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婦偶遇夭折兒子 35年前失蹤長得與大兒子一樣 | 時光網

 

A-A+

夫婦偶遇夭折兒子 35年前失蹤長得與大兒子一樣

2019年02月22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見到他的第一眼,我的腦袋就『嗡』的一聲,蒙了!」13日上午,江蘇省沭陽縣的丁巧榮女士告訴中新網記者,自己35年前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當時醫生稱小兒子「糟蹋」(夭折)了,沒想到前不久竟在同一間病房偶遇了一名與自己大兒子長得近乎雷同的男子,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她毫不懷疑這名男子就是失散多年的小兒子。

  為何丁巧榮及其丈夫郁光輝如此篤定該男子就是失散的小兒子呢?郁光輝說,身材眉眼和自己都太像了,甚至鼻子上的痣,都與大兒子一模一樣。

  事情得從35年前的農曆八月三十日晚上說起。

11732406-500.jpg

  當天晚上,懷著雙胞胎的丁巧榮感到身體不適,來到沭陽縣城的一家醫院待產。

  「大概8點左右,大兒子生出來了。醫生告訴我是個兒子,並讓我繼續使勁,裡面還有一個。」丁巧榮告訴記者,當時意識還是清醒的,自己還告訴醫生,肚子裡還有一個兒子,早就查過,丁巧榮隨後就暈了過去。

11732404.jpg

  幾個小時後,丁巧榮醒過來後才知道,生「小二子」時自己大出血,休克導致昏迷。更令她感到難過的是「小二子沒了」。

  「醫院的人找到婆婆要了4元錢,去處理『小二子』的事情,兩元錢買『蒲包』(裹屍布),兩元錢人工費。」郁光輝介紹,當時他還在外地打工,三天後到了家才聽說此事,「醫生說我媳婦大出血,為了保住大人,只能放棄孩子。」

  郁光輝回憶道,每次想起這些,母親都很悔恨,當時為啥沒有看個究竟,沒有看到孩子屍體的郁光輝一直對此有些懷疑。

  但沒有一點頭緒的郁光輝只能選擇相信醫院的說法,將自己的懷疑埋藏在心中。「我一直就覺得我的『小二子』沒有夭折,這可能就是冥冥中父子連心的一種牽掛。」

  「你別找了,孩子爺爺早帶著他去上海了」

11732405-500.jpg

  1988年的一天,郁光輝的一個侄兒在官墩鄉與幾個朋友喝酒,酒酣耳熱之中,一名家住沭陽東關口的朋友稱,自己附近一戶人家收養了一名官墩鄉的男孩,「據說是雙胞胎中的一個,是一名姓丁的婦女生的。」

  沭陽縣東關口距離官墩鄉30多里地,難道自己失散的兒子就在這麼近的地方?獲悉此消息的郁光輝發誓一定要找到兒子。

11732677.jpg

  「那一年,我每天都去東關口,一個巷口一個巷口轉。」郁光輝說,30多里地現在看來不太遠,但當時連單車都沒有,全靠步行,一趟需要1個多小時。

  郁光輝回憶,自己經常揣著塊干餅就去尋找兒子,渴了就到老鄉家討口水喝,經常被訓斥「年紀輕輕的怎麼就出來乞討,好吃懶做」。

  「那幾年我都沒有出去工作,一直在尋找兒子的蹤跡,官墩鄉至東關口基本每天往返一趟。」郁光輝告訴中新網記者,自己不敢公開尋找,怕被人打,只能見到人就打聽,套話。

  就這樣,郁光輝打聽了好幾年,都未能尋找到兒子的一絲蹤跡。一位當地婦女看他實在可憐,告訴他說,「你別找了,他們家早都知道你在找,孩子爺爺早帶著孩子去上海了,家裡已經沒人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郁光輝慢慢斷了心思,隨大兒子一家去南京開了家飯店,常住南京。由於長期思念「失散」的小兒子,他整宿整宿睡不著覺,「每天夜裡能抽兩包煙,血壓高的厲害。」

11732678.jpg

  一眼認定,這就是我的「小二子」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2016年春節後的正月初四,患有腎結石的丁巧榮從南京回到沭陽縣一家醫院治病。

  剛進病房的丁巧榮就蒙了,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名與她大兒子近乎一模一樣的男子,恍惚間她甚至以為是大兒子從南京回來了。

11732679.jpg

  忍住顫慄,丁巧榮悄悄地詢問周邊病友得知,這名男子是來為受傷的媳婦送飯的,竟真的是抱養來的。丁巧榮流著淚給老伴郁光輝打電話,當郁光輝匆匆趕到醫院看到這名小伙子時,他當即斷定這個男子肯定是自己「小二」。

  看著近乎是大兒子「鏡像」一樣的男子就在面前,而且很可能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小兒子,丁巧榮想認又不敢認,輾轉反側一宿沒睡著。

  郁光輝多方打聽,得知這名男子叫葛亮(化名),葛亮承認他是抱養的。但是郁光輝夫婦夭折在醫院的小二子如何被抱養,卻不得而知了。這種「抱養」卻讓郁光輝夫婦痛苦了35年。

  郁光輝說,自己多方調查,當地一種說法是,葛亮養父母也育有一名男孩,但那個男孩身體不好,徐亮的養父母相信再添個男孩能沖喜的迷信說法,這才找人將『小二』給偷了出來。

  「我可以把你們當親生父母一樣孝順,但不能做親子鑒定」

11732680.jpg

  得知郁光輝和丁巧榮這些年的遭遇,葛亮同意去驗DNA確認身份,可就在第二天,他卻變卦了。

  「他說已經適應了目前的生活,不能再讓現在的家人痛苦,但是他可以把我們當父母一樣孝順。」郁光輝不解,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葛亮卻不能理解他們失子30多年的痛苦。

  13日上午,在郁光輝夫婦地指引下,記者驅車1個多小時到達葛亮經營的農場時,卻發現大門緊閉,一名穿著藍襯衫的男子騎著電動車匆匆忙忙離開。郁光輝說,離開的這名男子正是葛亮。

11732676-500.jpg

  一名自稱是葛亮合夥人的張姓男子告訴記者,葛亮現在壓力太大,不可能接受採訪。在記者要求下,該男子多次撥打葛亮電話溝通,但其始終未出面。

  「我不明白他的壓力來自哪裡,我不會追究當年醫院的責任,也不會要求他來給我養老,我只想要知道我的兒子還活著就好了。」丁巧榮說,一方面葛亮不同意去做親子鑒定,同時又稱會像對待親生父母一樣對待自己,「事情就像陷入了死胡同,但我們怎麼能甘心呢?」

  13日下午,記者多次撥打葛亮電話,截至發稿時,一直未有人接聽。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