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蓋心目中的接班人其實是林沖 | 時光網

 

A-A+

晁蓋心目中的接班人其實是林沖

2017年03月22日 解密水滸傳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晁蓋與宋江的關係、晁蓋臨死前不直接讓宋江接班,而留下一句「若那個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的遺言,是一直使《水滸》讀者困惑、令研究者眾說紛紜的話題。

  按說,晁蓋死後,除了宋江,確實誰做梁山泊第一把交椅都不合適。作為有「理想」、有原則的團體,梁山與其他山頭有所不同:其他山頭排座次幾乎完全是憑武力加資歷(先來後到),譬如二龍山、桃花山、清風山等。從梁山「割命」根據地創建那天起,這裡坐頭把交椅的就並非武功最高的——王倫、晁蓋都並非因武功第一而做的梁山泊主。雖然梁山不曾明文規定「泊級幹部」選拔標準,但這「泊主」首先要以「義」服眾,凝聚力最強,卻是大家共識。「義」也意味著人緣或人脈。當年杜遷、宋萬和朱貴們服從王倫,是因覺得老王有文化、注意多,對待能耐不大的弟兄也很溫和;後來大家推舉晁蓋,也因晁天王家上山前就是綠林人的活動中心,老晁為人比較厚道,又「仗義疏財」。但宋江上山之後,在眾人心目中,似乎這位二當家論「仗義疏財」與晁大哥比有過之而無不及,文化水平和心計謀略也高於天王。老宋還在不斷帶兵征討的實戰中樹立威信,大家越來越覺得晁天王是個像英國女王、日本天皇和中國1980年代國家主席一樣的虛位元首,甚至有點礙眼多餘了。

搜狗截圖16年10月16日1039_62.jpg

  「宋江架空晁蓋」之說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我們有必要研究的,是「架空」的原因或目的是什麼、「架空」是如何逐步實施的、「架空」的效果或後果是什麼。

  應該說,在被從法場救下、鐵心上梁山之前,宋江並無「架空」晁蓋的想法。直到潯陽樓醉題反詩,他還只是感歎「名又不成,功又不就」,並未確定建立功名的方式和路徑。他上梁山經過那麼多反覆曲折,直到只剩死路一條時,他才鐵心入伙。其間有如此多曲折反覆,固然有父親宋太公警告、阻撓的因素,但在下經細讀文本發現,主要原因卻在於晁蓋!

  大鬧清風寨後,他本已決定到梁山入伙,半路上接到父親「病故」書信使他改變行程;「奔喪」自投羅網後,被押解去江州路過梁山時,劉唐、吳用勸他入伙,他卻拒絕。這表面上看是為不違父命,深層根源卻是宋江本人對上梁山選擇的猶豫。

  列位看官試想:宋江本是個特別有主見的人,他當初與黑道結交、收養閻婆惜時,不曾向父親請示,難道他只因父親不允其落草,就甘心等著刑期屆滿回鄉過莊稼日子(回去後那刀筆小吏職務未必給他留著啊)?他其實主要還是顧忌上梁山後如何擺放自己的位置、如何處理與晁蓋的關係:他內心明白晁蓋的心計與江湖聲望均不及自己,但人家畢竟先上的山,自己上山後就搶佔「泊主」位置,道義上說不過去;而屈居晁蓋之下、一切唯晁蓋馬首是瞻,他又不甘心:要知道,他第一次決定上山時還未犯死罪,他本是要借梁山這個根據地施展自己「曲線陞官」的政治抱負啊!不能引領梁山未來發展方向,他上梁山何益?

  大家注意:去江州路過梁山時,劉唐、吳用、花榮確實真心相留,到山上晁蓋只說要「報恩」,卻未說堅決相留的話,更未提及讓他坐交椅的事。對這些,宋江絕不似當年初到梁山的晁天王,全然看不出現任「泊主」王倫的眉眼高低。聰明的他很理解晁大哥矛盾的心理:見到晁蓋前,他先是對晁蓋心腹劉唐表示寧肯自殺也不留在山上,繼而見到吳用,又以「國家法度」為由不准對方為他開枷——其實,他要真的那麼在意「國家法度」,就不至於結交專門破壞「法度」的匪盜了。他覺得吳用是最早與晁蓋在一起的人,又是「智多星」,如果說心直口快的劉唐是真心想留,這吳教授怕是來試探的——老吳是林沖火並舊「泊主」的幕後導演,是最懂「後來居上」的道理的人啊。他這時認為老吳對他的探問就像阿慶嫂對胡司令的探問,最怕一句「這次來了就不走了」。一看宋江急於表白不會留下,吳用心領神會。且看吳宋二人對話:

  吳學究笑道:「我知兄長的意了。這個容易,只不留兄長在山寨便了。晁頭領多時不曾得與仁兄相會,今次也正要和兄長說幾句心腹的話,略請到山寨少敘片時,便送登程。」

  宋江聽了道:「只有先生便知道宋江的意。」

  「宋江的意」其實就是怕惹晁大哥猜疑或尷尬。估計這時的吳用已看出宋江比晁蓋更有領袖才能、更適合當「泊主」。但老吳畢竟是晁天王舊相識,無論如何不能再導演「火並」一幕:晁蓋畢竟不是失去人心的王倫,宋江與晁蓋又是生死之交。

  見了晁蓋,宋江再次當面表示「不敢久住」,晁蓋也借坡下驢:「直如此忙,且請少坐。」(「哦,真的這麼忙啊?那麼坐會兒再走!」)其實,誰都明白,一個在押犯人,有什麼可忙啊!

  當然,晁宋二人還是又客套了幾句,客套得也很顯真誠,宋江甚至「淚如雨下」。第二天宋江就義無反顧地離開了。

搜狗截圖16年10月16日1039_61.jpg

  又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宋江走時,吳用和花榮「直送過渡,到大路二十里外」。按說晁蓋與宋江結識最早,吳用等人還是晁蓋引見結識宋江的,送得最遠的不是晁蓋,卻是吳、花。花榮是宋江的人,自不必說,吳用非要送得與花榮一樣遠,這就表示了某種意思。晁蓋與眾頭領一起送下山來,本也夠意思了,吳用特意要送得遠於晁蓋。這從常理講也有的說:晁蓋貴為第一把手,理當有些架子。可晁蓋要是有宋江或劉備那種收買人心的想法,就會送了又送,執手灑淚而別了。估計宋江一走,晁蓋的感覺是一塊石頭落了地。

  宋江沒威脅自己的頭把交椅位置,使得晁蓋心裡感激宋江的想法又佔了上風。所以,聽說宋江犯了死罪後,晁天王是真的著急,想馬上去救:人家當年可是「擔著血海也似干係」救自己的啊!

  被從江州法場救下後,宋江除了入伙,已無別的選擇。一決定入伙,他就開始實施自己曾有過預謀的要實際指揮梁山人馬的計畫。而要實施這一計畫,不能通過向晁蓋公開奪權的辦法:那樣失去了道義上的正當性,起碼會失去一部分人心,即使跟著自己走的人佔多數,也會造成梁山隊伍的分裂。那麼,他的唯一辦法就是「架空」晁蓋,逐步使其成為虛君或傀儡。

  宋江正式入伙後的第一個行動是「智取無為軍」。這一軍事行動可謂一箭三雕:既報了仇,又試驗並向眾人展示了自己的軍事指揮能力,同時走出「架空」晁蓋的第一步。

  宋江被救下後,先是表示感謝大家相救,說「今日之恩深於滄海,如何報答得眾位?」但緊接著又向大家提出要求,讓大家連續作戰,「再做個天大人情」,去打無為軍,為自己報仇。你看老宋多會說話!向大家提要求前先表示知情感恩。這時其實大家已很疲勞了,晁蓋就對此表示異議,建議先回梁山,聚起大隊人馬再來。此處這晁蓋確實顯出見識平庸:從山東到江西路途遙遠,回去再來絕不可行。再請列位看官注意一個細節:宋江提出軍事行動設想時,不是先和晁蓋開小會私下商量,而是直接向眾人發話!這一是測試自己的號召力,二是在眾人面前顯示晁蓋才能不及自己。花榮馬上表態對宋江建議表示支持。這次行動吳用不在身邊,全憑宋江做主謀劃,晁蓋已顯示出其作用的無足輕重。

  碎割黃文炳報了仇後,宋江馬上開始組織自己的人馬。此處作者用了敘事學所謂「外聚焦」的方式,不寫宋江內心真正想法,而只從旁觀角度寫其行為和語言:

  只見宋江先跪在地下……

  各位看官小夥伴們見此一跪,大概與眾頭領一樣有些驚訝。眾頭領條件反射地也都跪下了:他們知道宋大哥有要緊話說。原來宋江是動員大家一起入伙!這位動員「參軍」的「政委」開始了使用自己獨特的「跪拜」方式向大家提要求。

  晁蓋再厚道遲鈍,也看出些事來。回到梁山,他感到「交椅」問題不能迴避了,「便請宋江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宋江當然真心推辭。

  但請大家注意:晁蓋謙讓時提出的理由,是宋江對山寨有恩(而這恩在劫法場、打無為軍時其實已報了);宋江推辭的理由,先是「哥哥原是山寨之主」,再是「論年齒,兄長也大十歲」,二人均不談「才」與「德」的條件。

  安頓下來後,宋江再次提出回家接老父的申請,而他提此申請仍然不是向晁蓋個人,而是「酒席上宋江起身對眾頭領說道」。晁蓋派人接來宋太公,宋江也是說「皆賴眾兄弟之力也」而不單獨感謝天王。

  相比之下,晁蓋過於鯁直,只講原則,不懂人心:楊雄石秀來投,提及時遷偷雞之事,他覺得「連累我等受辱」,命將二人斬首,還是宋江勸住,並對楊、石二人加以撫慰。假如晁宋鬧矛盾,這新來的二位如何站隊不言自明。

  接下來,不僅打祝家莊、打高唐州、破連環馬、打青州、華州這等重大戰鬥宋江是前敵總指揮,就連逼降朱仝,柴進和吳用、雷橫打的也是「宋公明」旗號,不提晁天王。

  晁蓋終於耐不住寂寞,執意親征曾頭市,不幸中毒箭不治身亡。

搜狗截圖16年10月16日1039_63.jpg

  宋江剛上山時,晁蓋禮讓其坐頭把交椅;而等宋江真正顯示了其頭把交椅的實力時,晁蓋卻已暗自決定:不讓他接班!晁蓋執意親征,其實就是因看到自己的權力被架空、頭把交椅位置面臨嚴重威脅而做出的抗爭。他對宋江這時是既佩服又嫉妒。臨終時對接班人的安排,也許有病重糊塗的因素,也許是嫉妒一面佔了上風:看你處心積慮、絞盡腦汁想得這個位置,俺老晁偏不讓你如願!他知道宋江本事捉不住史文恭,就提出遴選接班人的這麼一個唯一條件。

  那時盧俊義還在其大名府家中過大財主的幸福生活,晁蓋不能預見後來捉住史文恭的會是盧員外。梁山上有捉史文恭實力的,有豹子頭林沖、雙鞭呼延灼、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青面獸楊志等人。而這幾人中,晁蓋與林沖相交最久,也理應最深:是林沖幫晁蓋除掉王倫,不只讓老晁有了安身之地,還推他坐了頭把交椅;他深知林沖為人正派,沒有個人野心,而討厭了個人野心的他,大概這時就喜歡沒野心的人。所以,我們有理由推測,晁蓋此時心目中的接班人是林沖。

  晁蓋哪裡懂得,要坐頭把交椅,僅靠高超的武藝哪裡夠!

  宋江確實絕頂聰明!晁蓋死後,他表面上搞「一個凡是」,尊重晁蓋遺囑,但立馬將「聚義廳」改為「忠義堂」,使梁山隊伍有了政治目標,著手實現自己申請招安、曲線救國先的既定方略。他煞費苦心引進盧俊義,就是為使天王遺囑無法實現:盧俊義在梁山沒有根底、沒有人脈,卻又有捉住史文恭的能力。這樣,大家就都會看出天王遺囑的不可行,他坐頭把交椅就顯得合法合理;他永久供奉天王靈位,又顯得有情有義。內心終於晁蓋的鐵桿「炒粉」,也沒有話說。聰明人做事就是各方照顧的周到,使大家都有面子。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