全家老少全被兩把板斧砍了,全家只有一個逃出去的大哥倖存。這樣的深仇大恨如何能夠忍得了,被殺的可都是自己相伴十幾年的家人,換做一般人,就算是只有一位家人被殺,還會想方設法去報仇,怎麼換在扈三娘身上一切就都變了。幾十口家人的命說揭過就揭過了,還在仇人的賬下出力,實在是讓人對她的麻木感到憤怒。與她完全相反的是朱仝,僅僅是李逵殺了一個非親非故的小衙內就與他不共戴天,那種旁人的仇恨又怎麼比得上殺父之仇深刻呢。然而,扈三娘依舊不言不語,只是順從的接受梁山對她的安排,我不知道在沒有人的時候她有沒有想起自己那個英俊的未婚夫,會不會想起自己的少女時期,那段無憂無慮的光陰,那段有親人陪伴的歲月,而不是現在與一幫殺人不眨眼的莽夫生活在一起。

有的人認為,扈三娘的做法是一種無奈之舉,作為女子在那個社會本身就有一種地位上的不公平,更何況她是被抓上梁山的,根本就沒有自己做主的權力。而我想說,即便反抗過卻不成功,也比得上一點都不懂得反抗好吧,即使是反抗過卻因為失敗被殺,也比在梁山過著自己不想要過的生活,與自己的仇人稱兄道弟好。因此,我不明白這個女子,作者對她的描寫實在是太少,不知道是故意這麼寫還是因為不重要就草草結尾呢?

翻了幾遍的水滸傳,最近對裡面的扈三娘感興趣了,但是這樣一個女子卻總是讓人摸不著頭腦,有時候真的是想不通她的做法反應,對於這個人,作者並沒有用太多的筆墨進行描寫,是有意為之還是因為這樣一個人物對於整本書不重要?我們雖然不能去瞭解作者的想法,姑且就在為數不多的文字中感受一下這個女子吧。

首先,她的美貌在整本書中也算是能排的上名的,比同為好漢中的顧大嫂和孫二娘是美上好多,就有嫵媚的面容還有一股別樣的英雄氣質。在她第一次出場中,就寫了她的髮式,寫了她的披掛,寫了她的身材,還寫了她的武藝,這些都是描寫孫二娘她們時所沒有的。

其次,她的本領也比一些男人要強。在她未出場之前,就有人對宋江說了這女子的武藝高強,讓人不禁對這女子產生了好奇。果不其然,雙方一開戰,扈三娘就把她後來的丈夫矮腳虎王英擒獲了,當然王矮虎沒什麼本事我們都知道的,因此這也看不出什麼。我們再看兩個例子,井木犴郝思文、天目將彭圯這兩人可是正規的將領出身,本事比王矮虎高出不止一個檔次,這兩人都被她捉住了,我們就不得不承認扈三娘高超的武力了。再次,她的出身是另兩位女英雄比不上的。雖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之家,也算是小康,最起碼她在被梁山俘虜之前,過的也是無憂無慮的日子,有父兄的寵愛,還有一個門當戶對的未婚夫婿。因此在生活中的她應該也是一個知書達理的樣子,只是自幼習武,身上還有一股英雄的氣概。這種氣概是表現在戰場上的,每一次出戰她都是英姿颯爽,神勇異常,每每都能拔得頭籌。

最後,這樣一個女子身上有很多矛盾之處,令人難以理解。

第一點,對於婚姻的不自主。在宋江帶人滅掉祝家莊,未婚夫祝彪被殺,自己被俘後,宋江一句輕飄飄的指婚就決定了這個女子的後半生。如果,這個對象是一個偉岸的男子,我們也不會感到如此不公,可是對象是曾經的手下敗將王矮虎,這樣一個粗鄙的男子,如何能夠配得上扈三娘?但是扈三娘對於這場婚事的反應是深感宋江義氣,只得拜謝了。這是怎麼回事?且不說她的青梅竹馬、未婚夫婿剛剛喪命,就是為了自己也不應該答應這門親事呀,這可是關係到自己今後的幸福。在這件事上,她沉默了屈服了,她的做法還比不上潘金蓮,雖然和武大郎結為夫妻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事,但是潘還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進行反抗,即使這種方式在當時不被禮法所容,我想說的是潘金蓮的反抗精神,這樣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尚可以反抗,怎麼到了扈三娘這樣武藝高強的女子身上就反抗不得了?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宋江的險惡用心了,什麼仁義慈孝,如此門不當戶不對的婚事,他是瞎了眼嗎?而梁山眾人居然也都是贊同的,這樣的一個以男人的視角看待問題的方式實在是令人寒心。

第二點,對於家仇的麻木,漠視。按理說,梁山在攻打祝家莊時,扈家莊最早來投誠,卻還是讓李逵滅了滿門,全家老少全被兩把板斧砍了,全家只有一個逃出去的大哥倖存。這樣的深仇大恨如何能夠忍得了,被殺的可都是自己相伴十幾年的家人,換做一般人,就算是只有一位家人被殺,還會想方設法去報仇,怎麼換在扈三娘身上一切就都變了。幾十口家人的命說揭過就揭過了,還在仇人的賬下出力,實在是讓人對她的麻木感到憤怒。與她完全相反的是朱仝,僅僅是李逵殺了一個非親非故的小衙內就與他不共戴天,那種旁人的仇恨又怎麼比得上殺父之仇深刻呢。然而,扈三娘依舊不言不語,只是順從的接受梁山對她的安排,我不知道在沒有人的時候她有沒有想起自己那個英俊的未婚夫,會不會想起自己的少女時期,那段無憂無慮的光陰,那段有親人陪伴的歲月,而不是現在與一幫殺人不眨眼的莽夫生活在一起。

有的人認為,扈三娘的做法是一種無奈之舉,作為女子在那個社會本身就有一種地位上的不公平,更何況她是被抓上梁山的,根本就沒有自己做主的權力。而我想說,即便反抗過卻不成功,也比得上一點都不懂得反抗好吧,即使是反抗過卻因為失敗被殺,也比在梁山過著自己不想要過的生活,與自己的仇人稱兄道弟好。因此,我不明白這個女子,作者對她的描寫實在是太少,不知道是故意這麼寫還是因為不重要就草草結尾呢?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