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高考考生近視眼鏡被收 家長要求給個說法 | 時光網

 

A-A+

安徽高考考生近視眼鏡被收 家長要求給個說法

2019年03月18日 全球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今年高考被稱為「史上最嚴」,安徽池州市石台縣一女生不想因此躺槍。近視的她一刻也離不開眼鏡,然而,高考首場考試,她正埋頭答題,不想,一名監考員懷疑她的眼鏡可疑,並收走鑒定,於是,她不得不在一片朦朧中答題。女生家長認為該監考員嚴重影響了孩子考試,昨天,向石台縣教育局提出書面申請,要求成立調查組,做出責任認定。

近視考生眼鏡被收影響考試 兩次安檢都曾通過被懷疑藏有高科技

安徽池州市石台縣女生圓圓(化名)有400多度的近視,高考首場考試,她正埋頭答題,一名監考員懷疑她的眼鏡可疑,多次檢查後還被收走鑒定,歸還時已臨近交卷,圓圓只能在「朦朧」狀態下堅持完了考試。

今年高考被稱為「史上最嚴」,但這種最嚴下圓圓也算是「躺槍」了。安檢結束後圓圓開始考試,但她隱隱感覺監考老師總是盯著自己。一名姓周(考生事後得知)的監考老師拿著金屬探測器在教室來回「探掃」,多次在她的座位邊停留,還檢查她的眼鏡。

在考試進行到約一半時,這名監考老師又一次來到圓圓身邊,再三檢查了她的眼鏡。「她說我的眼鏡有問題,讓金屬探測儀報警,要沒收上交」。眼鏡被監考老師拿走,圓圓只能在「朦朧」狀態下堅持考試。

「我近視400多度,眼鏡取走後,讀題、答題都受到很大影響,而且看不清考場掛鐘,對答題時間安排也把握不好」,圓圓說,當時她無法平靜,手一直在顫抖。當監考老師歸還眼鏡時,考試已經快結束。圓圓說,考試結束的鈴聲一響,她就無助地哭了。

然而,圓圓並沒有可以離開考場,那位監考員要求圓圓暫時留下,並再次對她的眼鏡做了檢查,在再次確認眼鏡沒有什麼「高科技」後,對方說了句「都是走正規程序」。

圓圓介紹,這副眼鏡是再普通不過的學生眼鏡,考前在石台縣一家眼鏡店購買的,一共花了300多元。在開考前,眼鏡曾兩次接受安檢,一次是首次進入考場時,一次是在她去了趟衛生間回教室時,兩次都順利通過。

高考對每位考生、每個考試家庭都很重要,圓圓的父親表示很難理解,考試途中監考老師懷疑,完全可在考試結束後鑒定,無需在考試途中屢次檢查,更不應該中途收走眼鏡。讓考生不受干擾順利答題,同樣是監考老師的職責。

目前,考生家長已向石台縣教育局發請願書,希望成立調查組,公佈視訊監控錄像,並作出責任認定。

今年高考被稱為「史上最嚴」,安徽池州市石台縣一女生不想因此躺槍。近視的她一刻也離不開眼鏡,然而,高考首場考試,她正埋頭答題,不想,一名監考員懷疑她的眼鏡可疑,並收走鑒定,於是,她不得不在一片朦朧中答題。女生家長認為該監考員嚴重影響了孩子考試,昨天,向石台縣教育局提出書面申請,要求成立調查組,做出責任認定。

近視考生眼鏡被收影響考試 兩次安檢都曾通過被懷疑藏有高科技

安徽池州市石台縣女生圓圓(化名)有400多度的近視,高考首場考試,她正埋頭答題,一名監考員懷疑她的眼鏡可疑,多次檢查後還被收走鑒定,歸還時已臨近交卷,圓圓只能在「朦朧」狀態下堅持完了考試。

今年高考被稱為「史上最嚴」,但這種最嚴下圓圓也算是「躺槍」了。安檢結束後圓圓開始考試,但她隱隱感覺監考老師總是盯著自己。一名姓周(考生事後得知)的監考老師拿著金屬探測器在教室來回「探掃」,多次在她的座位邊停留,還檢查她的眼鏡。

在考試進行到約一半時,這名監考老師又一次來到圓圓身邊,再三檢查了她的眼鏡。「她說我的眼鏡有問題,讓金屬探測儀報警,要沒收上交」。眼鏡被監考老師拿走,圓圓只能在「朦朧」狀態下堅持考試。

「我近視400多度,眼鏡取走後,讀題、答題都受到很大影響,而且看不清考場掛鐘,對答題時間安排也把握不好」,圓圓說,當時她無法平靜,手一直在顫抖。當監考老師歸還眼鏡時,考試已經快結束。圓圓說,考試結束的鈴聲一響,她就無助地哭了。

然而,圓圓並沒有可以離開考場,那位監考員要求圓圓暫時留下,並再次對她的眼鏡做了檢查,在再次確認眼鏡沒有什麼「高科技」後,對方說了句「都是走正規程序」。

圓圓介紹,這副眼鏡是再普通不過的學生眼鏡,考前在石台縣一家眼鏡店購買的,一共花了300多元。在開考前,眼鏡曾兩次接受安檢,一次是首次進入考場時,一次是在她去了趟衛生間回教室時,兩次都順利通過。

高考對每位考生、每個考試家庭都很重要,圓圓的父親表示很難理解,考試途中監考老師懷疑,完全可在考試結束後鑒定,無需在考試途中屢次檢查,更不應該中途收走眼鏡。讓考生不受干擾順利答題,同樣是監考老師的職責。

目前,考生家長已向石台縣教育局發請願書,希望成立調查組,公佈視訊監控錄像,並作出責任認定。


隨機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