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 時光網

 

A-A+

揭秘:古代藏書最多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焚燬之謎

2015年01月19日 史海秘辛 暫無評論 閱讀 1,387 次

  亞歷山大圖書館簡介

  亞歷山大圖書館被譽為古代藏書量大的圖書館,它是第一所大學,同時也是古代許多偉大學者的歸屬。如今,亞歷山大圖書館籠罩了層層神秘色彩。它的毀滅被描繪成人類思想史上淒涼的篇章之一,不僅導致歐洲進入黑暗時代,同時也阻礙了科學、哲學、醫學和文學千年來的發展與進步。人們把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毀滅形容為「歷史失去記憶的一天」。圍繞著亞歷山大圖書館,有種種神秘的猜測,這更增加了它的傳奇色彩。它的規模有多大?裡面收藏了哪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圖書珍品?它是怎麼被毀滅的,是被誰毀滅的?它的遺址又是在何地?

  ■關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傳說

  對於亞歷山大圖書館曾有如下詳細的描述:公元前332年,亞歷山大大帝建立了亞歷山大港,他花費了很長時間規劃主要的街道佈局,之後才開始動工建設。亞歷山大大帝去世幾年後,他手下一位名為托勒密·索特的將軍開始統治埃及。托勒密把亞歷山大港設為埃及的首都,並且建造了許多宏偉的宮殿和寺廟,包括繆斯神廟(或博物館)。托勒密的兒子托勒密二世(公元前282~前246年在位)開始建造圖書館。圖書館位於或臨近博物館,且以亞里士多德的個人圖書館為整個建築的中心。托勒密三世即位以後,繼續修建圖書館,並決心把世界上所有書籍都聚集於此。為此,他執行了一項書籍掠奪政策,即取得手稿,進行複製,然後收藏手稿原本,歸還手稿複製件。他還下令搜查所有經過亞歷山大港的船隻,一旦獲得圖書,馬上歸入亞歷山大圖書館。另外,他從雅典檔案館借出所有的手稿原本,並仿造了大量的副本歸還給希臘,而真跡原件卻被送往亞歷山大圖書館了。據說亞歷山大圖書館館藏的各類手稿逾50萬卷,或是70萬卷,這其中有很大的浮動空間,它被譽為古代藏書最多的圖書館(可與之相提並論的白家孟圖書館,據說藏書達20萬卷,但是這些書被馬克·安東尼作為禮物送給了克利奧帕特拉而進入亞歷山大圖書館,而羅馬第三大圖書館藏書量最多為2萬卷)。

  除了收集羊皮紙藏書(之後為牛皮紙),托勒密國王們還花費巨資供養30~50位學者在亞歷山大圖書館工作及生活。幾個世紀之後,古代大多數最知名的學者都曾在該圖書館工作過,其中包括歐幾里德(幾何之父)、埃拉托色尼(他計算出了地球的周長)、阿基米德(神奇地發現了槓桿原理、螺絲釘和圓周率)、伽林(1400年來最具影響的醫學作家)。


  由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存在,600多年來,亞歷山大港一直是整個地中海地區學習和知識的中心,而有關它的傳說也層出不窮。從學者學者亞里斯提亞(公元前180~前145年)那裡流傳下來一個家喻戶曉的故事。他講到,有72個猶太學者怎樣被帶到亞歷山大圖書館翻譯希臘文的《舊約聖經》。他們各個單獨工作,但是由於受到神的靈感的啟發,最後卻出現了72個完全相同的版本,這是最早提及亞歷山大圖書館的一個故事了。

  除了皇家圖書館之外,還有許多類似的圖書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薩拉皮雍圖書館,它是一座宏偉的寺廟,建於托勒密二世時期。隨後,羅馬皇帝,包括克羅蒂亞和哈德良,也在亞歷山大港修建了圖書館。

  亞歷山大圖書館消失之謎

  儘管古代的和拜占庭的許多史料都提到過亞歷山大圖書館的遭遇,但是它們相互矛盾、牴觸並混淆,而當時也沒有任何權威性的描述。歷史上一般把亞歷山大圖書館毀滅的責任歸咎於三個人身上。據說在公元前47~前48年間,裘力斯·愷撒大帝被圍困於此,他放火焚燒周圍的艦隊和港口時,火勢蔓延導致了亞歷山大圖書館意外遭殃。還有一種說法是,在公元391年,總主教提阿非羅手下的一個基督教暴徒在掃除薩拉皮雍異教時,搗毀了它。最後一種說法是,在公元640年,伊斯蘭軍隊征服了埃及,哈里發·奧瑪下令在一處公共浴室燒燬了亞歷山大圖書館裡的藏書。在哈里發·奧瑪看來,所有與古蘭經相悖的書籍,就應該被毀滅,而與之內容一致的,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有關亞歷山大港的發展、規模及毀滅,有許多不同的描述,然而這些公認的或傳奇的說法並非真實可信。這些傳說中的信息通常比事件發生的日期晚很多,而且其中很多說法都不能令人信服,因為古代作家傾向於粉飾故事或者是寫作時帶有政治或宗教觀點。

  ■亞歷山大圖書館有多大?

  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規模或許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大。據歷史學家詹姆士·漢南的計算,要收藏50萬卷書籍,則需要40千米的書架,這也就說明亞歷山大圖書館必須是一座非常雄偉龐大的建築。但是沒有任何資料提到過如此龐大的建築。因為該圖書館的殘跡還沒有被完全挖掘出來,所以它的總面積也無從知曉。

  來自其他古代圖書館的有力證據表明,即使是那些以富足和規模著稱的圖書館的藏書也有只幾千卷,而不是成千上萬卷。古羅馬歷史上最好的圖書館是圖拉真圖書館,它大約有20萬卷藏書,而薩拉皮雍圖書館,即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勁敵,可能只有3萬卷藏書。馬克·安東尼從薩拉皮雍圖書館取了20萬卷書作為禮物送給了克利奧帕特拉,從而讓它們流入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說法,是出自一個作家之手,他記錄了這個數字作為證據,作為馬克·安東尼的敵人散佈謠言的證據。


  眾所周之,卡利馬科斯是亞歷山大圖書館的一個圖書管理員,他對館藏書的數量作了廣泛而詳細的記錄,被稱為《皮納克斯》(卷錄),其中包含了摘要以及作家的生平傳記。《皮納克斯》本身包括120卷書,大約有100萬字,它遠不能涵蓋50多萬卷藏書。因此,我們的結論是亞歷山大圖書館的面積可能沒有傳說中的那麼大,這種理解也有助於解釋為什麼它的消失沒有在歷史上留下任何痕跡。有關它的數據可能是由於在古代文獻或其複製(很多年來,這些工作都是靠人工謄寫,而那些版本可能也是多次複製了原稿)的過程中出現失誤,導致對它誇張地描述。長久以來,由於缺乏更多翔實的證據,這些誇張的數據則成為了亞歷山大圖書館神話傳說的一部分。

  當我們對亞歷山大圖書館館藏書的數量進行爭論的時候,有關它的命運,還有一個最基本的疑惑,那就是或許我們不應該只把它看成一個圖書館。我們知道,在亞歷山大港至少有兩座重要的圖書館,臨近博物館的亞歷山大圖書館和位於薩拉皮雍的子圖書館。它們各自都有一些分散的建築或收藏,這樣一來,對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歷史認識變得越來越模糊。

  在受羅馬統治的幾個世紀裡,亞歷山大港經歷了一段時期動亂。公元前30年,奧古斯都征服亞歷山大港時,它遭到了嚴重的破壞。為了洗盡公元215年所受的恥辱,卡拉戈拉大帝對亞歷山大人民進行了大屠殺。隨後,叛逆者們把它當成自己的基地,幾乎將其夷為平地。公元273年,奧裡利安大帝粗暴地摧毀了它,再後來,戴克裡安帝王也在小範圍內對其進行破壞。在4世紀末,亞歷山大港已經成為一個非常簡單的城市,許多專家認為如果亞歷山大圖書館(臨近博物館)在愷撒時代之後仍然存在,它很有可能是在某一紛爭事件中遭到破壞、推垮和搗毀,但是至今我們還沒有看到任何相關記載。

  這一期間,或許還有其他圖書館存在,一直到4世紀末,當宗教原教旨主義和極端主義出現時。對這些圖書館的描述,以及它們在後古時代、拜占庭和中世紀遭到損壞的描述或許是引起對亞歷山大圖書館是否存在及其終極命運的疑惑的原因。幾乎確信無疑的是亞歷山大圖書館早就消亡了,但是亞歷山大彌足珍貴的學術氛圍卻保留了下來,傳遞給薩拉皮雍神廟,即薩拉皮雍圖書館。

  薩拉皮雍圖書館是一座神聖的寺廟,大部分是由托勒密三世(公元前246~前222年在位)指導建造,坐落在一座小山上,或者說是位於亞歷山大港東南方的雅典衛城。古代的資料沒有指明寺廟建立該圖書館的時間。一些學者認為,直到公元2世紀中期,當薩拉皮雍圖書館經歷了前幾個世紀的洗禮之後,亞歷山大港的羅馬統治者才在此完成了主要的收藏,這意味著它在愷撒大帝之後才受到關注,這個重要的細節正好解釋了藏書在何時遭遇了什麼事情。

  圖書館究竟有何遭遇?

  有關亞歷山大圖書館最神秘之處是它們被毀壞的遭遇,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它們的消失。儘管它們規模宏偉、享譽四方且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我們卻一點也不清楚它們究竟遭遇了什麼。它是在一次活動或災難中被損毀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誰又是罪魁禍首呢?


  至少有一種傳統的觀點可以立即排除在外,即亞歷山大圖書館和其他子圖書館在伊斯蘭征服埃及期間就已經消失的說法。有關哈里發·奧瑪一世和浴室焚書的故事很有可能只是拜占庭和中世紀反伊斯蘭教的作家們散佈的流言。至於其他兩個被懷疑者,裘力斯·愷撒和提阿非羅主教手下狂熱的暴徒,他們是有罪的還是無辜的,也並沒有直白地說明。

  指責愷撒的主要是一些羅馬作家,在放火事件發生幾十年或幾個世紀之後,他們歪曲事件,炮製自己的版本以實現他們的政治目的,並把愷撒描述為一個惡棍。愷撒在描述自己進入亞歷山大港時承認,為了抵禦埃及軍隊的進攻,的確在海港一帶放過火。但是,他沒有提起對亞歷山大博物館的損害,雖然很有可能是他掩蓋了那次不光彩的事件。一些歷史學家認為,亞歷山大港遠離港口船塢,此外,它的構造堅固且有防火功效,所以火災很難對它造成危險。其他人則認為,從古代資料來看,當時只有一間藏書室的書籍被燒燬。

  時至今日,要找出事實真相不太可能,而且一些證據資料互相矛盾。一方面,有些資料顯示亞歷山大圖書館確實在公元20年就已經消失了。另一方面,又有資料證明至少在公元200年時它依然存在。地理學家斯特拉波在描寫他於公元前20年遊覽亞歷山大港的著作中,並沒有提到亞歷山大圖書館。但是,在他的另一篇文章《芳鄰疑影》中卻有所提及。這些提示性的證據和在羅馬發現的一座碑銘相悖。碑銘是獻給台比留·克勞蒂亞斯·巴爾比路斯的,他死於公元56年,碑銘顯示他是博物館和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負責人。這表明博物館和臨近的圖書館在愷撒之後一定繼續存在。

  另外一份證據是公元200年左右阿森納烏斯的《餐桌上的健談家》,在爭辯愷撒是否有罪時,贊成方和反對方都曾採用過。在文中,他寫道:「有關藏書的數量、圖書館的建造以及博物館的收藏,人們頭腦中已經有了印象,我又何必再提起。」對於那些贊成亞歷山大圖書館在羅馬統治時期仍完好存在的人來說,這篇文章的意義被詮釋為該圖書館已經聞名於世,阿森納烏斯沒有必要再作描述。對於反對方來說,文章意味著該圖書館只存在於人們的記憶中。

  人們普遍認為,提阿非羅主教對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的毀滅難逃其責。如前所述,實際問題是有關薩拉皮雍圖書館的藏書,是由埃及統治期間羅馬的最高領主捐獻的,並且直到4世紀末依然存在。根據這種說法,薩拉皮雍圖書館是在公元391年被毀掉的,當時任亞歷山大港教堂總事的提阿非羅主教帶領一群暴徒將異教徒寺廟夷為平地,最後在原址上建造了一座基督教教堂。一般認為,收藏於此的書籍和手稿要麼被偷,要麼和寺廟一起被燒燬了。人們經常提起這段插曲,作為警示原教旨主義者危害性的事例,正如現今人們經常談論塔利班組織對阿富汗巴米揚佛像的毀壞那樣。但是,亞歷山大圖書館確實已經被毀滅了,至於薩拉皮雍圖書館的藏書是否是在同一時期消失,或者當時的藏書是否還存在,這些問題仍然很難解釋清楚。

  ■新的疑點

  歷史學家詹姆士·漢南堅持認為,通過仔細研讀古代史料並不能證實歷史上有關亞歷山大圖書館和薩拉皮雍圖書館毀滅的任何懷疑,也就是歸咎於是裘力斯·愷撒和提阿非羅主教的看法。相反,他認為這兩個圖書館的藏書在所謂的毀滅事件發生之前,很有可能就已經消失了,而且在歷史學家看來,真正的罪犯帶著書志目錄逍遙法外了。

  根據漢南的看法,法老托勒密八世菲斯康(公元前145~前116年在位)應該為學術史上毀壞亞歷山大圖書館的罪孽負責。菲斯康是一個血腥的暴君,他纂取王位,並在亞歷山大港製造死亡事件和破壞活動。他極有可能在攻佔亞歷山大港時,意外損毀了該國最偉大的財產。沒有可信的資料表明在他統治之後亞歷山大圖書館繼續存在,而且在一個古代垃圾場發現的圖書管理員名單是有關這一時代最後的描述。


  漢南把薩拉皮雍圖書館的消失歸罪於卡帕多西亞的喬治,他是提阿非羅主教的祖先。據說卡帕多西亞的喬治組織了對薩拉皮雍圖書館早期的一次搶劫活動。在他去世的那年,即公元361年,他還佔有大量的書籍和手稿。愷撒大帝對這批藏書垂涎已久,他在文章中寫道:「它是一批非常大而全的藏書,涉及每一個流派的哲學家,還有許多的歷史學家。」

  總之,在這些真偽難辨的傳說中,對於那些惡棍所扮演的角色仍有許多的疑點。如果可以對犯罪現場進行勘察,就很容易將罪行鎖定在一個目標了,但是關於亞歷山大圖書館究竟位於何處又是另一個大難題。

  亞歷山大圖書館位於何處?

  公元640年,伊斯蘭征服了埃及,並將首都改在開羅,此後,亞歷山大港的重要性和規模開始下降。緊隨而來的火災和毀滅性的地震使名噪一時的亞歷山大港的地位每況愈下,加上海嘯侵襲、地面下沉和海平面變化(現今的海平面是2米,遠遠高於羅馬時代的海平面)的影響,它的大部分被地中海的海水吞沒。到了現代,亞歷山大港許多的建築瑰寶都消失了,例如奇異的法洛斯燈塔、布魯申地區的皇家宮殿和廟宇,還包括博物館和與之毗鄰的亞歷山大圖書館。

  希臘地理學家斯特拉波認為,布魯申地區的宮殿和皇家廣場位於古代亞歷山大城的東北部,它們幾乎佔據了亞歷山大港三分之一的面積。博物館的具體位置無從知曉,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地址更是一個謎團,因為古代資料沒有寫明它究竟是博物館的一部分,還是單獨的一座建築。如果它是單獨的建築,它和博物館具體的方位如何也不清楚。1979年,有一群名為莫比烏斯團的怪異通靈考古學家到此,雖然他們嘗試把亞歷山大圖書館包括在內的消失的建築歸位,但直到20世紀90年代,在亞歷山大港依然沒有任何考古發現。

  莫比烏斯團是商人及探險者史蒂芬·史瓦茲的成果。史蒂芬·史瓦茲認為,通過遙感預知,傳統的側向聲納和實際的挖掘等考古學方法的使用,也可以產生喜人的結果。遙感是通過心靈和星光體探尋,使自己的思想透視一個目標和周圍的地區,並且能夠在地圖上準確定位。根據史瓦茲1983年的《亞歷山大計畫》一書,莫比烏斯團成功定位了沉入亞歷山大港污水中的遺跡。水手們遵循通靈的方向,甚至發現了史瓦茲宣稱的克利奧帕特拉夏宮的遺跡。他們的許多發現隨後在1995年被法國-埃及調查組證實,該調查繼續尋找第一次沉澱的遺跡。是否該認真看待這些說法值得探討,因為沒有發現具體的證據進行論證。無論怎樣,該調查組在海洋上取得的成功比在陸地的成功要多,但並沒有發現亞歷山大圖書館。

  ■被發現的禮堂

  更多傳統的考古工作取得了一些成果。2004年5月,當通靈探尋失敗後,波蘭-埃及考察組宣稱他們在布魯申地區發掘出了一系列的講堂和禮堂遺址。30個講堂遺址被發現,而且每個都建有教師授課的中心講台,總共有5000多個座位供學生聽課。這清晰地印證了亞歷山大圖書館曾是古時的大學和學院的觀點。

  它是否就是真正的亞歷山大圖書館?是否發現了一些收藏的手稿呢?這些問題仍是一些謎,因為自從首次宣稱發現講堂和禮堂之外,再也沒有任何其他的發現或是繼續進一步的調查工作。但是,正如歷史學家詹姆士·漢南所揭示的,尋找證據印證傳說中的大量藏書可能只是一個幻想。亞歷山大圖書館可能從來沒有存在過。在神話傳說中它享有不朽的聲譽,但是最後的事實真相還埋葬在現代亞歷山大圖書館下,等待著人們去發掘。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