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辭職養豪豬 歷經辛酸年收入百萬人生逆襲 | 時光網

 

A-A+

工程師辭職養豪豬 歷經辛酸年收入百萬人生逆襲

2018年12月10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當上年薪10萬元的工程師,你還想辭職回農村養豬嗎?相信這個問題,絕大多數人都會給出否定的答案。

  2000年,武隆縣長壩鎮茶園村農家女周小英為讓妹妹有錢上大學,自己毅然到上海打工,經過10年奮鬥成為一名工程師,年薪10萬元。

  如果把人生比作爬山,此時周小英爬的高度已遠遠超過父母的期望。但她卻突然辭去令人羨慕的工作,回到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家鄉養豪豬。面對父母的不
理解,面對村民的嘲諷,即使跌入創業的最低谷,周小英也沒有放棄對夢想的堅持。如今,她的豪豬生意遍佈周圍省市,她帶領下的豪豬養殖合作社今年銷售收入也
突破1000萬元,幫助一大批鄉鄰脫貧。

  「爸爸穿得又爛又髒,褲子破了好大一個洞,肩上還扛著那麼重的東西。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號啕大哭。」——周小英

  茶園村生基坪社距長壩鎮還有40多分鐘車程,只有越野車才能勉強開進去。12月10日,重慶晚報記者來到周小英家時,她正在喂豪豬。

  周小英今年32歲,有一個妹妹。兩姐妹感情很好,小時候一同上學放學、割草、餵豬。家裡雖然窮,但活得很開心。1997年,周小英初中畢業,按
成績上一個好高中沒問題,她卻主動選擇讀中專。「家裡太窮了,如果我們今後都考上了大學,父母供不起。妹妹成績比我好,不如把讀大學的機會給她,我是長
女,要承擔養家的責任。」周小英告訴重慶晚報記者,放棄高中乃至嚮往的大學,在自己心裡是一道無奈而永遠的傷痕。

  也是在那一年,為了讓家裡的日子好過一些,周小英的父親和村友去涪陵城區當力哥。每月初,周小英會找父親要當月的生活費——15元。只夠吃素,一星期吃一次肉。有時,她會用家裡的鹹菜和辣醬拌著白飯下嚥。

  在父親當力哥的日子裡,周小英無數次看到他汗流浹背的樣子。有一次,她遠遠看到了父親,穿得又爛又髒,褲子破了一個大洞。肩上扛著沉甸甸的東
西,步履緩慢,非常吃力。那一刻,周小英的心被瞬間觸動,蹲在地上號啕大哭。「那時我的夢想就是以後多賺錢,讓家裡人過上好日子。」周小英說。

  2000年,周小英中專畢業在家沒呆多久,就背上行囊獨自來到上海打工,多次應聘後進入一家電子芯片廠做操作工,每月2000元左右。「開始我很開心,一個月工資相當於父母半年的收入。」周小英省吃儉用,除日常支出和寄回家的錢,剩下的都存起來。

  不久,周小英發現同樣是操作工,有的同事每月卻比她多拿1000多元。交談之後才發現,這些同事的學歷比她高。從小不服輸的周小英心存芥蒂,覺得自己不應低人一等,「既然只是學歷不夠,那我也可以去自考大學。」

  說幹就幹。周小英那段時間除了工作就是看書,也不敢報任何補習班,因為價格太貴。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問同事。兩年後,周小英參加夜大考試,被華東理工大學國際貿易專業錄取。

  在那些日子裡,周小英每天只睡3小時,除了工作、上學,還要擺地攤。「早上賣涼皮,晚上賣其他小東西。」周小英說,有好幾次感覺自己都撐不下去了,但一想到家裡,又咬牙堅持。「父母生活要錢,妹妹上學要錢。我當初既然承諾要養家,就一定做到。」

  周小英的妹妹周小琴大學畢業後,去上海跟姐姐住過一段時間。她告訴重慶晚報記者,姐姐早上差不多三四點鐘就起床去進貨,回來就擺攤,日子過得真的太艱辛了。那幾年姐姐瘦得只有70多斤,她把掙來的錢全部存起來,很少買新衣服,也從不大吃大喝。

  憑借自身的努力,周小英從最初的操作工做到助理工程師,最終在2008年成為一名工程師,月薪10萬元。此時妹妹也畢業,在成都和同學開了一家攝影工作室。一家人的生活蒸蒸日上,父母更是樂得合不攏嘴。父親周達明說,鄉親都說他好福氣,生的娃能幹。

  不過,2010年周小英決定辭職回家養豪豬,這一變故讓父母一下子從天堂掉到地獄。他們想不通,女兒已在大城市落了腳,為何要重回農村。

  周小英作出這一決定並非突發奇想。她告訴重慶晚報記者,讀夜大時老師曾說過一句話讓她醍醐灌頂。「老師說,世界發展這麼快,大家都在搞高精尖,今後誰來搞農業?」周小英認為很有道理。

  「一個月8000多元,只有瘋了才回來摳泥巴。」周達明恨不得把周小英綁在上海。他覺得,女兒在上海找個可靠、收入差不多的人嫁了就行。

  周小英說,父母死活不准她回來,在電話裡一說就哭,甚至威脅不認她,更不准她住在家裡。「我理解父母,他們當了一輩子農民,無法真正體會我的想法。」

  公司主管也在勸她,並提出加薪。周小英說,自己當時想得非常清楚,「第一,妹妹在外地工作,我不回去父母沒人贍養;第二,工資就算加再多,我也是幫別人打工,永遠不能主宰自己的人生,所以我要創業。」

  2010年3月,周小英頂住各方壓力,為了自己的夢想,辭職了。

  帶著打工10年的所有積蓄50多萬元,周小英回家了。

  周小英的母親張忠菊說,那段時間,看到村民們對家裡異樣的眼光和背後的嘲笑,自己心裡像被針扎一樣。「天天吃飯時都要罵她,邊罵邊哭。她從不還嘴,只是邊哭邊吃飯,然後默默把所有家務活幹完。」

  其實,在決定辭職回家的前兩年,周小英已考察好創業項目——養豪豬。2008年,在電視上看到養豪豬第一人周光豐的事跡,周小英就坐火車來到湖
南,在養殖場守了兩天兩夜學習養殖方法。通過各方面的市場考察,她認定此事可行,「因為農村有地,方便建養殖場,種豬食;豪豬適合高山餵養,成本低,利潤 大。」

  包下家附近一個3畝大的枯池塘,周小英全身心建設養殖場。拉磚的車開不上來,就自己去背。2010年底,養殖場終於建好,她火速從周光豐那裡引進了5組豪豬(1組是三母一公),50多萬元全部花光,還向親戚借了6萬多元。

  此時,周小英已山窮水盡,家裡連米油都成問題。想著不能再讓年邁的父母做更多的事,她決定讓父親幫忙養豪豬,自己再次外出打工掙錢。

  在此後近兩年的日子裡,周小英賣過保險,還兼職采竹筍,在山裡一轉就是一天,然後背著100多斤的竹筍出山去賣。「那時自己體重才70多斤,真不知哪來的力氣。」周小英笑著說。

  然而,上天和周小英開了一個大玩笑。一天父親突然打來電話告訴她,豪豬生的17只仔被咬死了15只。周小英心痛極了,她說:「父親罵我笨,養了
兩年豪豬還是這幾頭,幾十萬元投在沒回報的事上。」那段時間,她也常常聽見背後不少人議論她,「說我傻,說我笨,放著好好的工作不做,非要回來扛鋤頭。」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