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師師與宋江有關係嗎?宋江夜會李師師得逞了嗎? | 時光網

 

A-A+

李師師與宋江有關係嗎?宋江夜會李師師得逞了嗎?

2018年02月15日 解密水滸傳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李師師歌舞彈唱,無不精通,成為名動京城的青樓名妓,文人雅士、公子王孫紛至沓來,爭相邀寵,後來連宋徽宗趙佶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據說宋江為了見一面也是花費白金百倆,李師師宋江有關係嗎?宋江夜會李師師得逞了嗎?

  李師師原本是東京汴梁城內經營染房的王寅的女兒,三歲時父親因犯事入獄,把她寄名佛寺,老僧為她摩頂時,看到她突然大哭,便認為她很像佛門弟子,因為大家管佛門弟子叫“師”,所以就把她叫做李師師。不久,父親死在獄中。年幼的李師師便在好心鄰居的撫養下漸漸長大。十五六歲的時候就出落得花容月貌,皮膚白皙,被妓院老鴇李媼收養。

  在老鴇李媼的精心調教下,李師師的琴棋書畫,瞭然於胸;歌舞彈唱,無不精通,成為名動京城的青樓名妓,一時間文人雅士、公子王孫紛至沓來,爭相邀寵,後來連宋徽宗趙佶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初見到李師師,宋徽宗就頓時感到後宮三千佳麗黯然失色。李師師不卑不亢、溫婉靈秀的氣質使宋徽宗如在夢中。從此宋徽宗對後宮佳麗視若無睹,隔三差五就以體察民情為由,出宮來李師師這裡尋歡作樂。宋徽宗的駕臨,讓李師師名花有主,身價百增,即便是權勢熏天的王公大臣、腰纏萬貫富豪巨賈也只能望洋興歎。

  李師師和宋徽宗的緋聞一時間傳偏天下,當然也傳到了梁山的第一把手宋江的耳朵裡。在水泊梁山,宋江是走朝廷招安路線的親自製定者和堅定不移的實施者。他曾在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之後的重陽節宴會上說:“眾弟兄聽說:今皇上至聖至明,只被奸臣閉塞,暫時昏昧,有日雲開見日,知我等替天行道,不擾良民,赦罪招安,同心報國,青史留名,有何不美!因此只願早早招安,別無他意。”

  宋江是梁山的頭領,但在李師師眼裡,卻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強盜。對於這樣一個“草頭皇帝”,李師師自然不敢得罪。當宋江前來訪問時,她儘管心裡害怕,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好酒好肉款待了宋江。

  李師師說:“客官從山東遠道而來,未知有何貴幹?”

  宋江面帶微笑說:“就是為了久聞姑娘芳名,特地前來拜訪。今日有幸得見,果然天資國色,名不虛傳!”說著就去握李師師的玉手。沒想到,李師師雙手裹著手帕,宋江握著的當然是手帕了。

  原來,自從徽宗皇帝臨幸李師師後,覺得自己的身子已經屬於皇上,決不能再和凡夫俗子發生一丁點關係。所以就連露在外面的兩隻玉手,也不能與別人接觸,就用手帕包裹起來。

  李師師見宋江有些不高興,就趕忙解開手帕,說:“賤妾指節疼痛,所以用手帕包著,客官切勿見怪。”

  宋江也不計較,問道:“聽說趙官家常常到這裡來行幸,可有這回事嗎?”

  李師師不知道宋江問這話的目的,連忙狡賴道:“沒有的話,客官休得輕信謠言。”

  宋江一把送李師師手裡搶過手帕,放在鼻子上聞了聞,說:“好香啊!這並不是普通的香氣,乃是國外進貢的西域奇香,只有皇宮裡才有。你說趙官家沒有到這裡來過,請問你是從哪裡來的西域奇香?”

 

  李師師啞口無言,正好婢女送上酒餚來,才解了她的圍。李師師也想把宋江灌醉,但宋江卻說什麼也不喝,只是與她交談。宋江知道了李師師的身世,深感同情,當場為李師師填了一闋《念奴嬌》:

  “天南地北,問乾坤,何處可容狂客?借得山東煙水寨,來買鳳城春色。翠袖圍香,鮫綃籠玉,一笑千金值。神仙體態,薄倖如何銷得!回想蘆葉灘頭,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六六雁行行連八九,只待金雞消息。義膽包天,忠肝蓋地,四海無人識。閒愁萬種,醉鄉一夜白頭。”

  宋江與李師師談了很長時間,李師師問道:“宋頭領既想舉大事,不惜冒險犯難,潛入京師,以求清君側,邀招安,怎還有閒情逸致到這裡來嫖院?”

  宋江笑道:“姑娘你錯了,你以為我到這裡來是真的嫖院嗎?非也!不久前打聽得道君皇帝風流好色,經常到你這裡來,我等有心招安,想請姑娘代為傳達聖上,所以才冒險來見姑娘。”

  李師師慨然說道:“將軍報國有心,請纓無路,實足令人扼腕!賤妾何惜一言,挽回聖心。此乃於國於民兩皆有利的事,賤妾如能玉成此舉,與有容焉!將軍放心,此事全在賤妾身上,請速回水寨,靜候好音,不必在京城多留!”

  宋江大喜,給李師師留了禮物,星夜走了。

  正當宋江與李師師談話的時候,徽宗皇帝早已來了,見李師師屋裡有人,所以沒有打擾,暫且在李姥姥那裡閒坐,等宋江走了以後,徽宗皇帝才到了李師師屋裡。

  徽宗吃醋道:“師師,你好!又有新歡,忘記朕了?”

李師師與宋江有關係嗎?宋江夜會李師師得逞了嗎?

  李師師趕忙跪下說:“聖上何出此言?賤妾既未落籍,身在行院,豈能不送往迎來?臣妾哪有什麼新歡?陛下不要錯怪了!”

  當徽宗皇帝知道來的人是梁山頭領宋江時,並沒有責怪李師師。李師師讓徽宗看了宋江填的那首《念奴嬌》,徽宗認真讀了一遍,說:“看來宋江這人確實有懷才不遇之感。此賊竟工詞如此,宰相何得失此人才?不若赦過招降,使討方臘。朕明天便降詔招安宋江,命他們去征方臘便了。”

  到了公元1126年冬月,大宋已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北方的金人正如日方升。李師師被徽宗正式接入宮中,封為明妃。有一天,徽宗與李師師對飲,幾杯酒下肚,徽宗說:“師師,金人攻入內地,不肯講和,我準備讓位給太子。唉,我當個不操心的太上皇,與你在一起的日子就多了!”聽得出,徽宗的話裡並沒有什麼高興的成分。

  就在這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宋徽宗正式退位,太子宋欽宗繼位。不到三天,傳報金人渡過黃河,東京城內掀起一股大疏散、大撤退的狂潮。儘管徽宗反覆勸說,李師師始終堅持不隨皇室轉移;如果實在要她走,她就要回到鄉間,找一小庵,削髮為尼。徽宗此時已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也就隨李師師去了。

  一年之後,金人攻破東京,徽宗父子都做了俘虜。至於李師師,她離開汴梁之後,先是漂泊到了臨安,就在舊時好友羅惜惜所設的行院教曲為生,不久,宋高宗也從建康遷都臨安。高宗只圖自己享樂,根本不想恢復中原,迎回二帝,卻在臨安大興土木,他則整天歌舞昇平,極盡享樂。後來,李師師得到徽宗死於五國城的消息,就想自殺了卻一生,在羅惜惜的再三苦勸下,她才勉強活了下來。

  又過了一年,好友羅惜惜病故,李師師離開了臨安,漂流到了比較安謐的西南地區。她從西興渡過錢塘江到金華,從金華到玉山,乘船由信江入鄱陽湖,到南昌,再由南昌一直西進,到達潭州,然後由湘江北上,最後停留在從前叫做巴陵的岳陽城裡。

  若干年後,有人在湖南洞庭湖畔碰到過李師師,據說她嫁給了一位商人,容顏憔悴,已無當年的風采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