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高院博士法官因薪水太少 辭職當律師 | 時光網

 

A-A+

陝西高院博士法官因薪水太少 辭職當律師

2019年02月22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2015年6月份的一個早上,對於博士法官王磊來說是一個終生難忘的日子。清晨5點他就起床,將寫好的辭職信看了又看,放在隨身的公文包裡,然後將領帶重新繫了系,他要向工作了15年的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遞交這封辭職信,正式向組織提出辭去公職。同時也就意味著給他的法官工作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省高院僅有3名博士法官中的一名主動辭去公職,消息很快在高院上下炸開了鍋。

  就讀於名校,法學高材生、高院的博士法官等等關鍵詞,頭頂這麼多的光環,事業蒸蒸日上的王磊為何突然辭職,一下子成了人們關注的焦點。但是,人們更多的還是關注王磊辭職的背後。

  辭職報告

  人事處:

  我從2001年進入高院工作,至今已有15年時間。

  高院的這15年工作經歷,是我人生中最為厚重的部分。我在這裡努力、奮鬥、學習、成長,以審判工作為自己的事業,以實現公正為自己的責任和追求。從一名書記員成長為具有豐富審判經驗的法官,是高院給了我實現自己理想的平台。儘管法官職業並沒有得到社會的足夠尊重,但對於一個視法律為事業的法律人來說,已經感到欣慰。我以自己是高院的一名法官為傲!

陝西高院法官辭職

  ……

  我是一個視法律為終身事業的人,我只想通過自己所從事的事業,解決生活的基本需求,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

  15年後,因為自身原因……我向組織申請辭去公職,懇請組織批准。

  感謝組織對我多年的培養和關懷!

  申請辭職人:王磊

  二○一五年六月十九日

  每年平均閱讀3萬頁案卷

  「遙想15年前,作為應屆大學畢業生考進高院時的激動情形仍然歷歷在目。15年彈指一揮間,如今要和她說再見,就像要告別相守多年的愛人一樣,心情五味雜陳。」

  這是2月28日上午,記者採訪王磊時說他當時向單位遞交辭呈時的心情。

陝西高院法官辭職

  陽光、帥氣、幹練、平頭、眼睛犀利……這是王磊給記者的第一印象。隨後,他向記者吐露了為何要辭職和他的心路歷程……

  採訪中王磊說,死刑覆核法官的工作,考驗的不僅是身體,還有心靈。

  先說說工作量。5
2」、「白加黑」、「超負荷」,請展開你豐富的想像力,用你能想到的所有形容大工作量的詞語來形容死刑覆核法官的工作,都不會言過其實。

  王磊所在的高院刑庭,骨幹法官每年人均辦案30件,按照每件案件平均10本卷、每本卷平均100頁計算,每年每個法官要閱讀的案卷就是30案×10本×100頁=30000頁。按照一年250天工作日計算,每天每個法官的閱讀量是30000頁÷250天=120頁/天。

  「有人會說,每天讀120頁案卷,能看出比較累,但似乎還沒有達到你說的超負荷的程度。」

  是的,如果僅看頁數,是無法真實描述死刑覆核法官的辛苦的。但是,看卷可不是看小說!

  一個死刑案件的卷宗,法官閱讀的不是1遍,而是N遍。

  為什麼要看N遍?王磊說,因為如果你不進行反覆地閱讀、比對,就無法發現隱藏在卷中的那些錯誤和疑點,所有的這些沒有被發現的東西,將來都可能成為錯案的隱患。但這僅僅只是死刑覆核法官工作的一小部分,除了閱卷,還有提審、開庭、合議、寫閱卷筆錄、補充調查、與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協調,寫審理報告,與被害人、被告人親屬談話,接待律師、調解、寫判決書、宣判、送達等等一系列辦案的環節。當然,法官還少不了開會、政治學習、寫心得體會等等諸如此類的活動。

  王磊說,記得他剛當法官的時候,合議庭開庭審理一起殺人案。一個學生沉迷於賭博遊戲機,打遊戲欠下許多債務。學生一氣之下,將開遊戲廳的60多歲的老闆打死。合議庭宣佈休庭還沒離開法台時,被害老頭的兒子突然從旁聽席上站起身,帶領著一幫青年在法台前撲通跪倒說:「審判長,我給您磕三個響頭,希望您主持公正,判處被告人死刑。」

  無力挽救母親生命

  「2015年5月,工資1529元,津貼2880元,共計4409元。這是我辭職前在高院工作的月收入。」王磊說,關於是否應該給公務員漲工資的問題,社會上已經有很多爭辯。但他認為,公務員的工資到底夠不夠花,其實不是一個理論思辨問題,而是一個事實問題。

  王磊說,他大學畢業剛進法院工作的時候,月收入900多元,15年後漲到現在的4000多元。剛工作那會,上下班騎單車,早晚兩餐在家吃,平時在家住,衣食住行方面沒有太多要用錢的地方。需要用錢的就是每天的午餐(當時省高院還沒有食堂)、電話費等等。

  第一次感覺到經濟壓力是買房子,首付要交20萬,然後按月還款。在我們的國情中,買房子是老百姓最基本的需求。在相親說媒中,好像沒有人不提有沒有房子的事。房子,是老百姓的必需。

  「但是依我當時的收入,從工作開始不吃不喝不消費也攢不了20萬。辦法只有一個,繼續靠父母。我的父母都是國有企業的普通職工,二老把畢生的積蓄都拿出來,給了我15萬,姐姐資助了5萬,就這樣,支付了房子首付。」王磊說,

  2009年,就在王磊利用業餘時間全力考博期間,母親被查出了腫瘤,惡性。開始時,他考慮的問題只有母親的生命。因為,母親是國企退休職工,有醫療保險、養老保險。但是,後來的醫療過程讓他對錢有了刻骨銘心的認識,這種認識,最終讓他重新安排了自己的職業規劃。

  上手術台之前,先交6萬。手術之後,放療、化療,每次至少1萬。10萬元,只夠一個月的醫療費。

  這還沒有算營養費、護理費、伙食費等等。王磊說他和姐姐都是上班一族,不能長期請假,只能晚上陪夜,白天需要有人做飯、送飯、陪護、跑醫院的手續,年邁的父親一個人是不可能做這麼多事情的,只能請人,一個護工,一天200元,一個月6000元,比他一個人的月收入還多;癌症病人做完手術化療期間,需要補充營養,再省也是要買的;母親的伙食、父親陪床的伙食、交通,到處都是用錢的地方……

  「結束第一階段治療後,有次媽媽血壓突然驟降,趕緊打120送媽媽去醫院掛急診,當時覺得帶5000元應該足夠,可是後來這5000元只支撐了2個小時的治療。第二個用藥單下來,再交5000元,第三個單子下來,8000元。住過院的人都知道,單子下來不繳費是不用藥的,只能看著病人在痛苦中掙扎。那天是個凌晨,醫院的POS機出了故障,在用完了身上帶的5000元後,我去ATM機上取款,看到卡上只剩不到1萬元,我感到了無限的恐慌。」王磊說,

  「當時的我,白天仍然在忙碌地審理著一個又一個死刑案件(法院案多人少,不可能長期請假照顧媽媽),下班以後就陷入對錢的無盡憂愁。」王磊說,辦法只有一個,借!不停地借,到處去借,借多少算多少。母親與癌症抗爭4年,他和姐姐也欠下大筆債務。

  王磊說,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他寧可辭去這份工作。

陝西高院法官辭職

  呼籲社會關注法律工作者群體

  從2015年6月19日正式遞交辭職報告,到2016年2月24日,歷時8個月,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終於批准王磊辭職。

  「你辭職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是因為錢嗎,還是有別的因素?」面對記者的提問,王磊很坦然地回答:「當一個法官整天為了還債分心,勢必會影響一個死刑覆核法官的公平公正,這樣不僅影響的是案件本身,更重要的是會因為一個分心而枉殺一個生命,與其這樣還不如辭職。同時,還想用我的辭職來呼籲社會進一步關注法律工作者,這也是我為什麼接受你(記者)採訪的原因。」

  博士法官王磊辭職的消息在他的微信圈發佈後,北京、上海、廣州以及陝西省內多家知名律師事務所力邀王磊加入,但是王磊都一一謝絕。他告訴記者,他今後的選擇會當一名律師,隨著司法環境的改善,律師在訴訟案件中發揮的作用會越來越大,這是一個完全靠能力、能者居之的行業。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