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裡面武松的嫂嫂潘金蓮有多可恨呢? | 時光網

 

A-A+

水滸傳裡面武松的嫂嫂潘金蓮有多可恨呢?

2017年03月21日 解密水滸傳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潘金蓮是個可憐的女人,只要想想那麼楚楚動人的一個人,先是被張大戶糾纏住不放,因為不上張大戶的當,被逼著嫁給了武大郎,本想就這樣慢慢度過一生,無意邂逅了武二郎,可惜武二郎不解風情,便投入了西門慶的懷抱。

西門慶和潘金蓮搞在一處,又攛掇潘金蓮把武大郎毒死了。書上寫道:聽那更鼓時,卻好正打三更。那婦人先把毒藥傾在盞子裡,卻舀一碗白湯,把到樓上,叫聲:「大哥,藥在那裡?」武大道:「在我蓆子底下枕頭邊。你快調來與我吃。」那婦人揭起蓆子,將那藥抖在盞子裡,把那藥貼安了,將白湯充在盞內,把頭上銀牌兒只一攪,調得勻了,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藥便灌。武大呷了一口,說道:「大嫂,這藥好難吃!」那婦人道:「只要他醫治得病,管甚麼難吃。」武大再呷第二口時,被這婆娘就勢一灌,一盞藥都灌下喉嚨去了。那婦人便放倒武大,慌忙跳下床來。武大哎了一聲,說道:「大嫂,吃下這藥去,肚裡倒疼起來。苦呀!苦呀!倒當不得了!」這婦人便去腳後扯過兩床被來,匹臉只顧蓋。武大叫道:「我也氣悶。」那婦人道:「太醫分付,教我與你發些汗,便好得快。」武大再要說時,這婦人怕他掙紮,便跳上床來,騎在武大身上,把手緊緊地按住被角,那裡肯放些松寬。

有人說:「青竹蛇兒口,黃蜂尾上針。兩般皆是可,最毒婦人心。」果然如此,此時的潘金蓮也著實令人惱恨:

其一,假意給大郎端茶送藥,其實有害大郎之心。那婦人先把毒藥傾在盞子裡,卻舀一碗白湯,把到樓上,叫聲:「大哥,藥在那裡?」武大道:「在我蓆子底下枕頭邊。你快調來與我吃。」

其二,是做賊的感覺,因為選擇的時間是半夜,此時正是夜深人靜,潘金蓮做壞事,唯恐別人察覺,這也是歷來做壞事人的共同特點。不過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在隱蔽的事情只要自己去做,就可能壞菜,潘金蓮想的不錯,不過總有做錯的時候。

其三,大郎感覺味道不對,潘金蓮沒有收手,反而變本加厲。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把藥便灌。武大呷了一口,說道:「大嫂,這藥好難吃!」那婦人道:「只要他醫治得病,管甚麼難吃。」武大再呷第二口時,被這婆娘就勢一灌,一盞藥都灌下喉嚨去了。

其四,唯恐武大郎不死,潘金蓮做了最惹人恨的事情,當然也觸及了國家的法律。那婦人便放倒武大,慌忙跳下床來。武大哎了一聲,說道:「大嫂,吃下這藥去,肚裡倒疼起來。苦呀!苦呀!倒當不得了!」這婦人便去腳後扯過兩床被來,匹臉只顧蓋。武大叫道:「我也氣悶。」那婦人道:「太醫分付,教我與你發些汗,便好得快。」武大再要說時,這婦人怕他掙紮,便跳上床來,騎在武大身上,把手緊緊地按住被角,那裡肯放些松寬。最終的結果便是武大郎被毒死。

中國人比較重視倫常,所謂一夜夫妻百日恩,大概因為偷情這件事讓潘金蓮對武大郎是可忍孰不可忍,才讓潘金蓮動了殺機。不過小潘殺了武大郎,從來都沒有後悔,每日和西門大官人坐在一處,飲酒取樂,好不快活。哪裡曉得大郎的痛楚。不過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武松來了,潘金蓮和西門慶的好事也盡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